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名胜,胜似名胜”——新加坡旅游点上发生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9月6日】在与大陆来的旅游者接触中,尽管其中有酸甜和苦辣,但我与其他在旅游点讲真相的同修一样:乐此不疲。有几件发生在身边的小小故事使我久久不能忘怀,现在把它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知道你们是好人”

一天,我正在熙来攘往的中国游客中讲真象,有一位中国游客来到我跟前问:“这里有洗手间吗?”“有啊,不过在那边。”我边说边用手指着较远处。她顺着我手的指向望了望,又回过头来看了看停在另一端的旅游车,接着抬起手看看表,看情形显得有点焦急和不知所措的样子。我便主动上前问:“离你们开车还有多少时间?”她说:“还有一刻多钟。”“时间来得及,我带你去,你自己不好找。”:“那太好了,谢谢你。”我的话不禁使她喜出望外,刚才那焦急与为难的脸色一扫而光。于是我们边走边聊:“你知道吗,我们炼法轮功不只是强身健体,更重要的是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她赶紧接过话茬说:“我知道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所以我才向你问……”我接着说:“江泽民打压法轮功是错误的,那全是造谣和栽赃。”这位游客心有不平的说:“其实,你们炼功也碍不着谁,干嘛不让人家炼!”她还说:“我们单位有一个炼法轮功的,人可好了,镇压后,领导三番五次地找他谈话,不让他炼。但他态度很坚决,毫不动摇,领导拿他没办法。不过后来,……后来他就失踪了,再也没见到他。”她的话语中满怀着对打压者的不满与对大法的深切同情。在告别时她又感谢我一番。她走了,可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她说的那位同修现在怎样?现在他在哪里呢?

老乡的一席话

说起这事,那还是“萨斯”潮之前的事。我正在闭目打坐,突然听见有人说话:“我可以在这儿坐一会儿吗?”听话音儿离我很近了,我就睁开了眼,一看是位女士,40来岁,很面善。我心想:这送上门的洪法对象岂能不欢迎。我指身边一个空闲炼功垫子连忙说:“可以,可以,请坐。”待她坐下后,我说:“听口音很熟悉,你从中国什么地方来?”,“我是S市来的。”“那么说咱们也算老乡了,我是B市的。”“那你离我们不远。她接着说:“和我们一起来的也有一个B市的。”于是这位女士转过身让不远处的一个同伴去叫他们一起来的那位B市的人。

我对女士说:“法轮功是好的,现在有60多国家的人炼,……还有,天安门自焚,那是江泽民政权一手导演的。”她边听边点头:“噢,噢,我知道了。”我问她,“法轮功在国外的情况你们了解吗?”她说“这个我们也知道一些。象这次出来经过香港我们就看到了他们发的传单。再说——。(她压低了声音)国内的法轮功他们也挨家挨户的送传单。有时早晨我取牛奶,在奶箱里边就发现有传单。”她说:“法轮功就是好,我们楼上有几个炼功的,他们个个身体好!”

这时,找人的回来了冲我们说:“哎!这位就是B市的。”我一看,来人是个高个子男士,长得一副耿直和善的面孔,他边走边自我介绍说;“我就是B市的。”到我们身边就坐下了。在寒暄了几句之后,就很自然的谈到了法轮功在海外的形势。又关心地问我们是怎么来这里的,怎么生活……。我说:“它们要我们参加洗脑班,不让炼功。你想啊,炼功既强身又作好人,凭什么不让炼?”老乡赞成的说:“就是嘛!”我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师父给了我们那么多,怎么能背叛大法背叛师父呢!”我的老乡说:“是啊!我跟你说,别看我不是法轮功,可我信。我认识不少炼功的,我从心眼里佩服他们!”他接着讲了国内大法弟子怎么了不起,“他们可坚决了,现在都转入‘地下’了。”他还绘声绘色地说:“有一天,我看见满市到处都挂着大大小小的条幅啊,什么‘法轮大法好’啊,……可把它们给震了!”

听到这,我仿佛身临其境,深为国内大法弟子的壮举感到自豪。老乡和那位女士在其同伴催促下依依不舍地起身告辞,老乡紧握我的手:“老乡再见!你放心,回去后,我一定替你们宣传!”老乡的一席话使我振奋,国内同修真了不起!

