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短片:审判江泽民;从“大跃进”到大饥荒等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九月六日】([注]本网站所转载的外界评论不代表法轮功学员的认识。)

  • 审判江泽民(2003年11月12日更新)

  • 天安门自焚案

  • 从“大跃进”到大饥荒

  • 从开国元帅到里通外国

  • 从大鸣大放到反右运动

  • 刘文彩真相

  • 六四惨案

  • 中俄边界争端

  • 古罗马宗教迫害与瘟疫

  • 审判江泽民(2003年11月12日更新)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线观看(6分25秒)下载观看(1.6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线观看(6分25秒)下载观看(10.7MB)

    江泽民被告上法庭

    2003年9月14日,中国外交部在其网站上刊登了一篇内容含糊的短讯,题目为“外交部谈美法院撤销法轮功诬我领导人案”。

    [字幕]谁被告了?为什么被告?诉讼案到此就结束了吗?

    2002年10月,饱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江泽民访美期间,以“群体灭绝罪”、“酷刑”和“反人类罪”将其告上了美国伊利诺伊州联邦法庭,控告它在过去的3年里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行。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意孤行地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四年来,它动用了整部国家机器,通过它控制的凌驾于国家宪法之上的“610”办公室,使用包括强制洗脑、劳教、判刑、精神病院虐待、酷刑折磨、甚至性虐待和肉体消灭等手段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至2003年10月21日,已有803名法轮功学员被证实直接死于警察和被它威逼利用的犯人的酷刑折磨。而据中共官方内部统计,仅2001年10月底当时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就已经高达1600人。被非法劳教、判刑、关进精神病院和洗脑班的更是不计其数。

    江泽民表面上对起诉案一直保持沉默,暗地里却以中美关系相威胁向美国政府施加压力,试图让美国政府撤销对他的起诉,同时在国内大肆抓捕参与控告的法轮功学员,以消灭证据来源。

    2003年9月12日,美国伊利诺伊州北区联邦法庭裁定,江泽民享有国家元首豁免权而从程序上驳回了此诉讼案。然而程序上驳回并不意味着这起诉讼案的结束,法轮功学员表示将继续向美国联邦中级以至高级法院上诉。事实上全球范围对江泽民的起诉已经开始,法轮功学员已在比利时、西班牙控告江泽民,并将在法国、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把江泽民告上法庭。

    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不惜耗用了国家经济资源的四分之一,使国家背负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它不仅直接把上亿的善良民众树为敌人,而且彻底摧毁了中华民族的道德和良知。在它的统治下,不仅法轮功学员被迫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而且举国上下社会风气败坏,贪污腐败盛行,治安恶化,娼妓遍地,人民怨声载道。

    借“六四”血案上台的江泽民,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拉拢培植自己的亲信,并纵容包庇家族和亲信们贪污腐败,盗用国家资产。贪官们在全国各地利用国家工程的名义大量盗取国库银行,而工人则大量下岗,大批企业破产。

    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它还以出卖国土为代价讨好邻国。在它统治期间,割让了面积相当于几十个台湾的领土。

    在海外,江泽民以经济利益拉拢、诱骗甚至威胁海外人士,使一些人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丧失做人的良知。它甚至不惜牺牲国家的利益和尊严,干涉他国内政,骚扰海外法轮功学员,迫害正义善良人士。美国公民李祥春医生由于修炼法轮功于2003年1月回国探亲时被捕,判刑关押至今。台湾法轮功学员林晓凯于2003年10月7日在上海观光访友期间被上海国家安全局秘密拘留。

    2003年9月30日,来自欧、美、亚、澳四大洲的近一百个团体和个人宣布共同发起成立“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把江泽民送上良心道义和法律的审判台。


    从“大跃进”到大饥荒

    从“大跃进”到大饥荒

    一九五八年三月,中国大陆开始了一场“大跃进”运动。中央提出“三年基本超过英国,十年超过美国”的目标。乡下人砸铁锅,城里人拆钢窗、卸暖气管,用“土高炉”炼出了三百多万吨废铁。农民丢下农活去“找矿”、“炼钢”,大量成熟的庄稼烂在地没有人收获,或者收割草率而大量抛撒。

