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北大留学生的人生经历(3)


【明慧网2003年9月28日】

(四)

19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全面镇压开始了。国内媒体改变了原来的说法,开始大肆攻击法轮功。我的心一下子从兴奋跌回了谷底。

我相信法轮功确实是不错的功法,教人做好人,又有很好的祛病健身效果。在我炼法轮功的朋友中,所有的人都是那么善良、真诚。坦白地说,跟他们相比,我经常感到惭愧,因为我修得没他们好。他们生活中的表现,跟国内媒体上的说法实在相差太远太远,我根本就无法接受那些报导。

但我学法轮功比较晚,对国内很多法轮功的事情不是那么清楚。所以国内一有负面的宣传,我依然会向老学员问究核实一番。我仍然难以相信,一个政府会这么撒谎,会对他的民众进行这样恶毒的诽谤。每次想到政府有可能在撒谎、是政府做错了的时候,我都感到内心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抗拒着这种想法,阻止我继续往深处想下去。

对那片土地的热爱,在那套系统的教育下,我对那套系统已经太认同了,太信任了。那时候,我不知道那套国家机器很容易被极权者玩弄,统治者、政府、国家并不是一回事。要我否定国内媒体的结论,简直就等于要自己去否定自己,去背叛自己深爱的国家。那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难了。

我痛苦地在两边摇摆着。一边我信任已久,曾经寄托了所有的希望,一边是我亲身亲历,决无差错。对于任何一边,我都不愿意放弃,我根本就没有可能在任何一边作出取舍。但既然必须作出选择,我就只能坚持我最大的理性,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去继续辨认真相,努力作无误的判断。

有人指责李洪志老师敛财,可是我从来没过给他一分钱,反倒省下了无数的医药费。如果有人提出要捐款,我是一定愿意的,可是没有人提出这个建议。我也知道,我身边所有的炼功朋友,没有一个因为参加法轮功的活动而被要求出钱的。我们有一次开大型心得交流会,邀请李老师来解答问题,疏忽了没有给李老师订机票,后来李老师就从东海岸开了三天三夜的车过来,然后给我们耐心地讲解了五个小时,中午吃的是和我们一样的饭菜。我不相信,一个敛财的人,能有这样无私吃苦的品格。如果是其他人,怎么说也会要我们买张机票的,再不高兴把我们臭骂一通也很可能。

有些人说美国政府给过我们钱,这种说法实在跟现实差得太远。有的学员为了讲真相,只好干半职,如果是图钱,那是绝对没有人会干的。一个老太太,出门就坐当地人不愿做的公共汽车,吃馒头,到外边参加活动连最便宜的一两块钱的面包都舍不得买。一位学员班上学生大多是富家子弟,免不了有很多聚会,但他却不敢常去,因为实在囊中羞涩。本来生活就清苦,按小时计费,省下几分钱,还要复印点真相资料,办些其他的活动,因为国内学员天天都受着迫害,心里实在没法忍心自己过轻松日子。每次活动的花费,都是学员自己凑起来的,因为大家在一起,有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能够共同提高,把自己修得更好,更符合真善忍的标准,大家都很乐意去做点贡献。大家都不富裕,但主动分担一些,尤其是经济条件比较好的学员,稍微多出点力,问题就基本能得到解决。要有人给钱,大家的日子何必过得那么艰苦?说有人付钱让学员到领馆请愿,干别的事情不同样可以挣钱吗?为什么要这样去惹别人的白眼?

谈到搞政治的问题,我实在没法想象,搞政治的人能如此不动心机,永远都是那样的平和,永远都是那些关于法轮功真实情况的小册子,没有什么过激的语论,更没有任何政治上的蓝图。学员所关心的仍然只是修炼,对政治没有丝毫的兴趣,也就是说,如果其中有任何人想搞政治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处于被排斥孤立的位置。我相信,对于这样想法的群体,他要搞政治的话,就一定会走向自我解体,因为他不能满足大多数成员的需要。大家因为修炼才走到了一起,也一定只有修炼才能够凝聚大家。离开修炼,这个团体立刻就会散掉,而且,政治与修炼,实在是相差太远。

