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回顾:万两黄金动摇不了我修大法这颗坚定的心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编者按:法轮大法于1992年5月在长春公开传出,为什么短短七年时间内就吸引了一亿学炼者?除了继续发表正法修炼时期的修炼体会和见证文章之外,本网站还将陆续刊登1999年7月镇压开始之前大陆法轮功学员写下的部分修炼心得体会。无论这些学员现在身在哪里、是否安康,他们当年和平时期的修炼经历和体会文章都不失为一段历史的真实记载和见证。

* * * * * * *

我修炼一年多了。最初我是带着一种强烈的有求之心来学法的。因为我有多种疾病缠身:腰疼、腿疼、脱肛、胃病、皮肤病等,丧失了劳动能力,病魔每时每刻都在折磨着我。什么活也干不动,成天吃药、打针。走路多了,脱肛;站时间长了,脱肛;想扛点儿东西,脱肛。做手术了都没好。我身上的皮肤病最顽固,每天晚上都钻心难受,受尽痛苦也没治好。除此之外,我身上还有各种动物附体一百多个,它们有时给我点信息:赌钱先知道输赢,卖东西先知道多少斤,抓奖知道多少号中奖。我自己还觉的挺好,哪知道它在提我的精华之气。它生气的时候我可就惨了,叫你哪疼哪就疼,一个响当当的男子汉说倒下就倒下。这还不算,晚上睡觉时还吓我。我就是在这种阴森、可怕的境地中活着,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成,度日如年的煎熬着。

有一天夜间,另外空间一条大蛇先盘在我的腰上,后盘在我的脖子上,吓的我浑身出汗,把被子都打湿了,一夜不敢合眼。第二天上锦州办事,整天都在发愁,今晚回家怎么睡觉。恰巧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位大法弟子正在向一个人介绍法轮大法,就主动和他说明了我的情况,经他鼓励和介绍,回家后我就找到余积镇余东村一位大法弟子借到了一本《中国法轮功》。

那是一九九五年十月初八,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就在这天晚上,我在灯下聚精会神的读《中国法轮功》一书。读着读着,突然另外空间一条大蛇盘在我腰上,凉冰冰的,有十几斤重,吓的我魂都要跑了。我想每天半夜来,今天才七点半就来了,我当时吓成一团,浑身颤抖,不知如何是好。就这样我哆嗦了约半分钟,忽然想起了那位学员告诉我附体再折腾我就喊师父名字,可是我一着急就把师父名字忘了。对呀,叫――就在我刚想到师父名字还没等喊的时候,“唰”一下,大蛇无影无踪了。真的就这么神!我惊的呆若木鸡。片刻之后我掐了一下自己的腿,是真的,不是梦。我激动的跳起来,大喊着:这回我可有救了!我找到了一位最好的师父!这时我才知道自己身上已吓出了一身冷汗。我马上在师父像前向师父保证:不管修炼路上有多苦多难,我一定要坚持一修到底!就在我扣掉过去供附体的那个香炉碗那天,师父法身就在我身边,那些附体在地下站一片问我:“你是跟你师父还是要我们?”我坚定的说:“你们还来问我,我都把你们扔了,把你们饭碗都扔了,你们还不知道吗?”“唰”的一下这些东西全没了。

师父说:“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做舟”(《洪吟》〈法轮大法〉)。我带着一颗虔诚的心,明明白白的走上了修炼的这条光明大道。通过认真学法,我从根本上改变了有求之心。法轮大法是修佛修道的法,我怀着一种无为的心态真正的修炼了。我每天除集体学法炼功外,还给自己定了一个雷打不动的学法时间,读《转法轮》、抄书、背《论语》、背《精進要旨》。谈到背,对我来讲太难了。两年前,我曾因车祸受过脑外伤,记忆力很差,背点什么可太费劲了。经过认真学法实修我逐渐认识到了:能不能背下来,全靠这颗心。有些大法弟子开始是文盲,为什么当他决心学法读书时就突然能识字会读书了呢?不就是师父看到了他那颗虔诚而又坚定的心而在帮他吗?我以前的想法是错的,认为自己脑瓜笨,还受过伤害,记忆力不好,年龄大等,都是常人认识,都是因为学法不深、心不诚、志不坚。悟到之后,我有时间就背,走路也背,骑自行车也背,《精進要旨》不离手。当我背《论语》时,前两段总算背下来了,可第三段几天没背会。一天晚上奇迹出现了:我在梦中看见师父看我微笑,我在背《论语》,从头一直背到完。我一高兴就醒了,原来是个梦。我马上坐起来,开始背《论语》,果然真的背下来了。我就是这样不断的学,不断的背,背会很多篇《精進要旨》中的经文。我深深的悟到了:没文化、脑瓜笨,根本阻挡不住我们学法。只要你心诚,师父时刻都在帮你。

与此同时我还刻苦炼功,前四套功法好学,我能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做。第五套功法就困难了,两腿硬的象木棒,根本盘不上,单盘好象高射炮。白天炼、晚上炼,不知吃了多少苦,挨了多少疼,终于能单盘了。我想能单盘就能双盘,就看你能不能吃苦,能不能忍受。经过半个月的苦炼,一天我终于能双盘了。此时我非常高兴,但我的腿疼的好象折了一样。大家一定能想象的出,一个业力很深的人,刚盘上时是什么滋味。豆粒大的汗珠从脸上掉下来,脸也青了,全身在颤抖。这时师父的话在我耳边响起:“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修炼就是苦,怕苦就别修。我跟自己说:你干那么多坏事,你就得受点罪。我的业力太大了,这两条腿帮我干了很多坏事:打架时,你也去了,踢过人;杀生时你也去了;偷东西时你也去了。过了一会儿不那么疼了,有些麻木了,汗水已经湿透了我的全身,我终于胜利了,第一次双盘就坚持了一个小时。

