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面无漏的考验中走过来(一)

【明慧网2003年9月4日】大法弟子郑毅坚(化名)因坚定修炼,在大法遭受迫害时,被劫持到某劳教所。几年中,在邪恶的环境里,郑毅坚始终溶于法中,保持了勇猛精进的修炼状态。坚决抵制迫害、炼功、学法。同时,用慈悲善待劳教所中的干警和曾走过弯路的大法弟子。以下是他在证实大法历程中的故事。

2000年3月,大法弟子郑毅坚被绑架到某市劳教所。在市局时,郑毅坚即开始绝食抵制迫害,到劳教所后一直拒绝进食。二中队的大法弟子马上集体配合,开始大面积绝食,恶警非常恐慌,把大法弟子疏散到1、2、3各队,以分散力量,实施进一步迫害。

郑毅坚被分到了一中队,已经虚弱不堪了的他还给别人讲大法的真相。恶警开始给他灌食,郑毅坚拒不接受,恶警就把他绑在椅子上进行灌食迫害。在极度虚弱中,说话都很微弱了,可是只要说话就是讲真相,揭露邪恶,引人向善。后来,郑毅坚处于被单个监控状态,到点灌食,专门安排刑事劳教进行监控,断绝他和其他弟子的接触。在这种状态下,3月底,郑毅坚开始在所内炼功。他每天夜里4点左右必盘腿打坐,丝毫不在意“溜号儿”恶警的威逼恫吓。所内炼功——此举是恶人最怕的。对邪恶更具震撼的是,一批大法弟子,普遍开始顶住邪恶压力,在所内炼功。恶警开始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迫害,把参与炼功的大法弟子集中到一个小屋,由刑事犯轮番念诽谤大法的文章。此时,恶警在酝酿着更大的阴谋,杀机腾腾,各个号里都听见刑事犯和恶警咬牙切齿窃窃私语:“打吧,开始打吧……”

2003年4月24日,一队大法弟子组织集体炼功未成功,从当天开始恶徒对参与炼功的大法弟子进行熬夜折磨加超负荷劳动摧残。每天强迫大法弟子从事刨沟挖泥等重体力劳动,晚上收工后再加班粘花、缝球到凌晨4:00,只让睡两个小时后起床继续挖沟。这种强体力摧残没有征服郑毅坚,在泥沟里泡了一天、在球摊前坐了一夜后,在凌晨4点刚刚沾床,立即盘腿结印,炼功不止。这种针对炼功大法弟子的每天强力劳动22小时只睡两个小时的摧残持续了整整30天,而这30天里郑毅坚每天都炼功。30天后,有的大法弟子开始不熬了,恶警重点迫害郑毅坚一个人。一天夜里,电棍声恐怖地响了一夜,当夜值班的变态恶警杜XX(后来调五队,之所以说它变态是因为它平时就有施虐的癖好,实在找不着犯人的错时就拿电棍电小虫子取乐;而且他电人打人时喜欢狂嘶)把炼功中的大法弟子郑毅坚拖到厕所,狂恶地电击折磨。它用了电压最高的电棍,开到最强档,其电击强度使人一触上就砰地摔出去。郑毅坚被电倒在地,然后慢慢爬起来,傲岸地站着,然后再被电倒,然后再爬起来……就这样整整持续了一夜。最后在天亮时,大法弟子郑毅坚仍然站着,而且精神昂扬。整整一夜,除了电棍声和变态恶警的狂嘶之外,整个号筒里没有一个人听见大法弟子郑毅坚的一声呻吟。而更令恶鬼杜XX胆寒的是郑毅坚脸上那不变的微笑!郑毅坚的微笑,就这样一直挂在脸上,一直在日后更大的魔难中保持着,让恶徒浑身战栗。

第二天,郑毅坚遍体鳞伤,脸上微笑依旧。到了夜里,让邪恶泄气到极点的是,郑毅坚依旧准时打坐炼功,而此次打坐时间比以往更长。恶警又开始安排劳教犯轮番殴打他。郑毅坚则一声不吭,依旧炼功。

大概一周后,又是杜XX值班,它的魔性快要爆炸了,另一个恶警头子胡XX(副中队长,极喜暴饮,然后在醉酒后以暴打犯人取乐)在晚点名时叫嚣,当天晚上再敢有炼功的,它们将采取最可怕的惩罚。所有的刑事犯都不寒而栗,整个号筒被邪恶的恐怖笼罩。

凌晨4点,郑毅坚准时盘腿而坐,结印炼功。憋了多时的恶警杜XX,“嗷”地一声扑上去,用劲全部力气挥舞警棍抽打在郑毅坚身上,邪恶的狂嘶响彻号筒,胶皮棍、电棍、拳脚齐上。郑毅一如既往地坚持。到天亮,精疲力尽的是恶徒杜XX累虚脱了,气喘吁吁,光坐那儿捣气儿。

