得法九个月的我和丈夫的欧洲之行


【明慧网2003年9月25日】上个月底,丈夫作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之一,就诉江的问题我们决定去欧洲的几个国家讲真相,在这期间,得法九个月的我和丈夫在个人心性和对正法的理解上都有了明显的提高。我想与大家分享我们旅途中的几个小故事。

对当地的媒体讲真相

在这里的5天当中我们共去了5个城市,主要去见他们的媒体和政府。由于时间和某种原因我们没有提前预约,每到一个媒体和政府,我们都首先要跟前台讲真相,差不多有一半机会的我们都见到了要见的人。即使没有见到的我们也都留下了我们事先准备好的媒体发言稿和被害者的具体情况的详细论述等。

有个很大的媒体的政治版面的编辑刚开始没有听我丈夫说完就说,这跟他们没有关系,因为没有涉及他们国家的公民。我的丈夫用很平和的口气跟他说,其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情并不是哪几个国家的事,更不仅仅是中国的事,它是全世界的事,现在法轮功已经遍及60个国家,并且在多个国家都有江××的下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情发生,包括您所在的国家……在丈夫说话的同时,我能感觉到他是在用慈悲来说的,与此同时我发正念的时候也想到了师父说的话,“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我真的在救度你们,我真的是告诉你真象,效果就会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这时我发现就连我发正念的感觉也不一样了,真的能感觉到慈悲出来了,就连心里都能感觉到是酸酸的。这时我明显地注意到了对方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他开始很耐心地听,并且还时不时地低头沉思,口气也变得和缓了。当时我和丈夫都感觉到了当时慈悲的场,并且更深刻的感受到了慈悲的力量。

遇到有缘人

在X国期间,每当我们走在大街上的时候,都不时地能有三三两两的中国人从我们的视线中走过。而每当我把真相材料递给他们的时候,他们几乎没有任何怀疑和顾虑,只是很轻松的接过真相材料然后说谢谢。这让我们感到这些众生都已经在迫切地等待着大法弟子的救度,这些众生的背后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么强大的邪恶因素的干扰,他们明白的一面就是在等着我们给他们送去真相,让他们得以救度。

在F城,有一次我们刚找到一家便宜的旅店入住,却又想起来有东西要回车里拿。在我们刚刚走到车旁的时候,就有一个印度人看着我们车上的真善忍等大法的标志向我走了过来,向我简单询问了关于法轮功的情况就走了。正当我和丈夫拿完东西准备过马路回去的时候,他又突然从马路对面跑了过来,问我们是否有时间,他想请我们到他家里喝杯茶。我想这不会是偶然的,他一定是有缘人,于是我们便随他进了他家。他告诉我们说他是教瑜伽的老师,已经练了很多年了。我们送给他了一本《中国法轮功》,他非常开心。之后他又打电话给他的一个朋友,并且告诉我们说这位朋友很喜欢中国人,并且对中国的文化很感兴趣。于是,通过这个印度人,我先生跟他的这位朋友通了电话,这位朋友是个女士,她很想让我们去她家里做客。我和丈夫都觉得这是向他们一起洪法和讲真相的好机会,于是我们和这个印度人一同前往了这位女士的家中。

还没进门,我就发现,她的院子里摆满了中国的石头雕塑。女主人很热情的邀请我们进屋。一进屋,我和丈夫被满屋子的中国精美的工艺品惊得目瞪口呆。她的家具都是中国古典红木家具,每一件很小的用品都离不开中国的文化。光是墙上挂的就差不多有上百件中国的艺术品,包括剪纸、象牙雕刻等等,柜子里则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神佛工艺品。简直就是进了一个中国文化的博物馆。

之后,我们便开始一步一步的向他们洪法和讲真相,他们听得津津有味。不一会儿这位女主人就提出来想学功,于是我和丈夫便开始了现场教功。他们学得很认真。等五套功法都教完我们把当地的大法弟子的联系方式留给了她。之后,女主人还是不愿意放我们走,非要让我们再吃些水果。与此同时,想再跟我们多说说话。在临别时,她表示很希望下一次来的时候能住在她家里。

用慈悲大面积地向中国人讲清真相

在我们驱车驶向最后一个城市的途中,在高速公路上,丈夫突然非要到车后找点东西,于是我们就在中途的休息站停下了。等我刚从洗手间回到车里,就听丈夫激动地说:“中国人!快看,几十个中国人!”我一回头,果然有一个大旅游车停在了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几十个中国人正陆陆续续的从车上下来,有几个已经走到了我们车旁的一个石凳上坐了下来。并且他们也注意到了我们车上印有的“法轮大法”和“真善忍”的字样。

