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回顾:我在修炼的路上是怎样过关的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九月九日】编者按:法轮大法于1992年5月在长春公开传出,为什么短短七年时间内就吸引了一亿学炼者?除了继续发表正法修炼时期的修炼体会和见证文章之外,本网站还将陆续刊登1999年7月镇压开始之前大陆法轮功学员写下的部分修炼心得体会。无论这些学员现在身在哪里、是否安康,他们当年和平时期的修炼经历和体会文章都不失为一段历史的真实记载和见证。

* * * * * * *

我今年四十二岁,是安徽铜陵市狮子山修炼点学员。一九九六年一月开始走上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

过去,由于家境贫寒,从小就失去了读书的机会,未成年就走上了谋生之路。我打过零工,做过小生意,当过殡葬工,甚至干过只有男人才干的杀猪宰牛的事来维持生活。多年来的生活磨难,使我变的性格刚烈,脾气暴躁。在我感叹命运之悲苦,对人生感到迷茫困惑的时候,是法轮大法给我指明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返本归真,使我象一只迷途的羔羊,找到了回家的路。

下面是我在修炼的路上过关的几件事。

一、忍受辱骂,提高心性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三日的一天傍晚,工厂已经下班,一部份职工已经走了。这时厂长突然来到厂里交代要临时加班,赶一批货,明早要交货。可是打眼的只剩下我一人,本来干这活的女工已经走了,厂长指名要我顶替。我说:“我把她的活干了,明天她要找我麻烦的。”(因为干活是计件制,一人一份,多劳多得。)厂长说:“事情紧急,不能等,有事我担着。”于是我将厂长指定的活干完。

果然,第二天我刚進厂门,迎面就遭到那名女工的痛骂,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我知道考验我心性的时刻到了。我非常平静的走上前,心平气和的跟她解释,可是她非但不听,反而骂的更凶了,一时间引来许多工友围观。这时我想起师父说的话:“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我很坦然、平静,也不再跟她解释了,而去干我的活,由她去骂。心里想:你骂吧,骂的越凶越好,这是帮我消业呢。过去由于我性格暴躁,曾伤害过别人,造了很多业,也该是我还债的时候了。她站在那里足足骂了一个小时,感到累了,才住口。围观的工友对我说:“老蔡,你是不是炼功炼傻了,人家那样骂你,你不动气,你过去那股狠劲哪去了。我们本想看看热闹,谁知人家骂你半天,你一声都不敢吭。”我说:“我是炼功人,由她去骂吧!”

事情表面上看好象过去了,谁知仅隔了两天,不知怎的她又冲我骂开了,骂的更难听了。我还是不搭理她,仍干我的活。她见我不吭声,更来气了,冲到我跟前骂,想跟我干仗,我很平静的对她微微一笑说:“你消消气吧,别气坏了身子,我给你搬个凳子,你坐着慢慢骂。”她气的不行,边骂边将我的工具、模具摔了一地。我仍然没动气,蹲下身来收拾工具,她见我经再三辱骂、挑衅都不动气,感到无趣走了。

李老师说:“在遇到矛盾时,可能就会表现在人与人之间心性魔炼当中,你能忍的住,你的业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你的功也长上去了,它们就熔合在一起了。”(《转法轮》)我从内心里真正感谢她给了我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

二、有惊无险,逢凶化吉

师父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转法轮》)我深知我过去的磨难,都是我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力造成,遭罪就是在还业债。在近四个月的时间里,连续发生了几次索命大关,都是在老师法身的保护下,化险为夷。

