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吟:亲身经历一件件

【明慧网2003年9月26日】投稿者注:这是一位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里写的诗,几经周转才传出所外,但时间已经过去两年了。将她写的诗寄给同修们共勉。


鸟不高飞怎知蓝天之阔,
人不修炼怎感宇宙穷奥,
从前追求的是衣食富足,
现在明了的是返本归真。

是法轮佛法在人间的洪传,
是真、善、忍在世上的展现,
才使沉迷的人啊加入了修炼。
除去了人的贪婪,
领悟了人生的真谛,
先他后我、大善大忍是修炼人的标准。

然而,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一天,
大地卷起了邪恶的狂澜。
出于妒嫉,加上私念,
邪恶对法轮功的迫害铺地盖天。

由于道德败坏,
变异的思想使他们执法犯法,
大法弟子被剥夺了所有的人权。

我在狱中已辗转一年,
领教了铁刑椅的滋味,
也见到了电棍代替的皮鞭。
被绑、被吊成了家常便饭,
隔离室的面壁一站就是几天,
不允许睡觉我们就不能合眼。
小铁窗递进罗卜汤一碗,
一块板糕就是我们充饥的食饭。

若狱中炼功遭到的不仅是打骂,
甚至被吊在铁窗栏杆。
为了抵制迫害,
大法弟子们不再吃饭。
劳教所不是解决问题,
而是纠集五、六个刑事犯对绝食者大打出手,
还插鼻管硬灌。
曲秀兰被打后头发揪光,形象凄惨。

在劳教所里是有钟点的大小便,
大便拉在裤子里也曾有人出现。
而那些真有罪的刑事犯却格外得宠,
成了大法弟子的“管教员”,
它们为了减刑,助纣为虐,
打我们、绑我们、吊我们,什么坏事都干,
若没有人支持,他们怎敢无法无天。

从早到晚,
小板凳就成了我们忠实的伙伴,
一坐就是一天,
长期如此屁股都被坐烂。

整天的罗卜汤,
一吃就是一春天、一冬天,
夏天换成了大头菜汤,
碗里经常有虫子、泥底子出现。

为了让我们在打印好的“保证书”上签字,
它们使尽了手段,
先进行哄骗,不行就翻脸,
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吊在小号的铁门上,
身体遭受摧残,
凄厉的惨叫声在劳教所的夜空回旋,
听见的人都毛骨耸然。
迫害致死的人就是血的证见,
法西斯的暴行时时处处在劳教所上演。

长期的关押,恶劣的环境,
全身的脓疮,多处的溃烂。
钻心的奇痒,似万支钢针刺入一般,
异样的疼痛,使我们整夜难眠。
生活不能自理,还要把超体力活干,
走过的路上留下的是血迹斑斑。
伸手触体,是疼痛时出的冷汗,
惨不忍睹,痛痒不堪实乃罕见。

严重的人被送进了医院,
回来时胖头肿脸嘴往外翻,
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了解方知医院实施的是法西斯暴力,
拳打脚踢、野蛮斥骂、任意摧残。
兀竹云被“治疗“后,
更是晕晕沉沉凄凄惨惨。

我在大会上站出来制止恶人谤师谤法,
得到的是加刑一年。
这是它们惯用的手段,
“不转化”就是到期也不放人,
法律在这里是空谈。

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的往事一件件,
各种魔难各种考验,
大法弟子心如磐石、志如钢坚,
闯过道道难关,
一定迎来普天同庆的那一天。

大陆大法弟子
2001年9月16日于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9/26/57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