    那年粮食产量比一九五七年仅增加百分之三点四,但由于害怕被扣上“反对三面红旗”的帽子,害怕当“大跃进消极分子”,全国上下虚夸吹牛成风,粮食产量层层加码,汇总到中南海,就变成了翻一番。有些地方粮食产量“被近四倍地虚夸”,使国家征购任务成倍增加,而留给农民糊口的只是一些土豆。

    由于受到“翻一番”的假数字的欺骗,全国各地“放开肚皮吃饭,鼓足干劲生产”的口号风行,公社食堂在无计划用粮的情况下肆意浪费,有的地方甚至搞吃饭比赛,“放”了几个月后,粮仓也就空了。

    到了一九五九年春天,许多地方已处在饥馑的边缘,发出了饿死人警报。仅山东、安徽、江苏等十五个县统计,就有两千五百万人“无饭吃”。

    在这种形势下,中共又发动了“反右倾”运动,整肃了一千多万名“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许多干部唯恐“右倾”帽子落到自己头上,谁也不敢为“无饭吃”的农民疾呼。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四年间,大陆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可怕景象。

    据作家丁抒的《从“大跃进”到大饥荒》一文记载,大跃进导致至少三千万人非正常死亡。其中绝大多数是饿死的。这个数字超过了中国两千年来非正常死亡人数的总和。


    从开国元帅到里通外国

    从开国元帅到「里通外国」

    彭德怀1898年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县的一个贫苦农家,不满十八岁时投到湘军。1928年7月,彭德怀率团在平江起义,将所部改为红五军。从此后彭德怀为共产党艰苦征战,立下赫赫战功,包括著名的“百团大战”。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彭德怀以志愿军统帅的身份最先进入战火纷飞的朝鲜,历时两年有余,耗尽无穷心力,终于为中共打下了这场硬仗。

    1958年,中共开始了一场“大跃进”运动。全民大炼钢铁,虚报粮食产量,说谎和浮夸成风。到1959年初,许多地方发出了饿死人的警报。

    1959年7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庐山召开。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万言书”,坦率的指出了“大跃进”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结果被扣上“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的首领、“里通外国”等罪名,并被撤销了国防部部长等职务。

    接下来的三年大饥荒证明了彭德怀当初的意见是正确的。当彭德怀再次上书要求平反时,中共中央成立了专案组,彭德怀永世不得翻身。

    文革期间,彭德怀被揪上了批斗台。由于他拒不承认强加在自己身上的莫须有罪名而被红卫兵殴打致肋骨骨折。后来还被挂着大牌子,光着头被押在卡车上游街。至67年末止,彭德怀共遭受12次万人大会批斗。

    大批斗过后,彭德怀被囚禁在十几平方米“病房不像病房,监狱不像监狱”的黑屋子里,1974年11月29日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人世,死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同志”、部下,或朋友。

    四年以后的1978年,中共中央为“彭大将军”平了反,里通外国的野心家、阴谋家,又一跃变成了“优秀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领导人”。

    彭德怀是中共历史上战功最显赫、个性最鲜明、结局却是最悲惨的“开国元勋”。


    从大鸣大放到反右运动

    从大鸣大放到反右运动

    一九五六年二月,中国共产党发出了“艺术上百花齐放,学术上百家争鸣”的号召。宣布每人都有「独立思考的自由,有辩论的自由,有创作和批判的自由,有发表自己的意见、坚持自己的意见和保留自己意见的自由」。这对经历了过去几年一个接一个全以知识份子为对象的运动的人来说是难以置信的。

    然而,这一次中共中央的态度实在是诚恳得很。中宣部长陆定一于七月二十日对出席会议的各省市管宣传、文化、教育的官员们大声呼吁,要他们让大家讲话:「人家不讲话,我们就耳不聪、目不明,再过几年就变成木乃伊了。」

    共产党的诚恳态度终于收效了,春风吹到玉门关,不久前被中共的整人运动弄得心惊胆战的人们,终于解除了戒心。一位教授对中共的诚意万分感动地说:「争鸣这个方针的提出,只有在优越的社会主义社会才有可能。党和毛主席真是伟大!」。于是,许多人说出了憋在心里多年不敢说的话。