活的传媒

新加坡,这座美丽的花园城市,每天都吸引着很多中国游客造访,他们三五天就返回国内。毫无疑问:这些人回去后,他们肯定会把在这里见到的炼功场面,听到的大法的真象讲回去;他们也会将他们拍摄的珍贵的大法活动的图像与其亲朋好友共享。正如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大法在国际上的形势他们看到了就会到国内去讲,跟他们的亲人、朋友去讲,他们就是个活传媒。不管他们对大法认识多少,了解还是不了解,他们都会把这种形势讲回去。”另一方面,这些人出国来也把那里的有关消息反馈过来。如,有的游客看我们的真象资料时说“这个(指追查国际关于自焚的声明)我在国内看到了。”“是国外发的电邮。”有的边看边说:“我们单位电传经常收到海外发来的法轮功传单,我们都看到了。”也有的人对发资料的同修客气的说:“谢谢,我不要了,我在国内就看了,是那个电邮传来的。”也有的说;“不用给了,我家里有,是寄来的。”象这样事例很多。

还有一件事很让人感动。是这样,8月9号那天我在发传单,有一位40来岁的男士,在距我3、4米远处手指一建筑物问我“那是什么地方?”我告诉他“那是‘滨海艺术中心’,是新建的。”他噢了一声表示明白了。可是他又来到了我身边,紧紧抓住我的手,接着用很小声音说:“我跟你说,其实我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我是故意问你。”他又把握着的手晃了几下,“跟你说,我不是炼功的,可是我支持你们!”随即他走开了。不大功夫他站在摆在地上的真象图片边看边比画,接着向我招手让我过去。我过去后,他指着图片对我说:“关于起诉江泽民的事情,我在国内就知道了。”我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经常听法国台,我是从法国台听到的。”接着他对也在观看图片的他的同伴们说,“法国台说有好多国家起诉江泽民,……”不由得他的同伴们会心地笑了起来!

不是名胜,胜似名胜

新加坡大法弟子坚持在著名景点正法已有多年了。无论风里雨里,以及来自各方面的干扰,他们都一如既往、锲而不舍地坚持着。由于大法弟子主动向导游人员洪法、讲真象,真诚的与其沟通交朋友,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使一些原来不理解、不支持我们的,逐渐改变了态度,有的还成了朋友;见面必打招呼,寒暄几句;忙时就招招手或点头示意。由于与他们关系的改善,给我们向游客讲真象创造了较好的环境。

最近,我们看到了一位很友好的女导游,我们几个同修主动上前和她打招呼,她很礼貌地回应之后,就以钦佩的口吻对我们说:“你们真坚韧,你们很辛苦啊!”听她这发自肺腑之言,不由得我想起发生在一年前往事:记得是某个周六,我们正在打坐。突然听见有人说“你们辛苦了!”我与旁边的同修睁开眼看,站在面前的是一位导游小姐,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来她是那么的诚恳和深情。我们说“谢谢!”那时的情景我仍记忆犹新。没想到,一年后竟然又遇到一位好人从心底里向我们表示深切的同情。

我们讲真象的地方,也成了很多旅游者喜欢的“名胜景点”了。不管游客来自哪个国家,当走到我们跟前时,会不由自主地停下来问导游“那是干什么的?”“是法轮功。”导游介绍说。也有的导游带队经过我们处时,就主动介绍说:“各位,那是法轮功,他们在这里是合法的……。”“法轮功”三个字已经成了国际通用的语言了。经常有各种肤色,操不同语言的游客拿着摄象机或照相机对准我们炼功人,把这难得一见的情景拍摄下来。还有的游客或站在我们前面或站在一起拍照留念;有的还学着我们炼功的动作造型拍照,场面很是感人。

另外,摆在地上的真象图片,更吸引着一些渴望了解真象的可贵的中国人,他们或站或蹲,看得那么专注、入神,竟然忘了去看风景了。导游或领队不得不再三的催促他(她)们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有位40来岁女导游更值得一提。我听同修讲,由于她以前受负面影响较深,因此对我们很不理解甚至不够友好。然而,在真相面前,她终于觉醒了。一次,她带的团中有北京来的警官,她指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图片问警官有无此事。该警官说:“有,那是真的。不过我没打过。”后来她把了解的情况告诉我们,她说:“因为我对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半信半疑,所以我才问他,这回我真的信了。”还有一次她带的团是河北某县的官员。由于是组团来的,他们不敢拿传单。她索性把团带到炼功点,她面对游客,一手指着我们说:“各位先生,这是法轮功。在新加坡政府允许宗教信仰自由,法轮功也一样,在这里是合法的,是受法律保护的。……这些图片各位可以看看,……”她客观、公正的介绍,俨然是在介绍一个旅游名胜。的确,我们这里是难得的一方净土,虽然不是名胜景点,然而,她在一些人的心目中却胜似名胜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