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白银市洗脑基地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9月7日】甘肃省白银市洗脑基地(其实是法西斯洗脑基地)组建于2002年11月。受白银市政法委610办公室直接操控。该洗脑基地由24人组成,分别来自市政法委人员、市公安局、市法院、市检察院、市党校、市科委、市建工学校等部门。该基地被不法恶人利用专门用于给全白银市登记在册140名法轮功学员洗脑。

市政法委租借农行白银市支行驻白银区武川乡农行代办点为办公地点。将农行营业部二楼楼道用银白色钢丝网封闭式钳结,楼道口装门加锁,整层楼各房间窗户钉装铝合金栅栏。加高院墙,并用水泥安装玻璃碎片。院内开设小食堂。修建封闭式厕所、厕所蹲坑处增装钢筋条,防止大法弟子逃脱。收拾专门房间作为基地办公室。在会议室密密麻麻张贴各种诬陷、攻击大法的宣传画,购买整套家庭影院设备放映各种充斥谎言的光碟,毒害大法弟子和无辜的人。大门口设治安室,由市局四名专门人员转流值班,平时紧锁大铁门。这样就将以前业务繁忙、气氛祥和的农行变成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法西斯集中营。市政法委为基地从资金、人力、物力、车辆配制等全方位地提供支持。这样经过精心布置准备后,登报宣称:要在短期内将全白银市140多名登记在册的继续坚修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彻底洗脑。

从2002年11月至2003年8月短短的9个月时间内,该法基地先后举办三期洗脑班。市政法委、610办公室命令各区、县610办公室,由当地公安机关、各主管部门采取强行绑架的方式,将大法弟子从正在耕作的田间地头、家中、学校监考的考场、工作单位的医院、未跨出劳教所大门的非法劳教大法弟子强行送入该基地,610办公室硬性指派大法弟子所在单位或乡镇的干部两名作为“陪教人员”,和大法弟子同居一室,进行24小时监控。每位大法弟子进洗脑班时,单位或家人须提前预交相关费用1400多元,陪教人员的费用由单位或乡镇政府出(也是1400多元,其中包括每人每天7元的伙食费,10-15元的额外补助费),同时保证每月工资不变。基地雇佣专用面的车作为早晚接送基地工作人员上下班、绑架大法弟子、采办日常物资等用。

白银市洗脑基地迫害大法弟子主要方法:

一、强制灌输谎言宣传

恶人通过强制让大法弟子阅读攻击大法的教材、观看诋毁大法的音像光碟,对大法弟子强化洗脑,来毒化大法弟子,搞乱思维,为进一步迫害做准备。并一度让大法弟子背诵各房间墙壁上张贴的攻击大法的宣传画的具体内容,若不配合,声称“将采取强制措施。”基地工作人员不定期抽查,监察大法弟子的思想动态,从而制定下一步的迫害方案。对于这一套把戏,大法弟子洞若观火,心知肚明,并不配合。

二、苦心经营的“五心”政策无法掩盖迫害的残酷性

不法恶人为了混淆视听、迷惑群众,出台了所谓的“五心”策略,即:“爱心”、“善心”、“诚心”、“耐心”、“恒心”,其实是在用伪善粉饰其野蛮洗脑的凶残本质。

为了欺骗善良的大法弟子,他们声称对大法弟子不打、不骂、坦诚相见、平等相待、不歧视,并让大法弟子吃同样的饭菜。甚至为去除大法弟子的心理戒心,伪善地说:“我们给二楼安置钢丝网窗户安装铁栏杆,是出于对大法弟子的安全着想,那只不过是个样子罢了!”这套说词这完全是哄小孩的把戏!

一次,景泰县寺滩乡的农村女大法弟子王连贞(40多岁)去食堂打饭,市政法委610办公室一闫姓主任(男,30余岁)恶狠狠地说:“‘法轮功’还吃饭吗?炼‘法轮功’的个个都没有人性!”王连贞心平气和,没有理睬恶人的冷嘲热讽。当时食堂给王连贞只打了很少量的饭菜(该主任盛勺打菜)。时隔四、五天闫看王连贞仍没有丝毫准备妥协的迹象,一次打饭时,竟将王连贞从食堂轰了出来,不许她吃饭。王连贞空着饭缸返回房间,后来张荣老师知道了这种情况,把自己打的饭分了一部分给她。当时在场的几个有正气的“陪教”人员都打抱不平地说:“思想转化不转化,得允许吃饭呀!凭什么不让人家吃饭呢!吃的又不是你家的饭!”

闫为了达到使会宁县新庄乡中学的张荣老师(男,40余岁)尽快放弃信仰的目的,采取怀柔政策,曾多次和张荣老师及两名陪教人员出基地大门去野外“散心”。和另外的大法弟子相比,似乎他们对张老师已经是特殊待遇了。结果张老师并未被迷惑——出外散心和放弃修炼大法划不上等号呀!二者的轻重张老师是了然于胸的。当该主任彻底明确张荣老师坚修大法的决心后,立即恼羞成怒,马上拉下脸来,骂骂咧咧的离去了,并一反常态白天将营业楼二楼的铁门锁起来。当时王连贞要求下楼上厕所,恶人闫主任气急败坏地嚷道:“事情多得很?!上什么厕所,忍着!”并吩咐食堂,中午不许大法弟子吃饭,说完扬长而去。

该主任曾大肆污蔑师父、攻击大法,转化大法弟子多名。前不久,其父患胃癌进行胃部切除手术,手术后肠道溃烂,不能进食,生命垂危。这也是该主任作恶多端遭到的恶报,累及亲属。