    自从共产党执政,所有的报纸都成了「党的喉舌」。如今党欢迎人们说真话,当然也包括那些充当喉舌的人们,于是新闻界也「『鸣』起来了」。

    一九五七年五月,一场反右派运动开始了。一时间全国各地工人群众在党委和官办工会操纵下纷纷举行大规集会「声讨」右派份子,昨天还被视为真理而受到热烈欢迎的种种勇敢的真知灼见,立刻成为「射向党和社会主义的毒箭」;因大胆为民代言而被视作英雄的人物,顷刻间便成了「一小撮敌人」和「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开始了二十余年暗无天日的贱民岁月。

    据作家丁抒的《阳谋》一文记载,中共中央官方宣称有五十五人被打成「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右派份子」,而当年内部机密文件的数字则是一百零二万人。这还不包括未经过必要程序被作为右派处理的人。


    刘文彩真相

    刘文彩与“地主庄园陈列馆”

    在中国刘文彩可说是家喻户晓。以他为主角的“水牢”、《收租院》曾红极一时。

    历史上的刘文彩,是中共统战对象,他既有助长烟毒、搜刮民脂民膏的一面,也有慷慨兴学、济困扶危的一面。是个复杂形象的混合体。

    1958年,中共开始在四川筹办地主庄园陈列馆。为了给人们灌输“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思想,中共拨款十多万,相当于当时五千名青年工人一个月工资的总和,建了五个大展馆,其中除序馆和第二馆有少量实物外,其余陈列内容全部是艺术家们根据政治需要凭空捏造。

    在《收租院》的雕塑作品中,刘文彩被描绘成一个利用权势、暴力和各种酷刑,逼得老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恶魔。收租院简直就是活生生的人间地狱。这些想象出来的人物和悲惨故事欺骗了数以千万计的参观者。

    在庄园陈列馆所有赝品中,知名度最高、对时局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水牢”。

    当时的省人民代表、劳动模范、共产党员冷月英自称是侥幸从水牢里活着出来的仅有的一个人。其实她只坐过7天刘文彩侄儿刘伯华的地牢。可是出于政治需要,这个地牢硬是被说成是刘文彩的水牢。

    冷月英是这样描述水牢的:“这个人间地狱里灌满了水,尸骨堆积,冰冷刺骨。腥臭难当。牢里还有一个囚人的铁笼,上下四周密布铁刺和三角钉,被关进去站不能站,坐不能坐,休想活命。”

    1995年,作家笑蜀来到四川省大邑县实地采访,搜集到大量第一手材料。他所著的《刘文彩真相》一文证实刘文彩的收租院和水牢及陈列馆中绝大多数的展品都是捏造的。

    然而这些本来为了给群众洗脑而捏造出来的酷刑和罪恶,如今却被中共如数用来镇压异见人士、宗教信徒和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六四惨案

    六四惨案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此时的中国大陆,在中国共产党1949年建政以来一个接一个政治运动的摧残下,已是奄奄一息,处在亡党亡国的边缘。为了自救,中国共产党不得不推行改革开放的政策。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国人如梦初醒,意识到中共的集权统治和愚民政策乃是所有不幸的根源。

    改革开放给中国的经济带来了一线生机,也使善良而健忘的国人对一向自称“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生出了一线希望。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的溘然去世。出于对旧岁月的恐惧和对自由的渴望以及还对中国共产党仍然报有的一点幻想,以学生为主的百万群众以悼念胡耀邦为由走上了街头,希望能推动中国的政治改革向前发展。

    然而事与愿违,5月19日,中共中央另一个改革派总书记赵紫阳被迫下台。同时,北京市部分地区开始戒严。

    6月4日凌晨,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机枪和坦克开路,向天安门广场挺进。善良的学生和市民们心中那一点点天真的幻想很快就被无情的子弹和隆隆的坦克碾得粉碎。

    一些目击者说,他们看到有解放军从军车上卸下汽油,怀疑是给混在群众中的公安内线烧军车作准备的。

    随后中共中央将这次请愿定性为一场“反革命暴乱”。宣称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一个人。而据《中国六四真相》一书记载,海外媒体报道的死亡人数在一千到三千左右。这位挡坦克的年轻人被后来上台的江泽民秘密处死。

