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工业学校优秀教师欧阳明被迫害致死始末


【明慧网2003年9月4日】2003年8月20日下午狂风大作,乌云滚滚,顿时天昏地暗,倾盆大雨席卷黄州城。而就在这一天,湖北省黄冈工业学校有口皆碑的优秀教师欧阳明蒙受着千古奇冤、带着深深的遗憾和未了的心愿离开了人世。给亲人们、特别是自己品学兼优的女儿留下了无限的悲伤及无尽的思念,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孩子就这样永远地失去了心爱的爸爸!为了善良的世人能知道欧阳明被迫害的经历,为了告慰欧阳明的在天之灵,为了正义与良知,特将欧阳明近四年的经历写出来。

法轮大法已传遍世界六十多个国家,一亿多人修炼。修炼者处处以“真、善、忍”的宇宙特性来要求自己,做好人,对任何一个国家和政府都是有好处的。九八年,乔石等领导人对法轮功的调查报告也得出了“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在海外,法轮功受到各国政府、团体的上千项褒奖。受到世界人民的欢迎与支持。而唯独在中国,由于江××出于个人的妒嫉,对法轮大法进行了史无前例的诬陷与打压,大法学员也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在不公正的对待下,法轮大法学员一直是和平理智地揭露迫害,讲清真相。说的是一句话:法轮大法好!做的是一件事:向世人展示好人被无辜迫害的事实,没有一句政治口号,没有一个政治诉求。

欧阳明在三年零七个多月遭受的迫害

2000年1月至2003年8月20日这三年零七个多月的时间里,欧阳明受尽折磨。在此述说的只不过是他遭受的迫害的冰山一角。因为他生前也只向法轮功学员透露了一部份,并且说不堪回首。

欧阳明是华中理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而且曾以优异的成绩取得了出国留学的资格,但他的父亲不希望自己的三个儿子都在国外,想留一个在自己身边,于是偷偷地将欧阳明的通知书撕了。欧阳明理解父亲的心情,于是就放弃了出国的念头。他一直对边缘科学很感兴趣,经过理性的思索后,1994年初就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不仅身心受益,而且改掉了以前的暴躁脾气。他在工作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淡泊个人名利,对学生如自己的孩子,深受学生爱戴。在家是有名的孝子,父亲因支援“三线”不幸以身殉职,一个哥哥在澳大利亚,另一个同胞兄弟欧阳旭在德国。其母亲瘫痪在床多年,完全靠他和爱人料理:每天帮母亲擦身,背母亲大小便,晚上还要帮母亲翻身,每天忙到晚上一两点,但他却从无怨言。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欧阳明却数年如一日地精心服侍瘫痪在床的母亲。

在法轮功被非法打压后,欧阳明为了可贵的中国人民不受谎言的欺骗;为了政府对法轮大法有一个公正的认识;为了千千万万的法轮功群众不受迫害;他虽然意识到去上访就有可能被迫害而失去优越的家庭生活、舒适的工作环境,但他还是想,作为一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公民就有责任向国家反映真实情况,于是决定以自己修炼大法六年的亲身经历向政府反映大法利国利民的事实。

2000年1月15日,他利用寒假义无反顾地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国家信访办不但不接受法轮功学员,反而成了公安无理抓人的场所。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欧阳明孤身一人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被带回黄冈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饱受非人的折磨。在里面不但人格受到极大的侮辱(如蹲在犯人面前,犯人将其小便拉在他脸上),而且每天都受到犯人们的毒打。一进去就开始走过场,“上菜”(指酷刑)108种。如:“定心锤”(背贴墙,然后犯人们照心脏部位猛击,直到都打累了为止);“红烧肉”(拳头击脸,要把脸打成象红烧肉一样);烧蹄花(重物击脚趾、手指)等等。打完后还要让欧阳明以一个固定姿式(如站、蹲等)长时间不让动。犯人们所说的“108道菜”,他样样都承受到了,每天的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因此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伤。另外在这期间,母亲去世让他去看最后一眼的请求也遭到黄冈610办公室和公安局毫无人性的拒绝,使骨肉亲人去世都不能送行。后由于他坚持学法炼功,恶警所长黎明将其换到暴力刑事犯的号子,叫犯人“侍候”,犯人们蜂拥而上,将其毒打,打得皮开肉绽,脸被打变了形,脸上的伤口流血两个多小时都止不住,全身被打得青肿。就是这样恶警仍不罢休,让欧阳明戴“穿心镣”(手镣、脚镣又穿一个镣,有六七十斤重,人不能站立,只能爬行),十天后才解镣。释放之后,在他哥哥的帮助下,又有一次出国的机会,但他认为法轮大法还在蒙受不白之冤,一个政府不能这样正邪不分,于是还是决定留在国内继续向政府与世人讲清真相。

