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团河劳教所精心导演骗局欺骗海内外媒体”的补充

【明慧网2003年9月7日】2001年6月份,随着北京团河劳教所里酷刑虐待法轮功学员,严重侵犯人权的事实不断在国际社会被曝光,江氏集团为了掩盖其犯罪行径,主动将北京团河劳教所向国际媒体开放,欲借此表明自己的“清白”,蒙骗外界。在精心安排下的“6.12采访”中,它们用假象和谎言欺骗了大量港、澳及海外媒体记者和无数国内外民众。(此事明慧网2003年8月27日登载的“团河劳教所精心导演骗局欺骗海内外媒体”一文已有详细报道。)由于本人当时也正好在团河劳教所因坚定信仰遭受野蛮迫害,作为见证人,我仅从我个人的所见所闻说两句。

一、粉饰外表,掩人耳目

从99年江氏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团河劳教所靠着江氏集团的拨款把内部装饰成了外表看似“花园”的环境,里面种花种草,饲养各种小动物。而这些彻头彻尾都是给外来参观者看的,这次接受采访,它们也把这个虚假的外表打扫了又打扫、装饰了又装饰,放在采访突出的重点,给人错觉是法轮功学员呆在这里待遇应该不错。而记者们对里面恶劣的环境却一点都看不到。同时6.12采访日当天,劳教所的伙食突然出现巨大的改善,平日裹着泥的烂菜汤和小硬馒头忽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过年、过节都难得一见的炸鱼和炒菜,显然这也都是做给记者看的,体现这里的“优厚待遇”。

二、控制采访范围、精心挑选被采访人

劳教所对于接受采访这等大事早就做好了事前的准备工作,因为它们知道哪些地方可以给记者看,那些地方不能看,所以对于记者来说,想随意采访几乎是不可能的。比如,劳教所的三大队(关押100多法轮功学员)在一楼,劳教所专门为了应对外界媒体在队里常年摆设了许多花盆和金鱼,我记得中央电视台(CCTV)的记者在拍摄时,他们特意安排了陆伟栋(坚定的大法弟子)站在鱼缸前,并让他做些很随意的动作。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时,经过剪辑后的画面真好象是他在里面可以养鱼,多么自由!然而里面的人都清楚,平日这位大法弟子却被整日严管,天天被逼学习谎言材料,甚至经常不让睡觉,辱骂、体罚,哪来的一丝自由!?

其实在采访前日,许多坚定的大法弟子也都做好了准备,有的准备在记者到来时炼功,有的准备讲真相揭露迫害,但由于劳教所的事先安排,把许多大法弟子都隐藏起来,同时也不让记者随意进入筒道,所以真正坚定的大法弟子根本无法见到记者,至于记者在采访日当时采访的不“转化”的学员都是它们早就挑好的,也不是放在主要位置。放在主要位置接受采访的是那些他们挑选的所谓“转化彻底”的犹大,并且应该说什么也是事先经它们反复审批过的。

当然有的地方它们是绝对要掩盖,禁止采访。比如劳教所的集训队一直有坚定的大法弟子关押着,那里是一个小院,平日铁门紧闭,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个库房,其实里面装的都是人。那里的残酷迫害一刻也未停止过,辱骂、体罚、绑在床板上用电棍电、放在烈日下炙烤……中国政法大学学生龚成喜被整整绑过2个月,身上伤痕累累。其实这些才是坚定的“不转化”学员的真正待遇,但由于劳教所的封锁严密,记者根本无法看到。

三、荒唐可笑的《问答小册子》

虽然劳教所作了精心周密的安排,但对许多事情还是不放心,比如万一记者要随机采访一些劳教人员怎么办呢?已经“转化”了的它们也都不放心,为了防止一些事情被说漏,劳教所不知由谁还特意起草了一个什么多少多少条的小册子,上面都是问答条目。诸如:“如果记者问你们这里有打人现象吗?你就答:绝对没有。”“如果记者问你们这里伙食怎么样啊?你要答:很好,顿顿都有肉。”……诸如此类,竟是些虚假可笑的哄小孩一样的话。他们还把这个小册子发给劳教人员硬背,大家只好拿它当笑话看。

四、大队长反复叮嘱:“家丑不可外扬!”

“6.12”采访日的头一天,二大队大队长倪振雄(其人没少用流氓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把队里人都叫到中厅,先简单说了说第二天采访的事,然后还反复叮嘱:“大家要以国家的脸面为重,说话注意,家丑不可外扬!可别把咱们队里过去那点事说出去!” 它所说的“那点事”正是前几个月它们酷刑迫害陈刚、张久海、魏如潭等大法弟子以及把黑龙江大法弟子鲁长军腰椎打断的犯罪事实。这也证明了恶人十分惧怕秘密迫害学员的内幕被外界媒体知道。所谓“国家的脸面”更是无耻的借口,江氏集团是一个犯罪团伙,揭露这样一个团伙的犯罪事实和国家脸面有什么关系?

团河劳教所欺骗国际媒体采访的事情已经过去2年多了,但当时它们搞出的这个骗局真是蒙蔽了很多世人。事实证明,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残酷镇压的整个过程中,不但手法凶残、卑鄙,而且很会掩盖,很会向外界媒体及广大民众撒谎。作为“6.12采访”的见证人,我希望所有国内外媒体记者、大法弟子的家属以及善良的世人都能得知此事真相,不要受江氏集团实施的骗术所蒙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9/7/对“团河劳教所精心导演骗局欺骗海内外媒体”的补充-56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