更无法说服我的是,一个搞政治的团体能够如此松散。老实说,刚开始参加他们活动的时候,我非常的不习惯。因为即使是我们学生会那样的自愿组织,都还有章程,有干部,有人说了算。每个人负责什么,都是有系统的安排。谁做不好,就可能被兴师问罪。但在法轮功的活动里,每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想法,也很可能都觉得自己是对的。在修炼中,大家都是平等的,没有人能够命令别人做什么,没有人有任何的特权。各类活动,学员想干才去,不想干就不去。很多活动的起始阶段,都要经过很长时间的争论,那种松散而混乱的运作方式,实在无法让人跟“组织”这个名词联系起来。所以后来听到什么法轮功组织严密的说法,我只有哑然失笑。但毕竟大家都是修炼人,出现了问题,都要修自己,找自己的问题。靠着大家的自觉,修炼境界的提高,矛盾最终会平息,活动终于搞起来了。

到领馆请愿似乎是一个最容易被人扣上政治帽子的做法。因为国内媒体的影响,我也曾经质疑过这种做法。后来一位熟识的学员告诉我,他妹夫因为给他打过一个电话,就被抓起来了。他问道:“你说我该不该去请愿,去要求释放我妹夫?如果连这样说话的权利还都是政治,世界还有什么不是政治?如果你(江泽民等)不抓我,不迫害我,我根本就不会去说什么。不信你试试,你把学员放了,看是否还会有法轮功学员这么到领馆去,去发资料去?”

我相信他的话,那是法轮功学员典型的想法。他们只是反对迫害,要求停止镇压,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领馆毕竟是反映我们心声的合理渠道,而且那些外交官们不时会发表一些诽谤之词,他们需要了解我们到底是什么的人。还有很多同胞要去办理签证,很容易被误导,他们也需要了解真相。

要说有谁破坏国家名誉,那么,是江泽民和他的外交官们先把诽谤的材料送到了美国政府官员手里,是他们破坏了自己民众的形象,自己国家的形象。如果一个国家的大批民众真的是那么糟糕的话,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名誉可言?学员们这样去澄清真相,应该说是在纠正江泽民的诽谤,恢复中国民众的形象,恢复中华文化的形象,恢复整个国家的名誉。多少西方人,都是通过法轮功才了解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从法轮功学员四年多的抗争中,他们看到了真正中国人的和平与善良。

尽管我能够通过亲身的经历,看清很多对法轮功的谎言,但对国内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我仍然有很长一段时间持怀疑态度。我想,即使他会这么撒谎,也不至于这么迫害自己的民众吧,何况还有那么多人被活活折磨致死?尽管我自己也炼法轮功,尽管我知道法轮功学员不会去撒谎,但是在大陆洗脑教育下,党被说成比爹娘还亲,我还是难以相信那么惨无人道的迫害会是真的。

国内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越来越多,隔几天就有一例。有一次在网上看到消息,说一位华中理工大学研究生被迫害,警察把通红的铁板烙到他背上,他的整个背部简直都被烫熟了。死时,他相貌已经变形,惨不忍睹。我当时心里极其难过,很想去安慰一下他家里人,也希望能验证一下那到底是不是真的。接电话的是他母亲,很善良,显得非常克制。对于这么惨痛的一件事情,她只是说:“真狠,整个背部,都烫熟了。真没想到,他们这么狠……”。然后她哽咽了,再也说不下去了。从我自己的经历中,我知道这样的事情会带给一位母亲这样的伤痛。我强忍住在眼眶不断打圈的泪水,安慰老人家别太伤心,我们会为她声张正义,后世会记住他儿子的。我没敢告诉她,很多这样被迫害死的学员最后还被国内媒体说成是什么病死自杀的。

还有一次我看到了一所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报道,上面有电话号码。我就拨通了的那个电话。接电话的人恶狠狠地问我是哪儿的,然后甩下一句:“有种的你过来!”一会电话里传出了劈劈啪啪的鞭打声,然后电话被撂下了。我站在电话旁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觉得无边的愤悲笼罩了天地。我恨这些毫无人性的东西,我恨自己是一介书生,那么无能为力。我能想象,国内的法轮功学员都在经受怎样的苦难。我不得不相信,那些迫害都是真的,而那些春风化雨的宣传,却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五)

