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关押在白马垅劳教所的坚贞不屈的大法弟子群像

【明慧网2003年9月6日】提起笔时,头脑里那一丝丝记忆,马上连成一幕幕可歌可泣的悲壮画面,呈现在我的眼前,大法弟子那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呐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炼功无罪!”犹如惊涛骇浪,不断地在耳边回荡。我仿佛又回到了那震撼寰宇的一刻……

胡月辉,女,44岁,益阳人,在反迫害一年多时间中,坚持绝食抗议,受尽各种酷刑折磨。记得有一次,4个特警手持电棒,将她和另一个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在一间房里,关紧门,从上午电到下午,可胡月辉决不动摇,被一直电到下午,最后人事不知,昏迷过去。被抬到医院抢救时,连医生都说,怎么打成这个样子?太惨了,浑身没有一块好地方,又红、又紫、又肿。后来,全身真脱了一层皮。

记得2002年大年三十、初一,7、8个“押控”人员(吸毒的、卖淫的、诈骗的)联手打大法弟子,打了这个打那个,其中胡月辉、熊瑞连被打的时间最长,熊瑞连被当场打晕在地。我们的同修就这样默默地承受着,真正做到了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胡月辉在绝食一年多的时间里,每天承受着捆住手脚、打针、用竹筒灌食、插胃管等非人折磨。一口洁白的牙齿只剩下几个。她坚持每天凌晨4-5点起来炼功,经常能听到她的喊声“炼功无罪!”,经常被几个“押控”人员捆住手脚,用擦地布、胶布塞住了嘴。为了真理,为了救度世人,在反迫害中,在邪恶面前,她始终正义凛然。

常兰,女,38岁,湘潭医科大学毕业,主治医生、副教授。2002年9月被非法关押在“攻击队”,恶警们逼她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常兰心想,学法炼功堂堂正正,为什么要写保证书呢?这不是践踏人权吗?践踏信仰自由吗?一定要坚持正义,决不妥协。恶人见她不“配合”,就将她双手吊铐,站立在桶子上,八天八晚不能睡眠,曾晕死过三次,后送医院抢救才脱离了危险。

金福婉,女,20多岁,为了抵制迫害,绝食了2个多月,身体非常虚弱,记得有一次,恶人给她打针一连扎了36处才扎进去,旁边的人无不流泪。

陈伟平,长沙医院护士,女,44岁。只为学法炼功做好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为了反迫害绝食半个月,恶人又将她送入劳教所。从踏进劳教所大门那天起,7个多月的时间,一直没喝过一口水,吃过一口饭。因为我们大法弟子是无辜的,是被迫害的,我们学法炼功只为做好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更好的人,何罪之有?在承受长期迫害的痛苦中,40多岁的陈伟平被折磨得象60多岁的老大娘,头发也脱落了。

夏婷,32岁,浙江(一说江苏)人,大学学历,只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2年,在白马垅劳教所受尽折磨。在一次绝食抗议迫害中,她被注射了迷魂药,针头刺中了中枢神经,造成了她记忆全部丧失,走路东倒西歪,说话口吃。因她很坚定,被非法加教了一年。坐满三年回家那天,暴徒们竟恬不知耻的逼其家人交3000元“医药费”。家人忍无可忍地说:“要钱可以,先把我的人恢复成原来的健康人,被你们迫害成这样,还问我要钱,我还没告你们呢!”

陈偶香,40多岁,岳阳平江人,2002年10月下旬被调入“攻坚队”,仅6天时间就被暴徒们折磨致死。据悉,恶人将她双手反铐,前面一台电视对着她放诽谤大法的录像,“押控”人员两边站,强行逼她妥协,否则就拳打脚踢……第一次,她晕死过去,抬去医院抢救,回来后,恶警继续铐住她的手和脚,残酷地迫害她。第二次晕死过去,抬去医院,再也没有回来了。

左淑纯,女,42岁,长沙人汽公司。2001年3月上旬,被恶警用竹筒灌食致死。

谭云锋,女,30多岁,怀化人,2002年9月7日,为反对迫害、抵制邪恶,她参加了绝食抗议,后下落不明(内部反映,9月7日灌食死亡一人,但不知是谁)。

曹静珍,女,益阳人,52岁,2001年大年初一,只因学法炼功,被特警用电棒电得在地上打滚,晕死多次,后恶警又将她抬去禁闭室,双手反铐在铁门上,恶警穿着皮鞋不断的踢她的腰部,致使她三腰骨断裂、内脏出血、吐血、拉血,不能进食,开始,善良的她面对恶警的毒打,和善的告诫它们,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对你们的子孙后代不好。谁知恶人听了更是变本加厉。当时,妹妹曹芝兰(50岁)也同时被关在禁闭室。听到姐姐一声声惨叫,便大声喊着“姐姐,你要忍啊!”8个月的时间,恶人们把曹静珍折磨的骨瘦如柴。最后,只剩下2克血色素才送回家,不到一个月便去世。

刘彩云,女,30多岁,岳阳(一说怀化)人,2001年,在反迫害中,绝食8个月,恶警见危在旦夕,怕担责任,就将她送回家,4天后便去世。

陈胜桃,女,40多岁,岳阳(一说怀化)人,2001年被恶警用电棒电得路都走不稳,摔下楼去,造成瘫痪。

王富花,女,30多岁,郴州人,在抗议迫害的绝食中,一次在被邪恶灌食时,被撬掉三颗牙,顿时鲜血直流,当时旁边稍有善心的人无不落泪。

王平,女,52岁,岳阳人,只为坚持学法炼功,被恶人铐了几十次,马步铐、吊铐、反铐,邪恶使尽了各种阴毒招术,这位大姐反而愈来愈坚强。一次恶人一边对她拳打脚踢,狠踢下身,一边还说:“我叫你生不如死。”硬将她踢晕了过去,才拖下楼去。

祁满英,衡阳人,女,62岁。为了抵制邪恶迫害,绝食6个多月,滴水不喝,人已经骨瘦如柴了,可几个“押控”人员每天还强迫她坐小板凳……

杨友元,女,62岁,怀化人,不管恶人怎么猖狂,她始终坚持每天炼功,被铐了100多次,丝毫动摇不了她修真向善的心。恶人没办法,竟卑鄙地将她送到株洲精神病院,三个多月摧残,使她瘦骨如柴。但她仍然坚持真理,坚定正念。这位没有念过书的文盲大姐,每天耳朵听到的是师父法身亲自教给她念《洪吟》

熊瑞连,女,30多岁,常德人……

白马垅劳教所,历史会记住,它的罪恶将把它牢牢地钉在耻辱柱上;白马垅,历史也会记住,这一群在血雨腥风中傲然挺立的大法弟子那坚如磐石的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