一次是在一九九七年一月三十日中午,我和工友一道骑车去上班,当骑到厂门口时,我前后望了一下路上没有车辆,准备穿过马路進厂。谁知刚到路中间,一辆急驶而来的摩托车,将我拦腰撞倒,顿时我从半空中头向下、脚朝上栽下来,“嗡”的一下什么都不知道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耳听到有人在喊我名字。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慢慢睁开眼一看,我正坐在地上,上半身靠在工友的怀里,她还在不停的喊我。车倒在一边。这时我的头脑里只有一念“我是炼功人,不要紧,有师父法身保护。”于是我想站起来,可身子不听使唤,工友说:“拦个车子,送你上医院,不定哪个地方摔坏了。”我摇摇头说:“你把我拉起来,一会就没事了”。那骑摩托车的人一边往起爬,一边骂骂咧咧,我没答理他,踉踉跄跄正欲往厂里走。这时厂里的工友们也出来了,拦着那人说:“别放过他,把人撞了,车也撞坏了,还强词夺理。”我对工友们说:“算了吧,人家也不是有意,他也摔的不轻,放他走吧。”围观的人也都说:“这小子,今天遇到好人了,换了别人,够你受的。”

下班回家后,这件事被丈夫知道了,他怪我太傻,人被撞了不说,车子也不让人家赔。我说:“我是炼功人,谁叫我以前杀生太多,造业太大,这都是债主来向我讨债的,要不是师父法身保护,还不知道是个啥样呢,以后这样的难还会再来的。”

果不其然,更大的磨难又来了。那是二月十六日中午十一点多,我下班骑车回家,当骑到小农场时,两辆车子正好错车,路边有一堆石子,我从石子边骑车绕过。正在这时,突然从我身后急驶一小轿车,车速很快。从我身边过时,那车上的后视镜一下子挂住我的衣服,将我摔出两三米远。就在我人腾空的一刹那,我感到有一股力量,将我的身体托了一下,四肢着地,人趴在地上,车子开出五十米远才停住。路人一下子围住了我,大家七嘴八舌:“这人摔狠了,骨头肯定摔碎了,赶快送医院。”司机和那车里的女士非常担心,焦急的扶着我要送我上医院。我对他们说:“好了,没事,你们走吧。”那司机很担心,说什么也的送我上医院检查一下。我進一步对他们说:“我是炼法轮大法的,我没有事,你们走吧。”司机非常感动,看我走路蹒跚,就问我家住在那里,提出送我回家。我得知他们也是到狮子山,就同意了。到了狮子山车站我坚持要下来。司机说送我到家,我谢绝了,怕被我丈夫知道了找他麻烦。司机看我这样,就拿出一把钱给我,我拒绝了,客气的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不会要你的钱,要是换了常人,你这点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说完我下了车,司机又要去买水果礼品送给我,我也谢绝了,说:“你们赶快走吧,我自己能回去。”车里的女士很感动,将随身带的水果礼品送给我,我又拒绝了。看他们不走,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我只好推起车一步一拐离开了他们,我走了很远回头一看,他俩还在那儿望着我,我对他俩招招手,示意叫他们回去。

回到家,我让丈夫将车扛上楼。躺在床上,我一点也不想动。半个身子疼痛难忍,丈夫将我衣服脱下,只见胳膊、腿皮开肉绽,膝盖肿的象个小馒头,可外面的衣服一点没破。丈夫非常心疼,说要拿东西包扎一下,我说:“不要紧,随它去,我睡一下就好了。”我睡下不久,忽然有一股热流,从胳膊往下旋,旋旋旋,在疼痛的地方都旋了一遍,最后停在膝盖处不停的旋转。旋了好一会儿,只感觉到暖融融的火辣辣的很舒适,很快就進入梦乡。一觉睡到下午四点多钟,醒来感觉疼痛缓解了。起来一看,奇迹出现了,先前肿的象馒头似的膝盖,消肿了,只见一块乌青,动一动也不那么疼痛了,伸展自如。我激动的下了床走到老师法像前,望着老师慈祥的面容,我热泪盈眶,不禁双手合十,心中默念:“感谢老师又一次保护了我,使我再生。”我暗下决心,准备接受更大的磨难,还清业债,一修到底,早日返回美好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