2000年4月至5月期间,黄冈市办“洗脑班”,单位和公安将欧阳明强制绑架到路口民兵训练基地,以军训为由超负荷进行体罚,并且每天强迫听诬蔑大法的文章,若不配合,则长时间在阳光下曝晒、跑步等。还对大法学员强行转化,使用各种卑鄙手段,逼法轮功学员在“转化书”上签名,不签的就由六、七个彪形大汉抬着做侮辱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事。当时610、政法委、公安局一科及单位一共七人恐吓、威胁并强逼欧阳明签字,遭到欧阳明的拒绝后,他们就将欧阳明戴上手铐,并将其全身衣服扒光,强迫其做侮辱大法和师父的事。为了不辱恩重如山的师尊,他以去卫生间为由想从二楼跳下走脱,双腿踝骨粉碎性骨折、尾椎骨骨折,被送进医院,大小便无法自理,而且痛苦至极。期间公安一科科长周郁华还曾两次上医院恐吓,强逼他放弃修炼。出院之后他腿脚一直不方便。

因为欧阳明对大法坚修不移,而且年轻又精通电脑,所以一直被邪恶之徒列为迫害的重点,公安不惜人力、物力、财力经常跟踪他。2000年11月的一天,当欧阳明到一学员家的门前时,被几个跟踪的人绑架,挨打并搜身,查出几张真相传单。然后由此又关押一个多月,这次在看守所的遭遇也不亚于第一次进看守所所承受的折磨,而且还有一死刑犯充当所长黎明的打手,黎教唆其打欧阳明,那人照脸一拳下去,欧阳明顿时鲜血直流。另外在这期间,单位在610的施压下,将这样的一个优秀年轻教师开除公职。

2001年5月,欧阳明为了让与他同一职业的教师们不受造谣宣传的蒙蔽,为了让他的同行们对大法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而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不顾自己腿脚不方便,独自一人到黄冈师专学校里发真相传单,后来被恶人举报又被关进了第一看守所。一进看守所就遭到犯人毫无人性的毒打。他在里面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每天被强行灌食两次,每次都是五、六个人将他踩在脚下,用各种铁工具将他的嘴撬开,野蛮灌食,门牙被灌食撬断了一半,而且第一看守所里所有针对犯人的刑具都在欧阳明身上用过,那种痛苦的承受听起来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在这期间,在各种强大的压力下,欧阳明与妻子被迫离婚。

欧阳明绝食78天之后,人瘦成了皮包骨,几乎被摧残得奄奄一息。但仍然被送进武汉狮子山(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在狮子山,他不背监规,不喊报告,不配合一切邪恶的要求,因此每天受体罚,如“挖墙”(头顶顶墙,上身和下身成九十度直角);贴墙(背靠墙,头和墙之间夹一张纸,两手与两腿外侧间夹一张纸,两腿之间夹一张纸,而且不许纸掉下来),每天晚上只让睡一、两个小时,这样的折磨长达半个多月。后来播放诬蔑大法的录像,欧阳明不看,在下面背经文,并写下传给其他学员,因此又受罚,管教让他每天坐十几个小时的小板凳,又不让动。欧阳明的臀部都坐裂开了,流血水、流脓,持续了二十多天,承受到了极限。后来在没有劳动任务时,白天军训,晚上坐凳,睡很少的觉;有劳动任务时,由于强度大不能完成,每天晚上受罚,也只让睡一个多小时。后来管教为了给他洗脑,不知找了多少人来给他洗脑,要求他放弃修炼。因为他学识渊博,再加上他多年来修炼的切身体会,因此他旁征博引,说得有理有据,让那些在高压下放弃了修炼的人重新走上修炼;有的管教人员也明白了大法好;心理专家对他洗脑的话被他驳得体无完肤,并诚心地说佩服;就连包夹他的犯人都明白了真相。因为欧阳明不配合迫害,犯人都受牵连,他们不但无怨言,反而说“我们愿意为欧阳老师站军姿受罚。”管教使用各种方法强行逼他放弃修炼,但阴谋都未能得逞。后欧阳明在不背监规、不写“保证”的情况下堂堂正正走出狮子山劳教所。

