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100331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3年9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学生,在学校的反“x”教签名活动中签了名,现在我知道法轮大法好,严正声明“签名”作废。

声明人:马庆运 2003年8月29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0月中旬,我因发放讲清真相材料被非法绑架,亲属为我托人找关系,花了很多钱,又通过关系与我通电话,劝我写“保证书”,否则钱白花,人也白找了,写了很快就放人。由于没有过好亲情关,加上自己的错误的认识,就写了“保证书”,但邪恶并没放我,又关了几个月,准备要判刑。可能是为了造政治影响,开始办洗脑班,说不写的要判刑,在这种邪恶的逼迫下,我认为写个假“悔过书”、“保证书”应付过关,想早日回家。可邪恶并没有罢手,可能也看透了我的执著心,非法关押了14个多月才放我。邪恶还是害怕,始终对我监控。半年后,又办了一次洗脑班,怕我不去,撒谎把我骗去强行办理,并说洗脑不好就别回家进监狱,我在这种邪悟和逼迫下又写了“悔过书”、“保证书”。我深感对不起师父的救度,很内疚。当我看到师父讲法说,在迫害中做错的弟子摔了跟头爬起来,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感激。我一定按师父的教诲去做,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世人。走好自己的每一步。所以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任何“悔过书”、“保证书”等书面材料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刘荣勋 2003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重大考验面前,自己由于学法不深,不知不觉地被邪恶带动,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内心真是悔恨万分,不能自拔,多亏师父的洪大慈悲。这段时间里我不断学法、不断的反省自己,在从得法到受迫害的几年里,自己灵魂深处的千百年来形成的人的观念,为名为利,为私为我的心暴露无遗,如果不是学法对照自己,将要面临的是地狱、淘汰、形神全灭。我深深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一步一个脚印的扎扎实实的真修实修啊!如果有一点常人心不去就是极其危险的啊!我这个犯了错的弟子,一定要知错改错静心学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的进程,在此我要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做的一切背离师父、不符合大法的一切统统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彻底清除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

声明人:蔡淑英 2003年8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春得法的。在99年7月20日晨炼时被公安局警察包围,把我们带到公安局,说是公安部有令不准炼功,而后警察对每个人审问:姓名、年龄、住址、工作单位,什么时间炼的法轮功;跟谁学的等等,他们在每个人的笔录上写着“不炼了”的字样,让我们签名。当时邪悟,就给他们签了名。随后他们把我们的身份证要去,限制我们外出的自由。片警还经常到家让我写“保证书”或按他们事先写好了诬蔑大法和谩骂师父的话让我们抄写。都被我拒绝了。有一次居委主任来家让我写“保证书”,说是镇党委交给她任务,不写就没法交待。被我拒绝后,她为了交差,以我的名义写了“保证书”。有两次我不写的办法采用得不理智,很不耐烦的说:“你们还有完没完了?说不炼啦你们还来干什么……不写!”后来,通过学习师父多次法会上讲法和同修的一些体会文章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为此我严正声明:过去不管任何人采用的什么方法以我名义写的或我本人签名的“保证书”和自己所说“不炼了”的话一律声明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坚定实修,多学法,从法上认识法,去掉人的观念,早日跟师父回家。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刘景勋 2003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非法劳教期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对正法与修炼的关系认识不清,面临邪恶的迫害时,在邪恶的伪善与谎言面前,常人之心被带动。在迷惘中,理性不清醒时接受了邪悟,顺从旧势力的安排,做了许多错事,给大法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当我清醒后才知道自己差一点被旧势力毁了,差一点就痛失这万古机缘。是大法的威力与感召,是师尊的无量慈悲挽救了我,给了我改过自新的机会。为了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表明自己重新归正及与旧势力彻底决裂的决心,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期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往后,我要认真学好法,努力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跟上伟大师尊的正法进程,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蔡泽义 2003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98年春得法,起初只是炼炼功,思想上很单纯,没有更多的看书学法。在99年7月20日晨炼时,被公安局警察包围,把我们全体学员带进公安局,逼迫我们写“保证不炼了”,那张纸条是他们早就印好了的字样,逼我们签名。当时我没有考虑太多,没有想到后果的严重性,我就签了。我在这里声明,过去签过的字和口头说过“不炼功”的话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谭政容 2003年7月20日