我了解得越多,就越看清国内的谎言,但很多国内、海外的中国人却没有那么幸运。

我国内有一位很好的哥们,他很有思想,也经常以理性自居,镇压前读过《转法轮》,觉得很好。他说过如果人们都能学法轮功,世界就不会有那么多丑闻了。可是现在跟他谈话,已经能看出他的看法跟以前不同,他坦承是因为大家接收的信息不同。他整天看的都是关于法轮功的不好的宣传,而对迫害他们几乎是一无所知,更没有任何亲身感受。

我的身体通过炼功早恢复了健康,可父母、姐姐、妹妹还是一直担心记挂,每次通话都问我病是不是真的好了,因为他们天天电视上看到的都是负面的宣传。母亲炼过两个月法轮功,现在也不敢炼了,说电视上描述得那么可怕,还怎么敢炼?现在她的身体又是老样子,隔几天就得上一次医院。我相信,母亲决不可能认为儿子在骗她。从小到大,我基本上都是自己计划未来,他们一直夸奖我聪明、理性、懂事。我对法轮功的看法,他们没有什么反对意见。但国内的谎言宣传,仍然在他们心头蒙上了厚厚的阴影。

一个本来关系不错的朋友,也在指责我们在搞政治,在损害国家。他的说法是:政府都已经定调了,干吗还要对着干?我强忍心中的怒火,告诉他这是个人性、道德问题,不是政治;如果不是因为那边的迫害,我们根本就不会去说什么。我不能理解他现在为什么会那么冷漠,对那么多无辜生命的生死视而不见。我相信,他是听信了国内那些负面的宣传。

有一次讲座碰到一个中央电视台的人,他一开口就说我们不要搞什么东西,不要不爱国。我平静地说:如果我不爱国,我就不会站出来说话。他听完好久没有作声。最后他表示赞同我的看法,当权者个人的决定不等于政府决定,党也不等于政府,更不等于国家、民族。

一次陪朋友去办事,碰到一个广东来的生意人。他看起来很正直,很有想法。但他说他不关心政治,他只想民族富强。他说他希望中国官员的权力有所制约,不那么腐败。然后我们谈到了法轮功。他说功法很好,但反华、搞政治,所以他感到愤恨。我告诉他,批评错误政策,制止迫害,不等于反华。捍卫人的基本权利,不等于是政治。正如他关心民族富强,忍不住要抱怨几句腐败一样,我们为了减少那么多无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不得不去讲真相。他说他没见到迫害,我口说无凭。我建议他有空去看看法轮功的网站,那里迫害的时间、地点、人物、联系办法等都写得清清楚楚,他可以打电话到国内去核实查证,结论由他自己来作出。

我还知道一位学员的太太,出来时带了一大堆国内诽谤的报纸、刊物,准备好好教育她先生,让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并以离婚相威胁。最后她因为自己长期的偏头痛在一次看书炼功的尝试中康复了,才开始对法轮功有了正面认识。

(六)

随着迫害的加剧,领馆改变了他们原来的态度。有一天领事找我一起吃饭,重复了国内的诽谤之词,我根据自己的经历,告诉他们法轮功并不是他们所听说的那样。对于法轮功给予我巨大帮助的事实,对于我仍然希望为国效力,希望国家扭转政策的诚意,他们实在无话可说。而且,关于法轮功,我知道的情况比他们要准确详尽得多。

最后,他们说:“你知道,他们(国内的官员警察)什么办法都有,把你怎么样了都没人知道。”我知道,这是在威胁我,但我当作没听懂。告别时,我们笑着握手,他们说本来也没对说服我抱任何希望。

他们告诉我可以私下炼,但别出来说什么话,但是,看到铺天盖地而来的谎言,让那么多不明真相的人受害,我又怎能不出来说话?古人说滴水之恩,还要涌泉相报,何况我从中捡回来了性命?看着那些明明白白的谎言,看着千万善良无辜的家庭家破人亡,看着那片热土陷于浩劫,自认正直爱国的我,怎么可能沉默?其实,不该说话的是他们,因为他们只是在制造散播谎言与仇恨。

那个告诉我可以在家炼的领事,后来却亲自打电话去一间大学,尽诽谤之词要取消我们的活动。当然,后来校方不但没有取消活动,还增加了警卫帮助我们。他们早已经了解法轮功。自由的国家,自由的咨询,只要自己不封闭自己,了解真相是很容易的。