在洗脑基地,我自己曾绝食8天抗议迫害。绝食期间,恶人为促使我进食,罚我去扫基地大院,前后扫了一个多小时才扫完。有时命令我背起喷雾器装20多斤清水兑相应的敌敌畏,满院子、房间、楼道、墙根、厕所喷洒农药消灭苍蝇。喷药一般2—3天一次。

恶人先后搬动白银区教育局主管领导、学校领导、年迈的父亲及已放弃修炼的人来让我停止绝食,我都没有动心。直到第8天,七八个恶人强行将我捆绑在床上,请来基地附近诊所的医务人员强行给我灌食。在捆绑过程中,主任闫某用力打了我两个嘴巴,并且他还满嘴说脏话。在强制灌食过程中,我的内嘴唇被捅破,并出血,但未灌进东西。恶人又疯狂地对我强制输液,我被强行注射三瓶液体。后来。我被迫放弃绝食,凭正念逃离魔窟。

时隔不久,白银公司职工医院职工王慧(女,40多岁)被送省第一劳教所时,体检没通过。劳教所拒收王慧。她也被强行送入洗脑基地,来的时候还戴着手铐。恶人派了四人专门监控她。王慧绝食9天,滴水未进。看到吓唬哄骗不奏效,恶人对她也采取了野蛮的灌食。事后我一直在想,如果官方真正的关心爱护大法弟子,为什么要对我们采取疯狂野蛮的绑架行动呢?这和当年德国纳粹对待犹太民族有什么两样呢?每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大法修炼者都坚信真理、追求光明,渴望自由,只是想获得一个做好人的权利,修炼一套利国利民的好功法——法轮功,这有什么错?!是谁是非不明、黑白不分、让这些善良的好人有家难回、有工作干不了、与家人不能团聚呢?难道这就是当权者倡导的以德治国吗?

三、引诱、哄骗

邪恶为了达到转化大法弟子的目的,采用引诱、哄骗的方式,口头允许大法弟子及家人,如放弃修炼大法,立即恢复正常工作,领取全额工资(退休职工享受全部福利待遇,发放全部工资),并补发1—2份工资,洗脑班时间按正常上班对待。甚至许诺如认为单位不理想,可进行适当调整等等“优惠”条件。但是,大法弟子以前及目前的工作,都是自己主观努力后奋斗得到的呀!这并不是某些人的特殊照顾和恩赐。他们是在拿我们应享有的合法权益与我们谈条件。

四、亲情“感化”

在洗脑班上,在适当的时机,不法恶人会将大法弟子的亲朋好友如父母、子女、配偶、同事、朋友找来做洗脑工作,想让大法弟子被亲情、友情、爱情带动,放弃修炼。对于真修弟子,“情”要被慈悲所取代,怎么能在坚修大法问题上被常人的“情”所带动呢?一个情欲满身的人无法改变自己及其亲人的命运。但也有部分学法不实的人在亲情面前败下阵来,违心地偏离法,但大部分弟子能够坚定正念,继续坚修大法。

五、上纲上线,定性升级,扣大帽子

在不法恶人所谓的“五心”、“关爱”始终不奏效时,邪恶终于撕下了它们伪善的面纱,露出它们真实的面目,重复喉舌媒体的谎言,开始给大法弟子扣帽子,上纲上线。

六、残酷的刑罚——老虎凳

在洗脑基地限定的三个月学习期满。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恶人就用“老虎凳”等酷刑折磨他们。“老虎凳”是一种酷刑,一般将大法弟子两手臂向后上方,反铐在老虎凳后靠背上方两只大铁环上,两脚铐在前凳腿的两只铁环上,膝盖部却用一根铁条固定。坐人的地方只是一块不足4厘米宽的窄铁板。老虎凳一般用黑油漆刷成灰黑色,更显得阴森恐怖。在被强制送入洗脑基地的大法弟子中,先后有靖远大法弟子白玉君被强行铐坐老虎凳2小时,会宁大法弟子蒋正光被强行铐在老虎凳上达11个小时之久,遭受非人的痛苦折磨。大法弟子张荣老师一次白天发正念时被恶人发现。曾在市法院担任过经济厅厅长的张峻山(男,56岁,白银区武川乡人)、市公安局的恶警武克林(男,55岁左右)、市科委的小杨(男,35岁左右)气势汹汹冲进张荣老师的房间,说张荣老师在洗脑基地公开炼功,声称要对张荣老师采取强制措施。恶警武克林当时曾向市公安局马处长要铐子,铐张老师,甚至准备强行让张荣老师坐老虎凳。张老师用强大的正念震慑了邪恶,清除恶人背后的邪恶因素,使得恶人未能得逞。现恶人武克林因罪作孽太多,经常头昏眼花,眼冒金星,四肢乏力,常冒虚汗。恶人张峻山经常脸色乌青,精神不振。

七、用关禁闭、判劳教、判刑相威胁

在采取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同时,恶人还对大法弟子以“关禁闭”、非法实行劳教、非法判刑相威胁。在整个三期洗脑培训中,除2名大法弟子凭正念走出魔窟外,前后共15名大法弟子被强行洗脑,违心表态(其中一人初期未转化,后被强行送拘留所关禁闭18天,又送回基地第二次迫害。后老人被谎言欺骗向恶人妥协。)

现在该基地仍有三名大法弟子正遭受迫害,他们是景泰县寺滩乡王连贞、白银公司职工医院职工王慧、会宁县新庄中学的张荣老师。

希有关方面密切关注白银洗脑基地这严重残害人权的犯罪行为,呼吁全社会有正念的人们共同谴责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群众的法西斯恶行。

同时希望白银市每个大法弟子都突破障碍,多学法。学好法环境才能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