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沟劳教所4年来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9月9日】99年9月开始,作为邪恶势力的黑窝之一的朝阳沟劳教所开始接纳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当时恶人定出一条非法规定:进京上访及在家翻出资料的一律劳教,陆续有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至此,因此时邪恶迫害刚刚开始,大法弟子在里面除了不让学法炼功之外,均被当作一般劳教人员对待。挨打挨骂、强迫体力劳动等等都是劳教所的家常便饭。

2000年,迫害开始升级。对于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迫害中除了肉体上强迫劳动,不让睡觉、体罚、电棍电击、暴徒殴打之外,精神上也饱受摧残,满耳朵里灌的都是谩骂、攻击诽谤及各种脏话。学法不深的学员受不了折磨,在常人心支使下成了犹大,并开始做反面工作,加重了迫害的因素,邪恶也不断进行威逼利诱,想方设法钻空子,并抓住漏洞不放,瓦解式地“检验”大法弟子。但是更多的大法弟子在迫害中坚强不屈,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2001年是邪恶迫害全面升级的一年。大法弟子刚被非法绑架至朝阳沟劳教所,首先面对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妥协者靠墙坐,坚定者坐在最前排,一动不许动。稍有一动,哪怕弯一下头都会招致一顿毒打,就是坐板“包夹”严加管束。不许说一句话,从白天到黑夜恶警不是最肮脏的骂人话,就是对大法的攻击、诽谤与谩骂。现举实例将其残暴略显一斑:

1、 大法弟子刘振灵坚信大法,坚贞不屈。歹徒李金山(外号“瘸子”)负责包夹,先是对他进行一顿暴打,然后让其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脱下皮鞋,专抽刘振灵膝盖,打累了又让其“背飞”,直至后半夜。见其仍不屈服,他竟拿一个用8号铁丝制成的衣架,狠狠地抽打刘振灵的前胸、后背,打得青筋凛凛,血迹斑斑,并狂叫“再不转化,就打死你!来到朝阳沟,你死定了!”见狂呼、乱喊加毒打没起作用,他又拿起烧着的烟头使劲按在刘振灵的手背上,发出滋滋的声响,痛得刘振灵昏了过去……直到今天,振灵手背仍有疤痕,刘振灵不堪忍受这番折磨,拼死抢门口报告管教,恶警向刘振灵只说了一句:你回去吧!接着对李金山说了一声:你消停点。回身一走了之,歹徒李金山见管教不管,气焰更为嚣张,接着对刘振灵又是一顿毒打。

2、 歹徒马大四子(拎包小偷)为讨好管教,经常打小报告,并给管教出坏主意。打人就是他的主意,一看没好使,他又使坏不让大法弟子睡觉。恶警听信他的话,于是五昼夜没让大法弟子睡觉(包夹24小时轮番看管),仍没见效,他也没招了,就拿烟头往大法弟子鼻孔里熏。若大法弟子不动,他就皮笑肉不笑地说:“这是真的,”若稍有所动,他便叫嚣,“你也不是真炼呐。”

恶警一方面纵容指使烂鬼们直接迫害,强迫转化,另一方面却又经常伪善地搞调查,比如问:“有没有人敲诈你?有没有人打你?”如果说有,他就找到那个人,背地里说:“你打法轮功也别让人看见,别打得让人看出来,明白吗?”回过头来迫害更加变本加厉。大法弟子被打得不能动弹,外表看一点伤都没有,恶警们便一起取笑:“一点伤都没有,别装了”。邪恶的虚伪、狡诈与阴险得到了充分的暴露和展现。

江集团为镇压法轮功,不惜财力,拨专款400万修建了朝阳沟劳教所新所区。并于2002年1月18日全部迁入新楼。在旧楼时各大队的法轮功学员一般为几人至十几人,搬到新楼后,全省各地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均被集中在朝阳沟,这样大法弟子与刑事犯的比例几乎是1:1,恶人并专门成立了七大队(普教大队),所有妥协的学员的均分到此队,由刑事犯管理,坚定的仍在各大队,如有违心放弃修炼后又清醒的,也由七大队分到各个大队进行迫害。

2002年是旧势力全线溃败的一年;是大法弟子发挥强大正念,清除邪恶因素的一年;也是人们逐渐清醒的一年;也是旧势力垂死挣扎的一年;这一年中,朝阳沟劳教所内的大法弟子们经历了一场最为残酷的考验。