我们赶快拿了一些真相的材料和一些中文报纸,迅速地下了车。因为从来没有跟这么多的中国人同时讲过真相,心里不免有些紧张。我悟到,这么多的中国人,这不是偶然的,师父安排的这个机会就是让我们来救度他们的,所以我一定要让他们所有的人听到我跟他们讲真相!丈夫由于中文并不是很好,便很自觉地开始发正念,我则开始大声平和地向他们讲真相,从天安门自焚案已经在联合国会议上被披露了是江罗等人的闹剧,到大法在世界的洪扬以及师父在世界上受到的褒奖和各国政府的支持,以及八个月婴儿的惨死,妇女被强奸……虽然他们不敢要我们的真相材料,但每个人都在静静地听,没有人说话,就连坐在远处的导游看到后也走到我们的跟前静静地听。

可还是有一些站在更远地方的人和坐在车里的人无法听到,我看这几个人已经讲得差不多了,于是我想怎么才能让这一车的中国人都人听到我讲真相呢?就在我这一念刚一出的时候,司机开始召唤所有的人上车了,但我还是不放弃一直跟着他们往车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说,走在最后的一个人居然还拿了我们的真相材料。所以,我想他们其实是想知道真相的,但都害怕被别人告发。于是,我们还是一直都跟着他们直到他们都上了车,但是很奇怪,人都坐齐了,可是司机并没有关门,导游也一句话都不说,全车人都安静的坐在那里。这时我悟到,这是师父安排的让他们所有人都能听到我讲真相。于是,我不辜负师父对我的信任,更加自信的讲了起来。突然脑子里又浮现出了师父说的那句话,“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我真的在救度你们,我真的是告诉你真象,效果就会好。”(《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顿时,我感到心里发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与此同时,我还是不停地说着,但这时我明显地感到有一种特殊的能量在从我身体里散发着,我发现站在门口的导游也开始变得很感动,坐在对着车门的人也都暗暗的点头表示赞同。坐在靠窗户的人也都用敬佩的眼光望着我,大约三四分钟之后,我真的感觉到讲得差不多了,就在我这一念刚一出的时候,司机开始启动汽车了,于是我们也就说了最后的结束语:感谢他们听我说话,并祝他们旅途愉快!

之后,在我们重新回到高速公路上之后的不久,这个大旅游车就又映入了我们的眼帘。于是我和丈夫决定从他们旁边超过去,并微笑的向他们挥手表示告别。出乎我们的意料,车上的人也微笑地向我们挥手告别。这时丈夫和我都觉得终于没有辜负师父给我们的这次难得的救度世人的机会。并且也感谢师尊对众生无量无际的慈悲。

可敬的同修

几个小时之后,我们抵达了在X国的最后一个城市,并受到一位西人当地同修的邀请,参加他们一周一次的学法活动。没见之前,丈夫就告诉我说这位同修非常精进,并且做正法的活动任劳任怨。初次见面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朴实和善良。

第二天,我们见完媒体之后,和他约定在一旅游地见面商讨一些事情。不料,我们被邪恶干扰走了相反的路,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城市的另一头。当丈夫拿出地图指给我看的时候,我吃了一惊,因为我们一路是问着人找到这里来的。不一会儿,这位西人同修打来紧急电话说,那里来了一个大中国旅游团,大约有60人。这时我们才知道,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是不想让我们及时地赶到那里讲真相。于是,我们就开始发正念。这次我们比较顺利得到了目的地,不过可惜那个大旅游团已经走远了。正在失望之余,忽然发现前方有一小客车周围有大约有10个中国人。于是我们赶忙拿上中文的材料和报纸跑了过去,车子刚要启动,见到我们之后便停了下来,我们给他们材料,他们则微笑着说:材料我们都有了。等与这些中国人挥手送别之后,终于见到了那位等待许久的西人学员。他向我们讲述了他向那些中国人发真相材料的经过。

不一会儿,又一位貌似华人的旅游者走过,他又主动地过去用流利的中文说,“你是中国人吗?”当那人回答说不是中国人之后,于是他又很有礼貌地道歉。这让我也很吃惊。我告诉他:“你的中文说得很标准。”他很谦虚地说,他只会说简单的几句,用在讲真相的时候。然后,他告诉我们说,这个城市只有一个中国大法弟子,但是这个城市又经常有中国的旅游团,无奈之下他只好自己上场了,于是也就必然要学几句常用的中文。并且,他告诉我们说这个地方经常有大的中国旅游团来,于是他一有时间就来这里等待着中国人的到来。我和丈夫都为他的这种精进勇猛感到自愧不如。打开他的皮包,里面装满了各种中文和外文真相材料,车子的后备箱里就更是琳琅满目,那简直就是一个小小的资料库。和他交流当中,我发现他的生活就是围绕着如何更好地证实大法、如何更好地向世人讲清真相,对大法弟子有着博大的宽容。

与他告别之后,我和丈夫都觉得自己还差得很远,我们要修炼的地方还很多很多,尤其是这位西人大法弟子对法的坚定和对同修的宽容,是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