    据作家沈江的《江泽民身世探源》一文记载,江泽民是借六四惨案,靠他的“能歌会骗”,隐瞒家庭出身,编造历史,以及善于溜须拍马的本领而一举登上总书记的宝座的。他是六四惨案的最大受益者。


    中俄边界争端

    中俄边界争端

    康熙28年,即1689年,中俄双方正式签署了第一个平等的边界条约《尼布楚条约》,明确规定:中俄两国以外兴安岭至海,格尔必齐河和额尔古纳河为国界。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西方列强不断侵略我国领土。沙皇俄国趁火打劫,通过《瑷珲条约》《北京条约》和《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从中国掠夺了15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

    1900年7月24日,沙俄17万大军侵占中国的江东六十四屯,对十六万居民进行强奸和杀戮。1912年,沙俄乘外蒙古叛乱之机,直接吞并了面积相当于贵州省的唐努乌梁海,连不平等条约都没有签。

    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列宁在1919年发表对华宣言,声称凡是从前沙俄时代用侵略的手段取得的中国领土,一律放弃。第二年他又重申了此项内容。

    中国的历届领导人,无论是蒋介石、毛泽东还是邓小平都拒绝承认《尼布楚条约》后所有的不平等条约。然而1999年12月9日,江泽民却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缔结条约程序法》,未经人大批准与俄罗斯政府签定了《中俄全面勘分边界条约》。

    条约承认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包括江东64屯和海参威军港等相当于32个台湾的俄占中国领土永远归俄罗斯所有;同时吉林省的图门江出海口和1953年联大裁决为中国领土的唐努乌梁海地区也划给俄罗斯。这等于彻底否定了《尼布楚条约》,承认了晚清政府与俄国签订的所有不平等条约,抛弃了我们本可以象收回香港一样收回主权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同时中国军队后撤100公里不设防。对于这次签约,人民日报只作了简短的报道,没有公布条约具体内容。

    中国因为人口问题,人均耕地面积仅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3,而江泽民放弃的黑龙江以北和乌苏里江以东的领土却与东北三省的面积一样大,那里不但土地肥沃,而且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和矿产,也是中华民族未来最为宝贵的生存空间。

    此外,江泽民于2001年2月正式将云南老山和广西法卡山划归越南所有。2001年5月,江泽民又将27,000平方公里有争议的中国领土划归塔吉克斯坦。


    古罗马宗教迫害与瘟疫

    古罗大瘟疫

    根据罗马史学家塔西图(Tacitus)的记述,公元54年至68年间,古罗马皇帝尼禄(Nero)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嫁祸于基督徒。

    为了煽动民众的反基督教情绪,尼禄指使一些理论家编造了不少针对基督徒的谣言,把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强加在基督徒身上。

    尼禄还命令将不少基督徒投进竞技场中,罗马权贵们在大笑中看着这些人被猛兽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与干草捆在一起,制成火把并排列在花园中,然后在入夜时点燃,照亮皇帝的游园会。

    公元125年,罗马发生第一次大瘟疫(Plague of Orosius),夺走一百万人的生命。

    一位教会历史学家约翰见证了第一次瘟疫:“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腹部肿胀,大张着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尸体重叠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
    在海上的薄雾里,船只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
    四野满是变白了的挺立着的谷物,根本无人收割贮藏,大群快要变成野生动物的绵羊、山羊、牛及猪,这些牲畜已然忘却了曾经放牧他们的人类的声音。
    在君士坦丁堡,死亡人数不可记数……尸体只好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恶臭。”
    公元166年,罗马发生第二次大瘟疫(Plague of Antoninus or Galen)。“每天死2000人,皇帝Marcus Aurelius 也未能幸免。罗马人口被灭掉三分之一,首都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

    公元250年,僭主德修斯发出敕令,命令基督徒必须在选定的反悔日放弃自己的信仰,否则将受到地方总督的审判。身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罚为奴隶,或被没收家产;最坚定者被处死。至于平民,处境更是悲惨至极。

    同年,罗马开始第三次大瘟疫(Plague of Cyprian),每天约死5000人,波及整个罗马,一直持续16年之久。

    参考文献
    http://www.bhc.edu/academics/science/Remedib/Bio135/Ancient_Plagues/tsld012.htm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