2002年过年期间相对平静。可是3月5日之后,邪恶疯狂了,所内整天戒备森严,包夹24小时对大法弟子严加看守。并从3月末起,所有法轮功学员均不准接见。

4月12日是所有朝阳沟劳教所内大法弟子难忘的一天,漫天一片黄红之色,没有太阳。从这一天起,朝阳沟劳教所开始了残酷的迫害——第一次所谓“攻坚”战。上午九点,所长王彦伟召开全所动员大会,紧接着回到各队“落实任务”,实际就是开始实施迫害。九点半散会。九点四十,走廊内便响起了大法弟子痛苦的叫喊声,各大队的暴徒们全部登场了,整个劳教所到处都是喊叫声、谩骂声、电棍声、撞击声……

恶警把大法弟子带到管教室,一般由六七个管教围住,手里拿的不是电棍,就是镐把,威逼大法弟子“转化”,向他们妥协的立即回去写“五书”;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先是一顿拳打脚踢,再不妥协就抓起头发往墙上撞、往水泥地磕,再不妥协就拿镐把擂,直至把镐把打折……有的大法弟子昏过去了,马上拿凉水喷醒,继续威逼、恐吓。恶警姜成才专门用皮鞋根踩大法弟子的脚趾,再不就用胶条抽打学员头、胸、背,阴险毒辣至极。恶棍于长江在队长朱德春、虞铁的教唆下,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七八个人殴打大法弟子,殴打大法弟子李×三天,李昏过去了,全身不能动,大小便失禁,右眼失明。恶棍们有些害怕了,都怕担责任,对其他大法弟子也稍稍收敛一些,不那么狠毒地打了,但仍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罚站,背飞,不让睡觉等迫害。

第一次“攻坚”战持续了两个月,大法弟子经受了身体与精神的折磨。磨难中有一些人因不堪忍受痛苦违心放弃修炼,但更多的大法弟子坚定地走了过来,而且变得更加清醒,更加理智,也更认清了旧势力邪恶的真面目。

从6月开始,朝阳沟又开始了的第二次所谓“攻坚“战。与上次有所不同,他们安排了以管理科干事队长高某作为主要打手,率领暴徒及犹大们,与大法弟子展开了唇枪舌剑,稍有不慎,就很容易被其钻空子,走向邪悟。

首先白天恶警强制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录像,看之前,高先做说明,看完后要求大家讨论。先是高讲话,其实他要文凭没文凭,要水平没水平,却一肚子歪理,纯粹是个不学无术的无赖。他讲完后,大法弟子义正辞严,驳斥了他的满嘴胡言,说得他哑口无言,他一看说不过,就气急败坏的谩骂并大耍无赖:“你不转化我就关着你,看你能咋地!我下班就上饭店,你照样吃窝头菜汤!”他又指使犹大们给他捧场,大法弟子用大法中的智慧,凭着对大法的坚信和对众生的慈悲,说得那些犹大们也不得不点头称是。

在各个犹大助纣为虐的过程中,朴成军邪悟后的影响极为恶劣。因为该人以前无论在看守所还是在奋进劳教所,都表现得很突出,高更是以此大做文章,“你还不转化,人家老朴都转化了,他比你强多了!”有许多学法不深的人,也就随波逐流去了。当然了,坚定的大法弟子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法中早就讲明了(如《窒息邪恶》),所以并未产生太大影响。

第二次攻坚战虽然并不象第一次那样恐怖与残酷,但其实比第一次更为阴险。邪恶专门抓住漏洞,钻空子,从而将那些学法不深的学员推向深渊。以朴成军为首的犹大更是利用人对法认识不足的一面断章取义、曲解,从而影响带动了一批人随之下去,这场迫害的考验真正体现了学法的重要性——不能对法理融会贯通的,很容易迷失方向。

为进一步进行所谓的“感化教育”,不法恶人们成立了一个“洗脑团”,由十二人组成,以王至为首的犹大们到各队宣讲,陆续讲了5天,随之解散。恶警又找了王志刚(曾写二本书攻击大法)做报告,打算长期给大法弟子洗脑,结果只来一次,被学员问得张口结舌,再也不来了。

