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日子


【明慧网2004年1月1日】1999年7.20之后,全国各地陆续进京证实大法,大法弟子人数与日俱增,北京市内、远近郊区的旅馆、民用租房、公园、车站,一群群、一批批千里迢迢来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还没等落脚就遭到盘查、搜捕与遣送。

东西长安街、天安门广场、国家信访局,各繁华路口,大街小巷加岗加哨,警察密布,警车川流不息,一拨又一拨的同修,几乎是刚刚踏入信访局门口、天安门广场,就被强行抓住,塞进警车拉走。那时,在充满白色恐怖的京城里,大法弟子很难找到一个暂时栖身之地。

于是我们一起的很多大法弟子到距离北京较近的门头沟附近“九龙山”中。住下后才发现,这里早已住进了许许多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

大家在这个暂时宽松的环境下,互相沟通、切磋交流,不断提高。就这样我们每天接一批批弟子上山,再送一批批大法弟子下山去上访、证实大法。

当时我们的心特纯,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让警察白白抓走,我们要堂堂正正的证法、护法!

在这个特殊的临时集体里,互相激励着对大法坚不可摧的信念,同修的言行,为大法舍去一切的精神,随时处处能看到自己的不足,使自己的心灵时时得到净化和升华。

在那里打水、买饭往返要走几个小时的山路,而且还必须提防警察的注意和跟踪。所以大家都尽量不喝水、少喝水,省下一口凉硬的馒头,留作下顿餐,虽说谁都不能洗脸、刷牙,可是个个却显得那么精神。

在不到一张双人床大小的帐篷里要睡4—5人,有时只好半睡半躺,想伸伸腿,也只能收紧自己的肚子,笔直地侧立着,不敢也不能翻翻身,为的是能为同修留一点空隙,好舒服些。

一天早起就下山打水、买饭,至晚未归来的几个同修,使我们沉重而焦急的心忘记了干渴和饥饿。大家一遍又一遍的登到高处眺望,直至夜幕完全降临……

慢慢地,在这个昏暗的夜晚,同修们依偎着,默默的听着寒风呼叫着渐渐睡去。突然,远处的山谷中传来呼喊声,使我们从梦中惊醒,隐约而又清晰地听到:“同修们快跑啊,警察搜山了!”

后来我们才得知这个同修为了让山上的大法弟子能在天亮前安全离开,他竟是在当发现警察抓了早上下山的同修,已临近自己所住的帐篷时发出的喊声!那一刻他首先想的不是自己的安危和脱身,而是为了更多的人。

这喊声汇集了无数大法弟子,更加坚如磐石。

大家当天走到了天安门打坐炼功,那是1999年10月28日。也是那位同修,在后来的被非法劳教中,破除种种魔难,第一个被提前释放,堂堂正正闯出来,大家都习惯亲切的喊他“大哥”。时隔四年的今天,这震撼人心的喊声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我写出这些往事,在伟大正法的历史画卷上,也许会添上一笔亮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