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为求得世间的安逸之心而向邪恶妥协,被迫写了所谓的“三书”。回来之后经过和同修的切磋,认识到给自己修炼道路上留下了污点。如再不觉醒将面临着不仅是个人的淘汰,牵扯到的将是更大的不可饶恕的问题。为此我在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三书”一切作废。从今以后:
1.多学法,抓紧时间发正念,讲清真相,救度被邪恶蒙蔽的众生。
2.正如师尊所教导的,遇到问题向内找,要学会大度,宽恕,理解别人。
3.请师尊放心,弟子一定会努力的追赶上来,跟上正法进程,堂堂正正地去修炼。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周月霞 2002年5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得大法的,在99年7月20日全国大抓法轮功学员,我们正在炼功,都被警察抓到了公安局,可是因为那时学法不深没有做好,在他们事先写好的“保证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虽然不是真心的,也是违背了师父的教导。不久公安人员又到家找我,不准外出,又签了名,没有想到是顺从了邪恶。我今天声明,不管以前签过什么字都不是真的,都不算的,全部作废。想起那时的所为,真是对不起师父,觉得心里内疚,从今以后一定做好正法的事,好好修炼自己,向世人讲清真相,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苑玉芝 2003年7月20日


声明

我是97年学大法的,当时是因为父亲有病,是为了治病而去学法,当走进炼功场时,心中就有种亲切感,当看到《转法轮》时,更觉得是宝书。通过一段时间的炼功和学法修心,使我知道了“真善忍”,使我懂得了事事处处为他人着想,做好人。身体也健康了许多,多年的鼻炎和胃病都大有好转,我真是得到了好处。正当我全身心投入修炼时,一夜之间邪恶来了,不让炼功了,恶警让我写“保证”,虽然不情愿,但是也被他们逼迫签了字,后来知道了这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在此我郑重声明,以前所写的“不修炼”的“保证”宣布作废。坚定跟师父走。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王云勤 2003年8月26日


严正声明

2001年12月8日,我被邪恶迫害,叫到公安局,家里的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以及资料全部被邪恶搜走。我在公安分局被非法审讯了一天一夜,被迫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书”。2002年7月中旬的一个深夜,10多个公安强行冲进我家中抄家,把我后来找来的大法书和资料又一次全部搜走。他们还不甘心,又强行将我送进洗脑班,一个星期后,我被迫写了所谓的“三书”,他们还叫我在洗脑班上念给大家听。我现在严正声明,我的所写、所说对不起师父和对不起大法的一切所作所为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项锡敏 2003年8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自从修炼大法后,我多病的身体大有好转。大法教我做好人,一心为别人,一心向善。这么好的一部大法,一夜之间被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恶警一拥而上,逼迫我写什么“保证书”,我说我不会写,恶警就替我写好,让我按手印,在他们的逼迫下,我不情愿地按下了手印。现在我郑重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作废。坚决跟师父回家,坚修大法,讲真相,救度世人。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刘桂清 2003年7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是99年走进修炼的,在2001年一次集体洪法时有同修被抓,我被株连,在被抓期间,由于自己有很多执著和学法少,不能在法上认识问题,使自己最后顺应了邪恶,写了“悔过书”。给大法抹了黑,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回来后又走进了正法中来,但由于自己的这一污点,在内心中总有个阴影,后来通过学法认识到自己对大法所犯下的错误和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今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行为的事情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张红梅 2003年8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97年得法,由于学法不精进,被邪恶的谎言所蒙骗,写了破坏大法的东西,做了破坏大法的事。给正法救度众生造成了损失。在师父洪大慈悲和大法弟子的交流中,我醒悟过来,痛心走过的弯路。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做的一切破坏法的文字与行为全部作废。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溶于法中,归正一思一念,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窦中伟 2003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法轮大法是最好最正的法,我父母都是大法修炼者,几年来,他们身心健康,受益非浅。然而,江泽民发动了这场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铺天盖地而来,由于我本人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在邪恶的压力下违心地替父母都写过什么“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声明人:孙兴伟 2003年7月2日


