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面无漏的考验中走过来(三)

【明慧网2003年9月6日】那么,能够从这样凶险的环境中走过来,那力量的源泉在哪儿呢?我们认为,就在于上文提到的:郑毅坚重视在一思一念上修自己,真正能够做到“溶于法中”。其实这不仅是修去对时间执著的途径,也是修去所有执著和体现出正法弟子状态的力量根源:一思一念在法上了,一思一念也就带有了法的威力,是任何邪恶所不能阻挡的。以下是郑毅坚在证实法中的几个言行片段,和大家交流。

(1)2000年5、6月份,师父在“7.20”以后还没有关于这次劫难本质的深入讲解,很多在狱中备遭迫害的大法弟子对当前形势感到很困惑,迷茫,甚至希望逃脱这种环境。针对此,在一次缝球劳动中,郑毅坚对周围的同修讲:“我有时也在想:怎么会这样呢?但不管怎么样,你的心有没有达到那种在任何环境下都那么清凉、都那么美好的境界?如果还没有,那么,环境不还在嘛!赶紧利用它,赶紧修呀!”诚然,按照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是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劳教所的环境;但是,如果不能承受、不能做到反过来利用艰苦环境严格修心的话,正环境就成了空谈;而一旦一位弟子真达到了在任何环境下心都那么稳,邪恶也就找不到迫害的借口了。

(2)2001年2月,一位在劳教所已遭迫害一年多的大法弟子在闯过了20多次暴打、闯过了45天的熬夜折磨后、闯过了至亲因不堪承受迫害而死带来的巨痛后,对时间的执著却越来越重,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顺着他的执著拼命演化假象,该大法弟子在阴暗的劳教队车间里看谁都象是在1000年前和他一起被关进了这个荒凉的山洞(此处不是文学性的比喻),那种凄凉剜心透骨;加之此时另外空间邪恶因素趁势进逼,控制恶警给他布下了“电阵”,三天之内遭了四次电刑,头心都被电糊了;另一方面,正念又未消失。两种力量在他的心灵中激战,在承受中,他都快崩溃了。恰此时,在某晚的所谓“学习”时,他刚一坐下,就感觉被一个强大的祥和的场笼罩,身边的大法同修郑毅坚就轻轻提醒他,语调祥和宁静:“让自己的一思一念溶于法中。不要老想着出去。你修得没有心了,在外边在里边都感觉很超然,那时它自然就留不住你了;你心浮气躁,执著太盛,逃出去了,也难受。”

这个祥和之场、这番话,使那位同修想起了《转法轮》中的“能量场”一节。那位弟子在接下来又经历了一番漫长的痛苦心灵奋战后,终于在6个月后又于法中奋起,没有在邪恶警察的连续暴打中屈服,更击败了熬夜、劳动摧残等折磨,直至在默念法时体现出种种神迹(比如用功能将迫害法的恶人惩罚得卧床不起、或将行恶的劳教犯用功能进行加期惩罚──再示之以善恶必报的法理,对方有所悔悟后,再用功能撤掉加期惩罚,从而使该劳教犯连声称“服”,并表示出去一定找大法书看)。他本人做到不劳动、经常跟外界电话联系、从劳教所自由往社会寄证实法的材料,警察们却不得不寄,甚至不得不专门拿出时间让他进行写作,并且还免费提供信封信纸(该大法弟子在寄出后还要进行电话追踪看是否按时按地寄到)。入夏后本人随时可冲凉水澡驱暑(要是普通劳教在劳动时未经“批准”自己洗一次澡,可能会被打个半死)的异乎寻常的状态,最后结束了两年半的囹圄生活,在恶警的无可奈何中昂首走出铁门。

(3)2000年8月,邪恶的熬夜折磨战刚结束,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安排到车间里坐马扎,因熬夜折磨对他们来说已失效,此时已不再熬夜,但是经常用高音喇叭播放诽谤大法的文章。坐马扎的时候,有的弟子觉得战胜了邪恶的熬夜进攻,心安理得地靠墙休息。但是坐在后面的郑毅坚轻轻地跟休息的大法弟子说:“哎,一整天就这么睡过去了,太可惜!”靠墙休息的弟子此时还很迷惑:现在又不熬夜,赶紧迷糊一会调整一下,怎么不对呢?但是他也没说什么。直到近9个月后他在邪恶的重点迫害中奋起精进,回想起这个细节时才突然明白:当时郑毅坚在干什么?他为什么一整天都正襟危坐稳如泰山?他的脑中全是法啊,他利用一切时间、一切间隙让自己沉浸于法中,让人心消融在法的海洋里,大法重铸了他,因此也形成了巨大的镇邪灭乱的力量源泉。为什么邪恶见了他就怕?大法弟子的心中法的力量越强大,仿佛光明越强烈,黑暗见了自然要被驱散;而这是在一思一念上让自己溶于法中达到的。从这个高度来看,看偷点空就“休息”的同修,能不觉得“可惜”吗?当然,悟明了这个道理,该同修也是这么做的,最后正念闯出劳教所。

(4)还有的同修问过郑毅坚:“正法的间隙你想什么?”郑毅坚答:“全是法。”同修又问:“哪篇经文?”郑毅坚说:“可能是任何一篇经文。当然,也可能只是一句话,比如我现在最经常默念的一句话是---‘……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有时就这一句话,一念一整天,胸无杂念,能量场极强。”在师父传授正法口诀之前,劳教所一队从很早就有多名弟子开始默念大法,在间隙时间,在闯关之时,一句大法在心中,反反复复,光华烁烁。后来这位同修也开始默念法,法中的一句话就可以帮助他驱散一切时间执著,长时间坚持默念时感觉能量场极强,此时再闯邪恶的暴打关怕心全无,昂扬过关,邪恶震服。

该名同修还曾问过郑毅坚:“面对邪恶的暴打时你想什么?”郑毅坚答:“就是正念。”(当时大概在2000年初夏,师父关于“正念”的一系列经文、讲法尚未下来) “正念到底指什么?”郑毅坚说:“比如,一段经文。那是有很强的能量的。在能量中,你不怕,也不疼。”

这在大法中焕发出来的能量和威力,使得无论邪恶怎么逞凶,神奇的大法弟子却“不怕,也不疼”,这正是大法弟子郑毅坚在令常人毛骨悚然的恐怖鬼蜮中神迹频频的力量源泉,也正说明了法的威力无限,关键是我们自己怎么去同化。

这一切正说明了:“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进要旨(二)》排除干扰)所以,师父反复教诲我们要多学法:“作为大法弟子,能够做好正法的事、圆满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学法。无论怎么忙都不能不学法。这是圆满的最大保证。(《精进要旨(二)》致词)”;“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精进要旨(二)》走向圆满);“而为了使大家能够修炼、能够提高上来,那么在这部法里,我已经把使人能够修炼提高上来的一切因素都贯穿在里面了。只要你去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大法弟子,无论你在任何一种形势下,任何一种情况,你都得学法,都不能忽视自己的同化与提高,都不能忘了学法。”(《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无论怎样,只有坚持学法,才能去掉常人之心,才能去掉执著,从而达到不为常人中一切所动。”(《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从对宇宙大法的坚定正信中生发出正念,有了坚定正念就会有正行。

(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