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光照归航(三)

【明慧网2003年9月5日】(续上篇)

(四)坎坷证法路,正念神威显

1、遭魔爪心存慈悲,惜众生恶警闻法

2002年1月8日,我正在资料点学法,一个同修要出去,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时,警察就进来了,我一把锁上了放设备的房门,呼机信息消了。全过程是在警察注视下完成的,他并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阴差阳错地走了进来,发现有大法书,就打电话通知了派出所。公安局、610、政法委,来了很多警察。它们把我和同修关在小屋里,我知道还有一位同修要来,我得想办法通知她,我就站在床上够那个挂钟,想用挂钟把窗户打碎,被恶警扯住,又来一个又高又胖的恶警一脚把我踢倒在地,晕了过去。它们把我弄到床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我坐起来和功友一起发正念。大约来了近30人,翻啊,搜啊。同修见此情景,慈悲地想:“那些众生不知道多迷啊,犯了多大罪的啊,这是啥地方啊,犯了天大的罪呀!”她对我说:“把师父的讲法读给它们。”我就把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的讲法》拿了起来,她发正念。恶警想录像,我们一概不配合,留下四个人看守我俩。我就一字一句地念给它们,它们有时要说话,我阻止了它们继续念,它们也就静静地一直在听。大约用了45分钟读完了师父讲法,其间警察过来两次抢去了讲法,我就让干警再拿一份,而它们也静静地听着。此时此刻我们已经没有了自己,能在这种场合此种环境中宣读师父的法,而它们能聆听到师尊的讲法,我做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也深深地知道了师父是何等的伟大、慈悲啊!把一个大法弟子锤炼到这个境界,这是大法赋予我的境界。

它们搜走了我们所有的东西,把我绑架到办案单位,还是那一套、照像、摄像我全不配合,它们一来我就喊,叫所有的人都知道它们在迫害我。晚上把我送进了看守所。看到几位功友,我们交流了一下,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安排,我开始绝食。次日晨,我找到马所长,我要说清楚,我是无辜被迫害的。他说:“你的事儿挺大,屋子里有两台机器,已经上报省里,我也帮不了你什么。”我告诉他,我没干一件违法的事,你怎么认为那是你的事情,它一切都是诬陷,总有一天我要从这里出去的。”回来后我向牢头洪法,并发现每人都有一本手抄《转法轮》。我刚说几句话,牢头就明白,你是不是要绝食呀?我说:“是的,在劳教所迫害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它们又把我弄到这里迫害。”她们都暗中帮助我们。有一天牢头说:“你们有个同修被抓来之后,她说啥都不进来,就在门口放了。”我一听这不在点我吗?我这不是没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上这儿来了吗?这不是我自己走进来的吗?说明我没做好,那我重新做好,和功友交流现在该怎么做。完全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是不承认它,就是不在这儿呆。师父不承认它,我们也不能承认。我们互相鼓励,那时大家都在绝食,我四肢冰凉,功友还在帮我捂脚。6、7天时开始吐血,牢头见了向干警汇报。狱医检查后要了家里的电话,通知家属找办案单位,“我们也不愿收留你们。”我发现干警与过去不一样了。我纯净自己向内找:我有没有外求的心、希望常人帮助的心。就应该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找到不足修去它。当时心脏难受得无法入睡,我就是不在这儿呆,哪怕失去了身体。第九天时送我去医院检查:血压测不到,肾衰、心衰、供血不足等等。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经层层请示,1月16日,我再次闯了出来。

2、明真相,亲友转变;证法行,整体升华

出来后,得知弟弟因病住院,我一步一晃地去看他。很高兴,看到他和他的朋友可喜的转变。在他们的心目中昔日拥有的地位、事业、美满家庭的大姐,今日为了坚修大法,又是被拘留,又是被劳教,历经风雨终不悔,放下生死护法行,对我很钦佩。明白了真相,他们变化很大,有一位在公安局工作的朋友一次接到命令:抓大法弟子。他调了班,没有去,他说他知道怎么做。我进一步告诉他,也要告诉别人不要这样做,善恶必报。过去曾参与迫害的、回避的、不理解的,现在都能提出疑问,想知道真相了。

对于母亲,我经历了硬去完成任务似的讲真相升华到发自内心地为她着想,为她的众生得救而讲真相。她和其他亲友通过我两次绝食九天闯出监狱,而且相距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也更直观地认识到大法超常、神奇。他们清楚地知道过去我两顿不吃就够呛,我身体的变化就是例证。我坚定的意志、为坚持真理绝不妥协能舍弃一切的行为,令他们非常敬佩大法,可是她们认为:“胳膊拧不过大腿”。母亲说:“我从来没说大法不好,那个时候4.25之后还讲三不政策,国家电视讲的,结果7月份后天塌了似地打压,真是太邪恶了,也觉得不对劲儿怎么能这样呢?但是我们拧不过呀!”我知道母亲不明白在这儿,就和她共同学习了师父在2001年《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的一部分。对母亲说:“师父多慈悲呀,我知道了生命存在的意义,没有胳膊拧不过大腿的概念,就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做正,将来人类、社会才会有救,不是我自己在干什么,是为了救人。”