声明

以前我大法没学好,学法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功经常没炼。2001年,邪恶的警车来捉我,我心性没守好,有了怕心,就躲起来了,一直在外面没学法,没炼功,完全是一个常人一样,终于有一天警察来了,问了一些关于法轮功的事,有些我守住了,有些我没守住心性,讲了一些不该讲的话,我一直悔对师父,悔对大法,悔对同修们。今天特此声明:以前由于大法学得少,悟性低而讲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作废。洗刷污点,跟上正法进程。

周映平 2003年8月31日


严正声明

在单位和派出所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 肖坤俊 2003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因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被邪恶强行送洗脑班洗脑,并强迫我写下“三书”和不好的一些“认识”,这不是我发自内心写的。而且被邪恶非法迫害关押2个月之久。现在我终于醒悟了,我要重新回到正法洪势之中。走好大法弟子的每一步路。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的“悔过书”、“保证书”、“决裂书”与违心的“认识”无效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牛津明 2003年3月8日


严正声明

我从前在任何环境下所说、所写都是在邪恶的迫害威逼下违心写的,不是真心的。我现在严正声明,在邪恶残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坚修大法心不动,全身心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声明人:常贵友、王岩 2003年8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因修炼法轮大法,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被邪恶迫害,在几次被非法拘留、关押和判刑3年的过程中,在遭受邪恶的折磨中,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三书”,向邪恶妥协,给大法造成了不良影响。为此,本人特严正声明:过去自己所写、所说的一切与大法相违背的文字、语言一律作废。今后,自己一定认真学法,勇猛精进。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刘旺泉 2003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2001年12月19日,在邪恶的强化洗脑迫害下,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对大法所说、所做错的,我表示深深痛悔。在以后的修炼道路上,我一定坚定对师、对法的正信正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声明人:肖学丽 2003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2001年9月份,我在散发传单时被恶警绑架,在狱中我遭到了恶警惨无人道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向邪恶写了“保证书”,在此声明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努力做到“助师世间行”,兑现自己史前的洪誓大愿。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苏玉金 2003年9月1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无论在任何地方所说、所写都不是真心的,是在邪恶迫害威逼下违心写的,现在我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从此以后,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身心投入正法洪流中去。

安秀芝 2003年8月18日


严正声明

以前无论是我所写还是我父母所写的诽谤大法和污蔑师尊的所谓“保证书”一律作废。我要做师尊的真修弟子,从今后跟上正法的进程,成为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石运芳 2003年9月3日


声明

八月中旬,街“610”和居委会一伙人窜入我家,要我在有损大法声誉的材料和表格上签字,遭到我严词拒绝。但被无知儿子代签了,造成了大错。特此声明所签“材料”一律作废。全面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

声明人:祝彩琴 2003年8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无论在任何地方所说、所写背离大法的东西都是在邪恶迫害威逼下违心写的,现在我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从此以后,坚修大法心不动。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身心投入正法洪流中去。

张俊申 2003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2002年由于学法不深,对大法没有正确认识,在邪恶的带动下说出、做出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声明人:王世红 2003年8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说、所写的所谓“保证书”,声明一律作废!从今以后我要以法为师,加倍弥补,赶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声明人:孙爱和 2003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动了人情,配合了邪恶,签了字,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特此声明我所签的字作废。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坚修大法到底。

李广来 2003年8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受邪恶迫害期间,所做的一切不利大法的事情,不利师父的事情(包括写“三书”等)一律作废!坚定修炼,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李基明、唐玉珍、马成英、王福琴、马成桂、杨振华、何立栋、李再芳、曹明瑞、 龚文鼎、张秀云、龚海亮、曾芳桂、邓安坤、李芝群 2003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说、所写的“保证”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跟师尊正法进程,做一名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贾珍华 2003年6月6日


严正声明

2001年2月,在恶警压力下由别人替我写的“不进京上访、不炼功的保证”,现在我声明作废。紧跟师父正法进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郑国林 2003年9月3日


声明

以前我说过、写过的对大法不利的东西一律作废。坚定跟师父走,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香兰 2003年8月31日


严正声明

2001年在劳教所、洗脑班所说、所写的背离大法的一切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修炼。

声明人:于秀娥、李秀敏 2003年9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