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几次乡镇法会交流


【明慧网2004年1月1日】近来我们这一地区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连续开了几次比较大的法会。参与法会的同修分别来自于几个乡镇与三个县,法会都开的比较顺利,圆满结束。法会主要交流了如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从而跟上正法进程,更好地全面地救度众生。

在交流中,有一位同修50多岁,她谈到她们这一地区真象资料做得是遍地开花,派出所、乡政府院内大白天都能做,从而使恶人非常害怕。有一次,派出所把她弄去了,这位学员就跟他们讲真象,警察一看转化不了,就想送她去劳教。这位大法弟子想:“我不能进劳教所,如果进去了,我怎么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结果医院一做体检,血压140。出来后警察还不放人,再一测试,血压成了180,于是只好把人放了。

在前几天,我们地区610到一村庄又想逼法轮功学员按手印,保证不学、不“串联”之类的事,结果20多人无一人按手印,都抵制迫害,结果他们未能得逞。

在交流中,有一大法弟子谈到警察,就把警察说成是“邪恶”,我当时指出,这样做我认为不可以。警察也是被救度的对象,我们不能认为个别的警察干了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事,就见了警察叫“邪恶”。当然个别的警察的确非常恶,甚至到了无可救的地步。但毕竟还有很多的警察需要大法救度的。我们不能因为他们干了这个职业就不救他们,我们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正一切不正的生命,正一切不正的因素。其实也真的有派出所、看守所的警察保护过我,不叫犯人欺负我。就是说,在哪里都有有善念、可救度的生命;当然,也有不可救的生命了。但是我们要去理智地看这些问题,尽量慈悲,不把人推走。

我认为,大法弟子绝不会把人当成敌人;我们面对的很多是要去救度的众生。我们村里有老两口子,他们的一个儿媳妇当时学大法,并且学得很不错,他俩就受江氏谎言毒害很深,对儿媳妇又骂又打,非常仇视大法。并且在我最困苦的时候,骂我非常难听的话。我从没有往心里去。我想:相识就是缘,我一定要跟他们讲清真象。前些天,我跟他们讲了真象,最近他们都正确对待大法,并对别人说:江泽民害大法,全世界都审判他,要完了。

在前几次交流中,经过交流有一些没有走出来的老学员与个别新学员,也都敢走出来了,做真象、证实大法、救度世人。法会使我们这一地区整体有了很大的促进作用,整体配合、协调,整体提高。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象。

不妥之处,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