我把亲友请到家里,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讲给他们大法的美好,揭露邪恶的迫害,她们被打动了,认真地听。婆婆说:“我从来就不相信[江××]它们,历次的运动我都经历了,这次我也明白,它们哪有正的东西!”我被迫离家后,警察多次骚扰我爱人、婆婆、女儿。2002年4月的一个晚上,我女儿已睡下了,恶警用万能钥匙打开了门,并欺骗被它们吓着的女儿说我家的门是开着的,它们才来看看。而我女儿说:“不可能,我爸出门后都是把门反锁的。”它们为进一步欺骗,把我家对门的门也给打开了。全世界善良的人们看看它们在干什么?女儿失去了我的照看,2002年7月一天我走在街上看到学校道路两旁禁止通行的拦线,不知为什么,后来才想起,哦,今天是高考的日子,我女儿也坐在考场上。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女儿考进了自己都不敢想的一个好学校。爱人为了供孩子上学,变卖了婆婆的住房,年迈的婆婆和爱人住一起。婆婆抵制迫害我的恶警,承受了数次的骚扰,她不给恶警开门,最后恶警把我爱人找回来开门,老人家是用“不知道”回答它们的。我悟到是我没有做好,没有清除干净邪恶,从此我及时清理空间场中的邪恶烂鬼,那些恶徒也很少再去了。

对于我爱人,自从大法遭迫害以来,我挺身进京护法以后,他再也没安生过。开始我母亲家人给他施加压力,冤枉他。在他实在忍不住时才辩理道:“你姑娘啥样你不知道吗?她过去一天都活不起似的,甚至想要死,现在她好了,她愿意干啥干啥,我不管,她将来就是要饭呢,我领着她,要两口饭一人一口,一口饭就给她。”家里一见这样,就不能再说什么了。恶警更不会放过他,叫他写这个,签那个,向他要钱。叫他领着到处找我。把所有亲朋好友的住址、工作单位,全都列表调查。方方面面的压力,使他承受不住了。工作没了,头发白了。他曾说法是挺好,可你没做好。我说:“那不要紧,我今后做好,但是你一定要敬师敬法,别看现在这样,有那么一天善恶要报的。”他讲自己从未寻思大法不好,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你在家炼呗?我就进一步跟他讲在这个关键时刻救度世人的道理。

师父告诉我们当前必须做的三件事:学好法,讲真相,发正念。通过这流离失所一年在外边,越发感觉到离开法就做不好;有了法呢,很多时候都能化险为夷。2002年9月,一位同修到资料点去,一开门发现恶警已在屋里了。同修机智地就把它们锁在屋里了。然后在蹲坑的警车边大大方方地走了。每天静下心来学法,才能做好我们应该做的,做得好,融入法中,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在讲清真相,正念除恶的实践中认识大法。我认识到我们在使用师父给予的佛法神通中修炼自己,在完成历史使命的过程中锤炼升华。大家也确实更加理智、智慧、成熟了,这一切都源于法。

在正法中,不是一帆风顺的,有不足,有挫折,同修之间过关的,师父多次讲法给我们,但在实践中,在刺痛你的执著的时候还是剜心透骨似的难受。那么我就看书,一打开就是现在遇到的问题,对照自己的时候,悟到这层法理的时候,心里豁然开朗。什么痛苦都没有了。心里充满那种难以描述的美妙感觉。大法真是太玄妙了!回首时,看到当初的幼稚,不理智,顺应了旧势力的安排。有些时候是常人在做事,虽然师父把我们都推到了位,可是我们人心重的时候就是没在法上认识法,没达到那个境界,不是大法弟子在做事,就做不到那么好,那么纯净。根本原因就是没学好法,师父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师父经文《排除干扰》)比如我们做真相时正念正行,我们纯净的良好的信息和资料融为一体,那是佛法威力,那一张传单就能起到应有的作用,一传十,十传百,救度众生。那如果常人做大法的事就是有漏的。当出现干扰时,一定要向内找自己,还有什么心没有放下。师父说:“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转法轮》)

我认识到当前的正法时刻,讲真相救度众生是我们大法弟子最神圣最重要的使命,要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正念除恶、清除迫害是师父给我们的法宝,要达到正念的威力,就必须真正地静心学法,这是最根本保障。“只要你去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 ”(《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我们得配起大法弟子的称号,无条件的同化大法,清除在人世间的求安逸之心,它会使我们在半途被毁掉,清醒、严肃地对待修炼。师父在《登泰山》中告诉我们:“攀上高阶千尺路,盘回立陡难起步;回首如看修正法,停于半天难得度。恒心举足万斤腿,忍苦精进去执著;大法弟子千百万,功成圆满在高处。”

功友们,让我们共同提高,精进不停,整体升华上来,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啊!

走到今天回眸处,总是有一些遗憾,但是大法在圆容着我们,法光破迷导航,前程光明。我们在学好法,正念强,讲真相,在世间圆容好大法。最后我想和全体同修共同学习《师父的新年问候》

“全世界大法弟子新年好!

你们从魔难中、在救度世人中、在更加清醒与成熟中又走过了一年。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圆满你们的史前大愿吧!

路漫漫已尽,
雾迷迷渐散;
正念显神威,
回天不是盼。”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