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恶警曝晒、毒打、奴役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1月1日】我于99年正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有胃病、偏头痛、附睾炎,修炼后以上症状全部消失。我儿子的鼻炎通过修炼也好了。之后我妻子也开始修炼,胃痛、慢性咽炎也好了。

99年7月,江泽民开始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我一家因去省信访办反映情况,被市公安局在39度高温天气晒了一下午,直至把我晒晕,而后把我夫妻二人送到拘留所拘留了半月。当时我儿子才11岁,女儿才7岁。我们反映的情况是:我们的病通过修炼法轮功确实好了,法轮功的确是性命双修的好功法。可就因为这么一句真话,我们得到的却是幼小孩子半月见不到父母,我们的冤屈向谁诉说?

在2002年11月份,也就是中共的十六大之前的一天晚上,我们正在辅导儿子数学,来了一帮人,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强行把我绑架了。就在这时我儿子听到了我们的喊声,指问他们:凭什么抓我爹?他们二话没说就把我独生子打倒在地,当时我高喊:“住手,谁家没有儿女呀?我儿子他还是个孩子,你们就这样对待我们吗?”他们怕邻居听见,匆匆把我推向了车,戴上了手铐。在开往派出所的路上,在车上又是一阵毒打,打得我牙齿出了血,嘴也被他们打肿了。在派出所我被铐在暖气片上一天一夜,也不让吃饭,就连次日家人为我买的水饺也被他们吃了。

之后,把我押送到市公安局,在我没有签字的情况下,而且也没有任何的口供,他们自编材料就把我非法拘留了40天。

在拘留所里,更没了人身自由,天天让捡辣子,手指甲被烧掉了两个。他们利用大法弟子做苦工为他们赚钱。却连我自己花钱买的日用品也被恶警没收了,不让我用手纸,大便都是用手冲洗。干了一天的活,晚上不让睡觉,夜里12点前没睡过一次觉。

我精神、身体受到了伤害,我做人的权利被剥夺了。还有那么多被迫害致死、受酷刑折磨的同修。善良的人啊,请帮助制止发生在中国国土上的浩劫,制止江泽民对善良民众的血腥迫害吧!

迫害还在继续,由于当时家人出3000元抵押,取保候审保出,现在市公安局打电话又以取款为由重新审查,进行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