通过实修,我对大法有了更進一步的认识。我的心灵不断得到净化,不断得到升华。

过去我为自己的利益干了很多坏事,打架、骂人是家常便饭。活了四十五岁,从来没怕过谁,一打架就玩命。我总这样想:我自己一身病,早活够了,跟谁一起死都不亏。不但在社会上打架,还打到派出所、收容所。在收容所呆了十五天,还跟做饭的打了一架。被我打的人不仅有普通百姓,还有工商局的股长。我在村上为难村干部,要负担税不交、晚交,村上义务工劳动不去(我也真干不动)。在家里更不用说了,她们娘俩经常挨我打。我妻子头部曾经被我打伤缝过七针。我还赌钱,多大都敢玩。

可现在通过修炼,简直变成另外一个人。在社会上不打架,不骂人了。做买卖时,多给我钱,我都给送回去,一年这样的事有几十次。对于以前我打过的人,我主动上门赔礼认错。赌钱也不玩了。在村上有义务工干活,我也主动去了。过去村上各种负担钱,村长不敢到我家去要,如今我主动送上门。村干部笑着说:“这回你可真的变了,法轮大法可真神奇,能把一个人变的这么好。”过去我总打别人,现在别人打我,我也忍受了。因为我想到我是炼功人,知道了超常的理。有一次我去锦州卖东西,有三个地痞,抢我的东西我没给,他们二话不说,上前就打,把我打倒在地,打一顿。奇怪的是一点都不疼。我心里默念着:“谢谢”,不小心说出声来,其中一个人听见了说:“别打了,他是个精神病。”他们就走了,我又过了一关。在凌海也有过同样遭遇。在凌海打我那个人是我前年打过他,这回他报复,我欠他的债还了,我忍住了,没有动气。那人走的时候还说:“我不愿打这样的人,没意思,我下不去手。”我又过了一关。

这以后新的考验也随之而来。就在今年正月初十这一天,我们站负责人开会。中午一回家,我妻子看见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一顿指责之后举拳就向我打来,我忍住了,看不好,就走了。可是到了晚上回来时,我妻子的气还没消,接着又向我打来,最关键的一下是一个通天炮,正打中我的眼睛和鼻梁上,把我打倒在地,眼睛疼痛难忍,鼻子发酸。我的鼻子最容易出血,有时洗脸都出血,今天打的这么重,一点血都没出。可我的眼睛可完了,什么也看不见,我的心凉了,眼睛保不住了。但我转念一想:我是一个炼功人,有师父保护我没事。马上叫我儿子一看,什么事也没有,只是左眼珠淤了一大块血。我儿子说打他记事妈妈总挨打,可今天妈妈打爸爸,这事想来挺怪的。以前我大喊一声都把她吓的够呛。刚学法的时候,我们家三口人都说大法好,我妻子说这回可好了,你爸爸不打人了。儿子说大法是真好,谁知爸爸能不能做到。怎么今天她竟敢打我两次,还打的这么疼。我终于悟到了:过去都是男的打你,你能忍,现在一个女人打你看你能不能忍受。我忍受了,我欠她的太多了,我打她十八年,她是怎样忍受过来的?这也是还债。就在当天晚上奇迹出现了:打坐时间增加四十五分钟,我又过了一关。可我妻子打我的那只手疼了半个月。

我刚学大法时,我们村只有我一个修炼,受益之后,我开始弘扬大法,我们村有很多人也先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来又发展周围四个村,到现在已有六十多人入道得法。全余积镇现有二百多人在修大法。我专管请购各种书和资料,自己拿钱做底垫。我把名利情看淡了,每周要跑两三趟市里请书,有时还占去做生意的时间,每次都要花钱。我不管妻子怎么说,总是一笑了之。我记住师父的话:“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精進要旨》〈无漏〉)

一年多来我把自己当作一名新学员,没有在学员之上的心。师父说:“要无所求而自得”(《精進要旨》〈学法〉),我以一种无为的心态坚持修炼。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修炼前的各种疾病全部消失。今年四十多人挖树坑儿,我挖的很多,排名第二。扛玉米袋子、刨茬子等活儿十多年没干了,这回都能干了。村里人看到我都很吃惊。我还看到了许多法轮大法显现的神奇现象。有一次我抱轮两个小时后,一睁眼看挂在前方的“真善忍”三个字金光闪闪。“真”外边有好多“真”,“善”外边有好多“善”,“忍”外边有好多“忍”,好多好多的“真善忍”,一直到现在也是这样。还有一次我还没睡着,只觉的眼前亮的刺眼,我以为是外边着火了,可马上就看清了,是一个金光灿烂的大法轮,从窗外進来了,落在我的小腹处,我的小腹很热,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舒服的感觉。

修大法后,我们全家都深深的受益了。现在我一家三口都在修炼大法,我们点学法炼功就在我家。

法轮佛法是修佛修道的法,是真修弟子登天的阶梯。是法轮佛法把我从死亡线上挽回来,我由衷的感到喜得大法,三生有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