早晨列队时,恶警队长狂吼着把郑毅坚喊出队,抄起警棍,猛击郑毅坚浑身上下,重点击打头部、胃部等易痛部位,一棍棍打下去,郑毅坚始终不吭一声。恶警打累了,就让郑毅坚下楼劳动。此时的郑毅坚浑身血痕,头部破伤流血尤重。恶警不给包扎,而且依然强迫劳动。郑毅坚好象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不知从哪找了块纸片,往头部伤口一贴就完事了。

邪恶并没有因为它们这次失败而善罢甘休。几个年轻恶警还想继续迫害。郑毅坚一概不管,任邪恶怎么猖獗,我自炼功不止。一天深夜,当郑毅坚结印而坐时,两个恶警偷偷摸摸拎来电棍,猛地向他电去。郑毅坚不为所动,凝心定意地默念大法经文,电棍“扑”地一声散碎在地上。恶警面如土色,在惊慌失措中还不甘心,跑到队部拎来另一支电棍,向郑毅坚发起又一轮进攻。郑毅坚镇定自若,念经文、发正念,第二根电棍又散碎在地。两个恶警目瞪口呆。郑毅坚俯身捡起地上的零件,递给惊呆了的警察,他的眼中充满了怜悯……。从此,大法弟子郑毅坚正念破电棍的故事,象神话般在劳教所流传,鼓舞着其他弟子,警醒着普通劳教,显示出了大法的威力。

从此,大法弟子郑毅坚清晨4点炼功,再也无人敢管。恶警溜号时看见,赶紧一缩脖走开,假装什么也没看见。没有“人头儿”再真心替恶警卖命去打郑毅坚,相反,所有刑事劳教对他用尊称。

后来调来了一个“魏队长”。此人人高马大、吼声震耳,天天电棍木棍不离手。它一度想管管郑毅坚的炼功,把郑毅坚用手铐铐在床上然后用很厚的大木板进行殴打。直到打累了才给郑毅坚解开铐子。可是铐子一解开,郑毅坚就又盘上了。……经过了几个回合,这个一度不服气的恶警队长开始乞求:“毅坚哥,求你给个面子吧,我在的时候你先别炼,我走了你再炼,你看行吗?……”

2000年4月-12月这8个多月间,是恶警逼大法弟子写“悔过”最疯狂的阶段。恶警采取熬夜、劳动迫害、指使犯人车轮殴打、各种刑具折磨、精神洗脑、亲情攻势、犹大洗脑等等各种招数对付大法弟子。而在这迫害的高潮中,恶徒始终躲得郑毅坚远远的。郑毅坚此时被安排到一间宽松的屋里,不下楼劳动,不用挨冻,炼功的时候恶警也不敢管。恶警在新被劫持进去的大法弟子面前凶神恶煞一般,在郑毅坚面前只能有气无力地求道:“悔过的事我连找你都不找你,只求你炼功的时候背着点人……”。而此时,郑毅坚所在的监房里,有不止一个劳教开始跟他学习打坐,有人开始跟他抄诵经文。

当初由于郑毅坚带动了一队大法弟子的大面积集体炼功、绝食抗议,由此引发了一中队的恶警早于其他各队开始进行全面的非法迫害,并逐步升级残忍程度,面对这种情况一些同修产生了不理解,说是“人为导致了迫害程度的加大”。而大法弟子郑毅坚的理解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就在那儿,它就是要行恶,你不去触动它、躲着它,它迟早也要行恶,因此决不能配合它、助长它,必须毫不留情地铲除它,以高度的精进状态去证实大法。

劳教所大面积的逼迫“悔过”恶潮压下来,是从2000年7月开始的。那些当初躲着邪恶不敢碰的同修,当邪恶一旦疯狂发作,他们却成为邪恶迫害的首选对象,在遭受恶警用电刑的残酷折磨过程中,有些学员被迫签了“悔过书”;也有的同修悟到了,振作起来了,成长为勇猛精进的大法弟子。9个月的时间中,精进的大法弟子天天遭受暴打暴电或各种其它形式的折磨却又坚持不为所动,由此挫败了邪恶的所有进攻,达到想炼就炼,恶警远避的状态。

师父告诉我们:“……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后,坦然不动,没有任何怕心,你看它旧势力就不敢迫害他。因为它们知道此人你不打死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也就不碰他了。有多少学员能做到啊?他们对法的坚定使邪恶胆寒。”(《北美巡回讲法》)大法弟子郑毅坚,在邪恶迫害中展现的不是痛苦承受的状态,而是光辉伟岸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形象,令天地众神赞叹大法的神威!

“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进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