还有一位总领事,私下里很感慨国内镇压法轮功的政策,但在公开场合,他依然极尽所能攻击法轮功,给各级美国政府官员寄诽谤法轮功的资料。

不少学生会负责人、侨界的人士被领馆找去开批判会,后来那些诋毁法轮功的文章就出现在国内媒体上。文章上面提到的好几位学生会干部我都熟识,他们以前对法轮功没有任何反感,有一位镇压后还说想去参加我们的心得交流会。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攻击法轮功,他说他没有那么说,可他的话现在还登在新华网里。很多侨界的人士,他们的话也被应用来攻击法轮功,但私下里他们却没有什么反对之词,有很多甚至表示支持法轮功。但谎言还是被新华社的记者们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国内去,欺骗国内的民众。

驻美大使李肇星当时还攻击我们,说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时候没有法轮功学员出来说话,说我们不爱国。我相信我们地区那么大的示威,我出现在镜头前,他应该是知道的,至少他可以先调查一番。我起初试图去理解他的忙碌,以至于没有弄清楚这件事情,但后来又看到了他很多其他的对法轮功的不实之词,我才明白,制造谎言、煽动仇恨是他的工作,并不是他没有时间了解。即使有时间,他也不会去了解的,即使他了解了,他还是会这么撒谎的。

我实在弄不清为什么这些自称为人民外交官的人,会为国内惨无人道的迫害输送谎言弹药。这场迫害,给千家万户的法轮功学员带来了直接的伤害,更多人的人因不敢炼功而没能逃脱病魔死神的掌心,那何异于谋财害命?

我以前一直认为,这些人是在为国家做着一份很崇高的工作,是很值得我尊敬的人。现在,我只有无限的沉痛与悲哀,悲哀那些昧着良心撒谎的人。作为人民血汗钱养活的外交官,理所当然是应该为老百姓服务、反映海外华人心声的。在法轮功问题上,他们完全了解事实,知道法轮功带给人们的巨大好处,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但他们最终选择了歪曲事实,制造与散播谎言,出卖自己的良心,成为迫害的帮凶。我终于明白,那些所谓的崇高与伟大都是谎言,他们只不过是个工具,在升迁与良知之间,他们会首先选择前者。

(七)

厄运最终也落到了自己头上。在这之前,我仍然满怀幻想,我相信国内的那种不可理喻的政策很快就会变过来,我还可以高高兴兴的回去,与家人、朋友团聚,干自己应该干的事业。

护照到期前半年需要办延期手续,所以我就早早把护照交到了领馆。我被告知一周后再回来领取延期了的护照。

一周过去了,我如期来到了领馆,工作人员说我的护照有的问题,让我回来等他们的电话。

我又等了几个星期,中间打去很多个电话,但没得到什么实质性的答复,那位工作人员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只能让我继续等待。我告诉她我炼法轮功,是否是这个原因导致我护照的耽误。她说这种情形可能会麻烦一点,她对我没有恶意,话语中甚至透露着同情。她叹气地说:“国内的政治气候,你又不是不知道……”

长时间的等待让我很忐忑不安,我预感到中间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因为这种等待没有任何正常合理的解释,唯一的可能就是因为我炼习法轮功。

护照很快就会过期,再等下去,我就可能连其它的应对办法都没有,我只好向校方请求帮助。学校那些在南斯拉夫事件中被我好好教训了一番的美国教授们,在我落难的时候向我伸出了援手。他们给领馆写了信,但得到的却是领馆诽谤法轮功的资料与录像带,以证明他们扣押我的护照确实有“正当”的理由。

我的经历媒体也登出来了。我想领馆感受到了压力,他们给我来了电话,要我去取回我的护照。我当时心里还有点高兴,以为事情可以顺利得到解决。

当我拿到护照时,上面赫然盖着一个注销的印章,它是在护照已经得到延期批准后再加盖上去的,说明有一套另外的身份审查系统把它单独挑出来了,显然,那套系统早已经把我的名字放在了上面,并一直等待着我的到来。既然护照被注销,我取回来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出国时我的身份证就上交注销了,现在护照也被注销,就等于没有国籍了!

