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是不能有半点含糊的

【明慧网2004年1月1日讯】2003年12月1日下午,我在外面工作时,派出所警察打电话说找谈话,我被骗到洗脑班,我的妻子也被同时绑架。

到达洗脑班后,接待我们的竟然是市里的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市政法委党委书记、市人大的副主任、法官、检察官、610办公室主任以及各单位调来的所谓帮教人员,摆出一副阵容强大的样子。我首先发正念消除干扰,跟着便找机会打电话给外面的同修,将我们的情况通知他们。

不法人员们把我们分别关起来后,我对他们说:“是派出所打电话给我说要找我谈话,我自己来的,我没有做过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情,且没有做过任何有损社会对人民的事,你们把我们关在这里,你们是违法的,从现在开始我要绝食抗议,你们一定要放我出去。”我又严肃地对他们说:“我对你们每个人不抱任何敌意,但你们的本职工作应该是维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我并没有犯法,你们把我关在这里,就不是你们的本职工作,就是违法行为,我要求你们一定无条件放我们出去。”随后,我告诉他们我一家四口修炼之后身心受益的情况以及江罗集团的谎言,并正告他们善恶必报的天理。

我坚持绝食、绝水四天,到了第五天下午,帮教(村委会主任)和一个检察官见我喉咙已经沙哑,嘴唇亦已爆裂,含着眼泪地叫我喝水,把开水递到嘴边,并对我说:“我不想和你讨论任何问题,我只请你就当给我面子,喝一杯开水。”我当时用人的心态想:“我不喝水,能继续保持讲清真相吗?干脆喝水吧。”于是就喝下了这杯开水。但随即我意识到自己的心态是不对的。

12月6日下午,一起在洗脑班的其他三位同修已经相继走了,一位被送到三水洗脑班,另两位被放走了,只剩我夫妻二人。他们扬言,即使我们一直坚持绝食,也不会放我们,且可能要把我们送去劳教。当天,610办公室主任拿来他们自己写的三书让我照着抄。我对他说:“不做违法犯罪的事、不做有损社会和人民的事我可以向你保证,让我揭批法轮功和不炼法轮功就绝对不行。”他说:那就按你自己的意思写吧。于是我就把这些话写了出来。他还叫我妻子跟我一起签了名,然后才拿走。

之后,我十分后悔:即使没有写违背师父、违背大法的话,也是对他们的妥协呀!他们要我写,我为什么就要写呢?其实这也是我着急想出去的心所造成的,根本没有达到坦然放下的状态。过了一会,这个610办主任回来说:“领导不同意放你走,因为你写的根本不符合要求,你要重写。”我听了之后,反而觉得一阵轻松,因为我还有重新做好的机会。

这天晚上,我反复背诵《论语》和师父的其他经文,并将思想中有漏的地方逐一进行检讨。我对师父的《论语》中的“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这句话有了新的认识,我心中清楚知道,他们对我采取的一切手段,包括恐吓、伪善、威迫利诱以及亲情感化等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我背离师父,背离大法,让我彻底掉下去。我对他们的目的分析整理后悟到的整理如下:

师父带着圆容不破的大法来挽救大穹,拯救众生,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与师父正法同在,我们在久远历史年代前曾许下誓愿,我们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历史责任,而旧势力为了想达到他们想要的,曾经做了很多很细密的安排,就如我们其中一部分大法弟子的得法在内,因为他们知道这是走向未来的唯一机会,但是他们的一切安排都是达不到新宇宙标准的,是师父不承认的,被我们彻底否定了,于是旧势力不顾一切地想毁掉我们,毁灭众生,破坏师父正法。

在这个宁静的晚上,我头脑中清醒地想着的时候,突然间想起我不单在史前发过誓愿,在几天前我还刚刚发了一个誓愿。因为前几天我刚刚写了一篇体会文章,题目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好正法修炼每一步》。是啊!刚刚发过的誓愿难道又忘了吗?

思想经过清理后,我完全抛开了那种潜在的有所求的心态、畏惧死亡的念头,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轻松了。我虽然已经绝食抗议了七天,但精神状态非常好,每当他们找我谈话的时候,我便跟他们讲真相。我对他们每个人,包括被他们找去做我思想工作的大哥在内,都讲了如下一番话:“假如你曾经对我有恩,但有人要我写假材料来揭批你,出卖你,你说我应该怎么做,假如我这样做了,你怎么看我呢?你会说我是一个好人吗?如果我今天为了活着出去,在压力下违心地写了三书,揭批法轮功,我就不配是一个大法弟子,也不配是一个好人。如果我为了出去,今天出卖了法轮功,明天可以为其它目的出卖兄弟,后天可以出卖朋友甚至可以出卖国家,你们希望我做这样的人吗?你们可以和这样的人交朋友吗?如果这样才能出去,我情愿死在这里。”就这样拖了三天,到了12月10日上午十一点左右,他们走来告诉我:“你们可以回家了。”

在这次闯出洗脑班的过程中,我真正体会到大法弟子的整体的威力,因为在我跟他们讲真相的过程中,有个人跟我说:我们当天被抓,当天几乎全世界就知道了,他们当晚就接到来自世界各国及国内各地的很多电话,他还把他的手机上的短信给我看。当地的同修也配合得很好。这个原定四十五天的洗脑班仅仅十天就结束了。

我这次闯出洗脑班的过程中我还体会到:我们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对人的一面一定要善,视对方如朋友一样,救度他;但我们要清楚,对他们背后干扰左右他们的邪恶物质一定要铲除;对我们自己的根本执着一定要认识清楚,坦然放下,修炼是不能有半点含糊的。

最后引用师父经文《心自明》中的两句与同修共勉:“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