欧阳明在狮子山被无条件释放回家后,还经常被人跟踪,公安人员几次对他进行骚扰,有一次公安一科的尤江峰为抓捕他还开摩托车将粮食局的大铁门的闩撞断(因欧阳明住在里面)。为了讲清真相欧阳明在网上写信,不知是被跟踪,还是因电子邮件暴露,欧阳明回家不到一个月又被绑架进了第一看守所。这一关就是一年多,而这一年多所承受的肉体上的折磨和精神上的打击比以前所承受的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精神上对他的摧残。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大法学员们节衣缩食无数次送给欧阳明的四季衣服、鞋、袜、日常用品、托人送进去的汤,以及陆陆续续送去的一、两千元钱(粗略估计),欧阳明却什么都没收到。欧阳明感到很奇怪,也曾问过管教,但他们却欺骗他,说没有一个人给他送东西。在四百多个日日夜夜孤寂无援的痛苦中,欧阳明好不容易有机会托一个外劳的犯人带口信给一大法弟子,让她送点内衣。后来犯人不但没有把口信带到,反而欺骗他说:“她说不认识你。”在残酷的肉体折磨和沉重的精神摧残下,他的承受已经到了极限。身体根本就支撑不住。就从今年的五月份欧阳明开始连续发烧、咳嗽,每餐只吃鸡蛋大一团饭,身体出现严重的病态。也就在这时传出了欧阳明被非法判两年劳教的消息。

在5月15日的接见日(未判劳教之前不允许任何人见),有许多同修及一位亲戚去接见他,但看守所借口非典流行而拒绝接见。而管教在这样人命关天的时刻却欺骗去看望欧阳明的人,说欧阳明在里面很好。到六月,欧阳明的身体已完全不行了(他出来后说他曾经快死过去,如果再晚出来两天,一定会死在看守所。而且公安一科科长周郁华也曾向人透露过,欧阳明活不了多长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所谓的人民公安带着口罩(因为公安的恶警说他有传染病)将欧阳明送往沙洋劳教所。因其奄奄一息,而且肺上有一个大洞,劳教所拒收。拉回来后恶警们又将欧阳明送到第一看守所关押。第一看守所恶警这时才怕欧阳明死在里面担责任,找到欧阳明已离异的爱人,将其送进市结核医院,经检查:肾功能衰竭,肝功能严重受损、心脏病、乙肝、肺部空洞、糖尿病等等多种严重病,根本无法用药(因他全身都是病,用这种药对另外一种病有伤害,一个年轻力壮的健康人在几年的不断非法关押中被摧残成这样),医生束手无策。治疗四天后没有多大效果,而且还有恶警去医院骚扰,恶狠狠地逼问他有哪些法轮功学员来过医院看他。在这样的情况下欧阳明于是提出想回家疗养的要求。刚到家之后不久,恶警周郁华和陈树明又找上门来继续骚扰,陈树明还恶声恶气地威胁说:“老子还要将你抓进去。”又因欧阳明是由公安直接送进医院,未办保外就医等任何手续,他担心恶警继续迫害,在家住了十余天后,于是提出想离家找一个恶警不容易骚扰的地方住。他说他在这些年来的关押当中每天的承受都处于极限状态,而且时时刻刻都可能因坚持真理而被恶警迫害致死。大法学员就帮他租了房子照顾他的起居。在七月下旬和八月上旬期间,公安局的一些恶警们,如周郁华、陈树明等还到处找欧阳明,并扬言不会放过他。在这样一种强大的精神压力与身体的严重衰竭下,年轻体壮的优秀教师欧阳明于2003年8月20日不幸含冤离开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