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早上5点发正念的体悟(译文)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过去两年里师父一再强调目前大法弟子有三件事很重要:学好法,发正念和讲清真相

今天我想就共同发正念和大家谈谈我的体会,对于这件事我在自己身上和自己的修炼环境中都有过正面的和负面的经历。

我们能够一起发出强大的正念,对于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来说很重要,这是对世界上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要求。师父在2001年佛罗里达法会上说“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得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大家知道,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够严重的,所以每个学员都必须真正地清醒地认识自己的责任,真正地能够在发正念的时候,静下心来,真正地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这是极其关键的事情,极其重要的事情。那么如果每个学员都能做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告诉大家,同时发正念,那5分钟邪恶就在三界之内永远不再存在了。就这么重要。”

现在我觉得自己有一些困难,其他同修也是一样。夜里发正念,比如德国大法弟子早上5点发正念,我敢肯定那时很大一部分德国同修,包括我自己在内,还在睡觉。当向同修问起此事时,回答经常是“我晚上工作到很晚,当然是为了大法,所以早上五点时不可能那么清醒。”我自己也是这样。我常常听不到闹钟响,于是我就把手机也上了闹钟,但连这一招也不奏效。有时即使强挺着起床,也是一分钟后又无力地倒在了床上。我的理解是:这是个十分大的漏,而且是在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上的一个漏洞。

也许其它三次我们都发正念了,可是如果全世界大法弟子都这样想,那么每次发正念时就会总有一部分同修在睡觉。当我们在法兰克福晚上十一点发正念,正好是北京时间早上六点,那么大陆同修是一起发正念支持我们呢,还是他们正在睡觉?当欧洲大法弟子下午五点发正念,对中国大陆的同修正好是半夜,纽约正好中午十一点,这倒不错,不过远东的同修呢?那么新西兰的同修,因为当地时间正好是早上五点就该睡觉吗?我想,如果我们把全球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就会很清楚,我们每个人都不能以任何借口忽视一天四次发正念,否则就谈不上在人间形成一个整体。

有时我们会说,我真的很累,我做不到。然而师父在《转法轮》最后一页中说“难行能行”。这里我想顺便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我们在法兰克福几乎每天晚上一起炼功,中国游客从他们的大巴下来走过时正好能看见我们,这样我们把讲真象和集体炼功很好地结合起来。我们的炼功点旁边有一个小咖啡厅,近日我问那里的老板早上到底几点开张,他对我说,清晨三到四点间他总是在的,而且生意也很好。由此我想到一个常人尚且能够这样起早,一站站到晚上七点,而且每天如此,所有这一切就是为了常人的一个目的--做生意赚钱,那么我们大法弟子有一个高出常人的目标。有多少次师父强调,我们得到的是高层次的东西,因此我们必须用高层次的标准要求自己?我想,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出,我们可以做到按时起床,也许我们可以试着从现在起以一个新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我相信,结果会是很好的。

师父也多次告诉我们不应该找外在的手段,所以在这里我也不想给大家介绍一些我所用的帮自己早上起床的手段,但是我想,如果我们早上能够保持清醒,并通读一两遍佛罗里达讲法中的那一部分讲法,那么我们就应该在那一刻想一想,我们是否按照师父的话去做,是否能够做到。我还认识到,其实什么外在的手段都帮不上忙,也就是说,最终还须我们的理解,我们的心性达到标准,那么也就无须任何的手段了。

这个问题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另外的空间存在着人肉眼不容易看见的一群很危险的魔,到底这些魔何时能够安静下来?我们人需要睡眠来休息,他们也是一样。当师父谈到不明飞行物时说,它们因为另外空间有另外的时间而能够比在这里行动快得多,也许那些魔和竭尽全力想要毁了我们的旧势力的黑手也是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它们就会在我们没有发正念的时候--在我们睡过头的地方有喘息的机会,而且它们一定会不让你睡好。有那么多魔停留在我们身边,我们能睡好吗?也许很多人有过这样的经历:睡了很长时间,可还是无精打采。为什么呢?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这里我想鼓励同修们,让我们共同发出强大的正念来。

我希望我们在这次新年聚会上还有在以后的日子里齐发正念,早上五点也是一样,从里向外给世人展现出大法的威严!

谢谢大家。

(德国2004年新年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