这个结果是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我当时愣了半天,想弄清楚这是一个怎样的玩笑。我一生的经历,都是一个忠诚的爱国者。我也一直在那套体制内发展着,希望能够回去为老百姓做些事情,把自己的一腔热血倾洒在那片自己热爱的土地上。可现在,我竟然连国籍也没有了。中国历史上多少腐败政权,都没有无理到剥夺民众国籍的地步。当年孙中山那么反清,清政府都没有那样做,何况我还什么也不是,什么出格的事也没做,只是坚持为法轮功说句真话,却要遭到这种迫害!

我感到出离愤怒了。我不知道,如果象我这样爱国的人都不能回去,那么那个国家到底是谁的国家?她是人民的国家吗?如果因为我为法轮功直言几句就不让我回去,那么,那些当权者希望他的国民成为什么样子?要让大家都成为奴才、哑巴吗?但电视上还在到处宣传说希望留学生回去,对留学生有什么好政策,我看了只有摇头苦笑:还在蒙谁呀?

可怜的父亲还以为那是真的,好生鼓励我要回去,说国家确实很需要这方面的人才。我不想让他伤心,没直白告诉他我是不能回去了,只是说护照遇到了点问题。当年我上大学时,他非常我支持我考好的学校,即使离家远也不在乎。但我考上之后,他却好几天彻夜未眠,担心我远离父母,是否会遇上无法处理的问题。母亲就更别说了,在北大时打电话回家,说不了几句她就要流泪,好像生死离别似的。五、六年没见面,现在听说我回去有困难,更是每次一接电话就流泪。

那位叮嘱我要回去效力的中学老师,终于来信指责我失言、不爱国。尽管我一再解释,他仍然坚称他并不怎么了解法轮功,也不想去了解,他只认为政府做的是对的。显然,他已经忘记了文革那段沉痛的经历。

(八)

回国的梦终于像肥皂泡那样被无情地打碎了,留下的是万般的无奈与失望。

曾经希望能回国干一番事业,能够为那里的百姓做一点事情,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对于寄自己以厚望的父母、家人、亲戚、朋友,我只能默默请求他们原谅我的辜负。

曾经以为可以回去让父母好好看看自己健康的身体,让他们不再担惊受怕,现在连这个微薄的愿望也无法实现了。母亲的身体本来就不好,那么多年的挂念,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她是怎样熬过来的,得苍老多少。

曾经希望毕业之前能回故乡一趟,与儿时的好友重游那里的山山水水,现在看来是无法成行,只有望月兴叹,尽付梦中了。

不少大学同学写来了信,他们很多已经发展得很不错了,说那么多年没有见面,大家很是挂念,希望能好好聚一聚。大学毕业,我们同学洒泪而别,从校门口一直哭到火车开动,我还特意买了一本赠言录让全班同学留下毕业赠言。现在,我只有遥寄一片祝福与思念。

回想起来,真是半生若梦。没想到自己满腔的爱国热血与豪情,最后却只能避难他乡。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这些,我也许一辈子都不相信那套系统有那么黑暗。

我相信,如果我不是自己炼习法轮功的话,我也许同样会与很多不明真相而却听信了那些当权者的谎言的人一样,为表示自己的正直爱国、义愤填膺,去批评、甚至敌视法轮功。每当我看到那样的人时,我都希望他们能好好思考他到底了解了几份真实,他到底是否真的很正直、很爱国。我相信,如果哪天大棒落在他头上的时候,他一定会清醒,但我实在不希望看到这种结局,我不希望他重复我的悲哀。

这次经历,让我有机会好好反省自己以前走过的路,思考思考中国的社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越来越看清自己以前所有纯真的想法,其实都是不现实的幻想。因为那套系统并不善良,它没有继承我们民族文明中最值得珍惜的东西,却把假、恶、斗当成了神圣,所以它只会摧残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扭曲人们的灵魂。

为什么我们国家建国后遭遇依然那么坎坷,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动荡中度过?为什么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出现了那么大、全国性的、整整二十年的灾难?为什么在这次深刻教训后,还会在今天发生迫害法轮功这样的大灾难?很显然,这跟那套系统有关。

在这套系统下,那些权力者并没有真正为国家、为民众考虑的理念。他们不珍视生命,千百万家庭的苦难,千百万人的性命,对他们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他们所在乎的,不过是个人的权力私欲、个人的高兴与否。从大跃进到文革到六四,哪次不是因为满足一人一时的高兴而让千家万户遭殃?

