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楠木寺劳教所恶警队长张小芳残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9月4日】七中队恶警张小芳(队长)残害大法弟子手段毒辣凶残,只要大法弟子不放弃修炼,就不准洗漱、上厕所、睡觉、换洗衣服,只给正常饭量的三分之一。后来看不起作用,又变本加厉地给坚定的大法弟子一次灌五杯水,并不许上厕所。数九寒天很多大法弟子只得把大小便都拉在了裤子里,然后再穿干。如坚定的大法弟子吴厚玉、岳利永就是由于不准上厕所,经常穿着尿渍斑斑的裤子。坚定的大法弟子付利琼,被张小芳叫人脱下她的外衣只穿一条内裤在操场上罚站了几个小时。

坚定的大法弟子都是早上五点起床,深夜二、三点才能休息。整天面壁站立或坐或长期蹲着。站立时,脚尖和面部贴墙,睁着眼,膝盖不能弯曲;蹲着不准动,坐着要求标准的军姿,否则拳脚相加。长期这样,很多大法弟子腿脚肿胀,行动十分困难。即便这样,张小芳还叫犯人晚上架着她们强行跑步,倒下了拖起来再跑。大法弟子杨华连因实在是腿疼得跑不动,经常被张叫打手们拳打脚踢,打得满身伤痕。大法弟子谭金会也常被毒打。

恶警张小芳安排犹大分期给坚定的大法弟子洗脑,叫一群打手将大法弟子带到小间里,强行按住用细绳将脚捆成盘腿姿势,再拳脚相加,整个过程十分痛苦。从那里走出来的大法弟子,个个都是鼻青脸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走路一瘸一拐的,有的走着进去,抬着出来,有的几个月过去了腿也没好。大法弟子邱淑琼等都遭受过如此虐待。

60多岁的大法弟子何秀珍在几个月的面壁时间里,从早上五点开始直到凌晨三、四点才准休息。坐的是一张早已变形得东倒西歪的小塑料凳(张不准何秀珍坐自己的新凳)。由于长期扭着腰坐,何秀珍腰痛难忍,脚也肿得厉害,行走十分困难。就在这种情况下,晚上张还强行让何秀珍跑二十几圈操场。张不准何秀珍上厕所。为了不把屎尿拉在身上,何秀珍只得少吃饭,不喝水(当时还没执行少饭量和灌水)。张也不准何秀珍洗漱、洗澡等,何秀珍在被关小间时,张利用犯人毒打何秀珍。一天,何秀珍被折磨得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大法弟子吴厚玉不配合邪恶,常被恶警铐在树上并遭到毒打,长期不准上厕所,每顿饭只给正常饭量的三分之一。2002年强行军训时,吴厚玉被张叫的打手反背着手架着跑或拖着跑。并有意往地上摔,头先着地。一双胶鞋拖得稀烂,裤子也拖破了,然后用刑:将两腿分成直角,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放在高凳上,凳上再放几块砖,双膝不能弯曲,长时间在太阳下曝晒,不准动,一动就拳打脚踢。弄得身上处处是伤。

大法弟子杨华莲除遭受同样的折磨外,有一天晚上,张小芳指使几个打手将杨从楼上拖下来,铐在树上。张小芳边打边骂,附近两栋楼的人都听见张丧心病狂的大骂声和杨华莲的惨叫声。整个过程持续很长时间。第二天,可以看到杨华莲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面目全非。可张小芳却诽谤说杨华莲打了她。还无理要求杨华莲赔偿七八百元的医药费。杨华莲被张叫到办公室门口,张又气势汹汹地一把把杨华莲拖进办公室,当众将杨华莲又打骂了一顿。

大法弟子陈金华患有严重支气管炎,已六十多岁了,入所前被地方政府强行关入精神病院达三个月之久,被灌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后,成天流口水,失去记忆,呈痴呆状态。在劳教所,张小芳不准陈睡觉,有时三、四点才睡,五点又被叫起来,不准洗漱,一个星期只给一瓶水喝,要求背所规三十五条,不准上厕所,经常尿湿裤子,也不准换洗。

大法弟子艾克芬除同样遭受折磨外,连晚上睡觉都被用手铐铐在床上。

大法弟子付天禄因不放弃信仰,被张小芳唆使人打成内伤后,送医院,而这些医药费又贵得惊人,全都在大法弟子的钱中扣除。

大法弟子邓忠素、钟水蓉被张小芳长期罚站面壁,邓忠素被折磨得脱了形,便血在裤子里,张小芳叫人把她拖去输液,两天就用去了她仅有的三百元钱。钟水蓉被罚蹲厕所,脚肿得迈不了步,并遭受轮番毒打,被强迫洗脑。

我走时迫害还在继续着。

附:邪恶队长张小芳所在七中队电话:0832-521260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