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在这场迫害中的苦难经历


【明慧网2003年9月3日】妈妈13年前和爸爸离了婚,一个人把我抚养到大,在这13年中她受到的苦难可想而知。

妈妈身体一直不好,全身上下全是病,如气管炎、心脏病、胆囊炎、头晕,有时站立都站不到5分钟。再加上生活和精神上的种种压力,这一切对她来说很难承受了,她甚至想到了以死来了断这无以言表的痛苦。就在这绝望的时刻,她遇到了法轮大法。从此以后,妈妈认真学法、炼功,按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一段时间后,妈妈的病奇迹般的消失了,身体不但好了,整个人也变了,也有精神了,脸上的皱纹也渐渐的消失了,脾气也好多了。妈妈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是法轮大法让我妈从黑暗走向了光明。这些我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就连我患了几年的鼻炎也不知不觉地好了,这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啊!

但是在1999年7月20号后,江××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你说这不荒唐吗?在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下,一时间全世界的人们都受到了蒙骗。你说法轮大法的学员走出来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这不对吗?

1999年10月,我妈妈第1次进京上访,不料被公安强行带到驻京办事处,随身带的2000元钱和大法书被恶警强行搜走,并且还把她非法关押了15天。那年我不满12岁,当时听到妈妈被关押的消息,我不知该怎样办才好,我无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真的就像天塌了一样。我多么想让妈妈快快回到我的身边啊,晚上没有人和我说话,寂寞孤独和恐惧笼罩着我,睡觉时常常被恶梦惊醒。可是我无可奈何,只好任由泪水不断地流。但是有一点我知道,妈妈没有错,妈妈坚持的是真理!

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和证实大法是正法,2000年2月妈妈参加集体炼功,又被带走关押进行强制洗脑,妈妈在洗脑班遭到了十几个打手的毒打。那些恶人不分青红皂白对我妈妈拳打脚踢,它们掀起妈妈的衣服露出后背,用笤帚狠狠的打,妈妈的后背都被打肿了,它们还是反复的打,笤帚都打碎了4、5把。到了后来直接就用胶皮棍打,直到把妈妈打昏为止,然后再用凉水往身上泼。妈全身都是伤,后背肿得连胳膊都动不了,数月的生活不能自理。

我知道了这一切后,我简直不敢相信还有这样恶毒的坏人,晚上我无法安然入睡,也不知哭了多少次,想到恶人毒打妈妈的情景,我是又心疼又害怕,害怕妈妈万一支撑不住……这些使我的心灵受到了沉重的伤害,但是我又能怎么样呢?当时只是心想着、盼望着妈妈早日回到我的身边。我苦苦的等待了28天,妈妈终于回来了。然而,我那不炼功的二舅在妈妈被释放前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强迫他交10000元钱才能被释放,二舅没有办法,只好交了钱,这真是毫无道理呀,二舅他又不修炼为什么要抓他呢?就是修炼也没有错呀!这些都是谁造成的呢?我要为二舅喊冤,我更要为象妈妈一样坚持自己信仰的善良的大法修炼者喊冤,我更更要为法轮大法喊冤!

同样还是这年,已经进入了秋天,我的妈妈到外地联系业务,不料又一次被两个恶警强行带到了派出所,第二天被送到该市公安局。在那里又遭到了恶警的毒打和拘留,恶警由于找不到迫害妈妈的依据,它们把一份法轮功真相材料硬说是妈妈带的。妈妈不承认,恶警于是对妈妈拳打脚踢,后来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只鞋抽打妈妈的脸,妈妈的脸很快变形了。当那边的警察通知了本地派出所接她时,因找不到妈妈的证据,就把那份假材料装进了档案袋。回来后,妈妈因为遭到毒打和绝食抗议恶警的迫害,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独自行走都很困难,火车站派出所怕承担责任,就把妈妈放了。妈妈回家后,我看到她的样子,我被吓哭了。

2000年9月底,我还在上学,火车站派出所到了我们学校打听到了我,看我们还没有放学,那些恶警就开车到了我家。放学后,在家门口我看到了警车,我当时并没有太注意,但是当我要开门回家时,我被它们拦住了,它们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说:“我们是你妈的功友,你妈最近有没有材料。”我说:“没有,我不知道。”其实,我已知道它们在欺诈我,它们看问不出什么没有办法,只好让我回家了。回到家后,我十分不安,因为那些恶警还在外面赖着不走。当时浮现在我脑海里的一个念头就是:是不是还要抓人,是抓我妈还是我舅?我看了看表,发现舅舅就要回家了,于是我骑着自行车去给舅舅打手机,不要让他回来。又过了一会儿,我在路口找到了二舅。那时天很晚了,那些恶警还没走,原来它们是要抄家。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恶警们就象土匪一样不分青红皂白把屋里翻了个底朝天,这一幕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妈妈得知后,从此以后流离失所,回家的时间很少很少,一个失去了父爱的我从此又被剥夺了应有的母爱,我感到非常难过。毕竟我还小,一些事情不懂该如何去做,需要得到照顾。妈妈在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我身边虽有二舅妈和二舅照顾,但是我失去了往日的笑脸,整天忧心忡忡、提心吊胆。但是面对这一切的一切,我并没有屈服,因为我明白,修炼法轮功没有错。

又过了一个月,妈妈又一次进京上访,又一次的受到了非人的折磨,那些恶警用妈妈来威胁一个新疆的50多岁的功友。新疆的功友只要不报姓名,那些恶警就对妈妈拳打脚踢,后来看那位功友还不报,就用更下流的手段,当着功友的面企图侮辱我的妈妈,动手掀我妈妈的衣服,想强暴我妈妈……我根本想不到现在的警察已经卑鄙、无耻、败坏到如此地步。中国是有5000年文明史的礼仪之邦,真是为这些流氓警察感到可耻啊!如果都像它们这样,中国将走向何方?

经过4年多的风风雨雨,我已渐渐的成熟了,我更看清了邪恶江泽民的丑恶嘴脸,它是用着人民的血汗钱又没有人性地迫害人民的恶魔。

我的妈妈至今仍被迫流离失所。在中国,与我有着同样痛苦遭遇的孩子不计其数;受到象妈妈这样类似迫害的叔叔阿姨有好多好多,为了让更多的人们知道真相,妈妈与这些大法弟子一样一直向别人讲清着真相。在这里我想对妈妈说:“妈妈,女儿已经长大了,自己会照顾好自己,您就放心做好您应该做的事情吧!”

其实,这一切不都是由江××集团造成的吗?它这个人间败类早晚会受到报应的,早晚会被押上审判台的!我希望尽早结束这场痛苦人心的迫害,让更多的人们明白事实真相,我同时也呼吁全世界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希望这些善良的修炼人的付出能唤起您的良知,给予修炼真善忍的人及法轮大法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