他们也没有为民服务的理念,尽管为民众服务是现代政府存在的理由与合法性基础,尽管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养活了那些官员,但他们几何去好好听取老百姓的疾苦怨恨,并制订良好的政策去解决问题?他们只会利用手中的暴力,肆无忌惮地剥夺民众的一切生存权利,甚至国籍,再利用手中的宣传机器去制造谎言蒙骗能够被蒙骗的人。这是怎样的一种虚伪、专横与忘恩负义!

他们更没有正确对待批评的理念。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指正个人与政府的过错,本是政府得以健康运行的基础,也是民众的正当权利,但现在批评却成了被打压的理由,成了反政府,成了不爱国。这是怎样的无知、荒唐与霸道!

在这样没有现代政府理念的当权者的治理下,整个国家体系的运行必然是畸形的,人人自危,人人都套上个面具。那些正直而有理念的人,其实不会被这套系统所容忍。即使再忠诚的人,也会被清除出局。看看岳飞,看看袁崇焕,再看看彭德怀,他们的结局有什么两样?一千年,几百年,几十年,岁月过去了,而我们社会的进步体现在哪里呢?无论什么人,有什么样的爱国情怀,如果期望在现行体系内去实现求得民族的富强的出路,依然注定要折戟沉沙。因为当权者本身并没有什么真正的爱国理念,他们并没有真心希望把这个国家带上健康发展的轨道。

在镇压前,江泽民应该说对法轮功了解很清楚,中央很多高层官员也很清楚。全国人大、国家体育总局,还有不少著名院校都对法轮功进行过大规模的深入调查,对法轮功提升社会道德、促进健康的效果都作了充分的肯定。可是,为什么这场迫害还会发生?镇压法轮功只是江泽民的个人意志,为什么迫害能够那么系统残酷地被实施?那么多官员清清楚楚知道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为什么看到那么多无辜善良的人遭受如此严重的迫害却不去制止?为什么到今天那些的诽谤迫害还在持续?这当然跟最高当权者的专横有关,但如果不是整个系统那么腐烂的话,今天的迫害将不会那么惨无人道。那些官员们真的愿意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吗?他们真愿意为这个历尽苦难的民族疗疗伤痕吗?他们履行了他们肩上的职责了吗?他们的勇气在哪里?他们的理念在哪里?我们看不到。不管百姓怎么的苦难,都不如他们个人的权力与利益来得重要,所以即使他们有能力,他们也不愿意帮忙,反而放任旁观这场巨大民族浩劫的发生。时穷节乃见,这场灾难,让我们看清每一位权力者的真实面目。无论他们以后再怎样的豪言壮语,人们都无法再相信。

也许有人认为我们的经济有了不小的发展,应当心满意足、感恩戴德,但他们却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为民众提供良好的社会服务,创下良好的政绩本来就是政府官员理所应当的义务,而如果这套系统根本不把人当人看,不把生命当回事,那些发展有什么意义?很显然,那些受益只会集中在权力者身上,老百姓的正当权利,甚至生命,随时都可能被所谓的稳定、发展等冠冕堂皇的口号所剥夺。

这种权力与权利分配的不均衡,必然会导致社会发展机会与资源分配的不均衡。在少数人拥有权力,并通过权力攫取财富的时候,大多数人就遭受了不公正的竞争劣势。在毫无法治规则的情况下,这种不公正导致了经济秩序的全面混乱,社会道德水准的急剧下降以及民众的愤恨不安心理的快速形成。中国的社会两极化早就超过了世界公认的警戒线。如果持续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即使中国有两亿人达到美国人的生活水平,中国总体经济成为世界第一,那两亿人的人口比例仍然不到中国总人口的20%,在这种社会分配极度不公的情况下,那80%人口的怨恨都会摧毁现存的一切。

即使社会问题已经这样明显,我们没有看到权力者去提升自己的治国理念,去改善社会权力与资源分配的不公,他所依靠的仍然是谎言的欺骗与暴力的高压。这种专制的权力与可怕的政治思维,只会造成所有矛盾的积蓄,却无法使它缓解与消失,因此,整个民族的前途充满了不测。普遍的腐败、严厉的统治、周期的动乱,都是一种必然。不管今天的情况会有多好,我们都无法排除明天我们会走向灾难的可能。