因为所里定的指标为95%转化率,这么折腾了三个月仍未见成效,恶警又沉不住气了 (达到“转化率”,有奖金,400元/月)。也不讲所规所纪了,露出了丑恶狰狞的本来面目,于是第三次所谓“攻坚战”于九月份又拉开的序幕。

这次,恶人采取了最残酷,最阴险,最毒辣的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迫害,真是“末日看绝望”,表现得淋漓尽致。

各大队首先召开全队大会,表示坚决实现百分之百的“转化”,随即散会,第三次“攻坚战”正式开始。

恶警们首先针对那些曾经写过“悔过书”后又清醒的学员下手。这一次与第一次不同,几乎听不见什么动静,其实他们把学员关到了管教值班室。这里共有三层门全关上,在里面就是喊破嗓子,外面也几乎什么也听不到。

首先恶人把法轮功学员叫进去,六七个人上来强行将衣服扒光。恶警手中电棍滋滋作响,三角带皮鞭摇摇晃晃,威胁恐吓学员,如果不向他们妥协,皮鞭一顿乱打(脸除外),轮番抽打,其余人用电棍专门往要害部位电击——耳朵、头、脖子、腋窝、小便、肛门,更为残暴的是往地上泼一盆水,让学员光脚站在里面,然后电击,学员站立不住,扑倒在地,他们继续电击,学员满地打滚……。然后再用镐把打……

各个大队皮鞭打烂多少条,电棍打坏了多少把,镐把擂折了多少根,天地明鉴,日月可表!大法学员坚贞不屈,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把学员嘴堵上,然后用手铐吊在暖气管上,再用皮鞭抽打,有的学员被吊打了三天。据一位后来被放出来的大法弟子述说:当时更有甚者,丧心病狂的恶警把一位法轮功学员用厚木板立着从头剁到脚,活活被剁死。令人怵目惊心。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每当有大法弟子被叫出去,其余的学员都知道又开始迫害了,大家齐发正念:“铲除恶警背后的一切邪恶”,让恶警现世现报。大法弟子回来时不是抬着就是扶着,大家心里都无声地支持,由衷地敬佩,眼里流露出真心的关切,更加放出真理之光,足令一切邪恶解体。

当然,也有做得不好的学员,一时间被邪恶的表面狰狞面孔吓着了,也就顺从了邪恶的安排,邪恶最终目的就是要毁掉学员。他们往地狱里拖学员还唯恐不深,光答应写“保证书”还不行,还必须当大家的面各个寝室全走一遍,骂一句大法,骂一句师父……

面对邪恶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纷纷挺身而出,制止邪恶。当恶警打人时,大法弟子高喊:“不许打人!”令邪恶震惊。当有司法领导检查时,大法弟子就起来说,“我无罪,要求立即释放!”还有的弟子为使其他学员免受、少受迫害,采取了绝食等不同办法抵制迫害。

这第三场所谓的“攻坚战”共持续了二个月,朝阳沟里每一个大法弟子都经历了这场“瓦解式的检验”:白天恶警迫害,晚上不让睡觉,一直到11月份才算结束。

之后,饱受摧残的大法弟子们又开始面对新一轮的迫害——第四次“攻坚战”。

这次与前三次不同:开会明确规定绝不打人、骂人,就是讲道理,办“学习班”(其实就是强制洗脑),恶警们把所有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集中,进行洗脑:由管教、犹大负责洗脑,并且针对有漏的学员单个洗脑。白天黑夜地谈、讲,无孔不入,利用法轮功学员身体的疲惫与精神的怠倦钻空子。大法弟子历经魔难,更加成熟,更加理智,更加清醒。管教个个不学无术,讲不几句就下台了。犹大们刚讲几句,大家齐发正念,他们也讲不下去了,就只好东拉西扯讲故事。那些针对单个大法弟子洗脑的,大法弟子正好利用这一机会向犹大们讲清真象,让他们珍惜这万古机缘,别因一念之差走上犯罪的深渊,说得他们点头称是。第四次攻坚战持续了二周便不了了之。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大法弟子迎来了崭新的2003年。

2003年是邪恶全线溃败的一年,是邪恶苟延残喘的一年,也是大法弟子正念显神威的一年。春节前后,众多大法弟子均堂堂正正地走出劳教所,重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讲清真相、救度众生。邪恶势力的黑窝——朝阳沟劳教所,还能撑多久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