历史有许多相似之处。三十年代的纳粹德国,经济上也获得了惊人的增长。全球第一条高速公路,全球数一数二的核技术,还有1936年在柏林举行的奥运会,这些令人欢欣鼓舞的成就,最终换来的却是犹太人、德国人、整个欧洲、全世界的一场灾难。

当我们欢呼社会主义建设伟大成就的时候,我们开始了十年文革的浩劫,使社会倒退了至少30年,数千万人被非正常地夺去了生命;当我们还在欢呼自由开放的时候,军人的机枪已经瞄准了北京手无寸铁的学生群众;当我们欢呼走向小康的时候,数千万法轮功学员遭到了残酷的迫害……

在极权者对无数无辜民众进行杀戮的时候,所谓的经济发展口号无非是他们擦拭手中血迹的最好抹布,使残杀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江泽民在国内系统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在国外,尤其是小国,疯狂地诋毁打压法轮功,无不利用着经济发展的幌子。

但每个明眼人都会看到,如果一个国家的政府理念、社会的道德水准处于崩溃边缘,而当权者却不愿意进行改变,反而对无辜生命、对善良人性进行暴力与谎言的摧残时,这个国家、这个政府已经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我们很幸运,那么多法轮功学员用和平善意进行了抗争,使社会依然平稳,但我们无从知道,当其他社会大众面临极度不公时,他们是否会采取同样的方式。显然,这样的可能性并不大。

三个代表的口号仍然在高喊着,但这丝毫掩盖不了统治者的残暴。一切太平盛世的粉饰,都不过是欺骗民众的谎言。在平静的表象底下,隐藏的是无尽的陷阱与危险。我们不知道,明天我们会迎来怎样的灾难,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们无法作出努力改变现状,那场灾难必然会有到来的一天,而且会非常可怕。

也许我们当初都没有想到,当我们欢天喜地庆祝解放的时候,我们已经陷进了新的牢笼。这牢笼,比以前的更加牢固,更让人窒息。我们被那强大的宣传工具无止境地洗脑着,以至于对那些谎言毫无抗拒的能力,我们被更加极权强大的机器控制着,以至于为说句真话而不得不付出高昂的代价,甚至是生命。

看着自己国家这样被谎言与暴力统治着,心中经常感到万分痛苦。有时真是感慨做个中国人真不容易,自己的生活已经够受罪了,还要去背上关心民族命运的包袱。正如当年国学大师陈寅恪评论王国维之死时说到,对一种文化爱之愈深,当发现这种文化没落时,就痛之愈切。对民族国家也是一样,当你越清醒地知道她的问题时,当你越觉得自己有心而无力时,你就越感到痛苦。那种沉重的痛苦,往往是一个个体生命所无法承受的,所以历史无数孤独的清醒者,最后都不得不提前结束自己的宝贵生命,给后人留下无限的惋惜与悲叹。

尽管如此,我依然愿意做个清醒者,而不是个被谎言欺骗者,因为那是一个生命本质应有的状态,而且我也看到,无数的清醒者、无数的真正爱国者在勇敢前行着,他们让我看到了民族的希望。

我庆幸自己走出了谎言的牢笼。尽管往事如此不堪回首,但重返真实毕竟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我依然深爱着那片土地,但我不会再相信那些权力者的谎言,不会再对他们寄任何的希望。我们国家的希望,在于我们每个人自己的努力。认清那些谎言,重新审视我们应该走的路,那才是真正值得我们做的事情。

在这么一套强大的谎言机器下,要走出谎言,是一个非常漫长、非常艰难的历程,因为我们的头脑中,实在不知积存了多少这样的谎言。有多少谎言,甚至已经根深蒂固地渗入我们的血液骨髓,变得难以觉察,更难以改变。要发现它们,需要冷静的思考,需要巨大的理性;要清除它们,需要严肃的自我解剖精神,需要无比的勇气,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但不管怎么艰难,我相信我们应该坚持走下去,因为只有走出谎言,还原真实,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国家才会有新的开始、新的希望。

感谢法轮功学员,让人们了解了世纪末最大的谎言,让人们看清了一个最善于撒谎的集团,帮十几亿中国人、帮助数十亿世界各国的人们走出了谎言。

感谢所有破除谎言、帮助人们走出谎言的人,他们是我们民族的脊梁与英雄。他们的努力,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个活出尊严与走向真实的时代。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善良正直的人,所有热爱我们国家、我们民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