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讲得过高的问题不能再忽视了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我觉得目前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还是没被一些同修重视起来,从而引发的问题是严重的,在这里和大家交流一下。那就是讲真相讲的过高的问题,主要表现在面对面的讲清真相中和发出去的真相材料内容高低程度把握的不合适。如果在这方面认识不到或者不够重视,那会带来非常不好的后果,甚至有可能毁掉在这方面没做好的同修。

我在居民区发放光盘时,经常能捡到被常人扔掉的真相小册子,翻开一看,大多数里面都有一些讲得过高的内容。有一期的《民风》小册子里有“三叔病游地狱见闻”,这个文章对于现在信神底线很低的人来说就是高了。这期小册子我捡到的就好几本了。当时我就想,为什么这期小册子被遗弃的那么多呢?是不是内容太高了常人接受不了觉得不好而扔掉的呢?做为大法弟子的我们把这样的小册子发了出去虽然心是好的,可是起到的作用是什么呢?会不会把一个有机会能明白真相的人在看了这个小册子之后由于不理解讲得过高的地方而产生反感心理,从而不但没有给这个人讲明真相、达到救度他的目的,反而由于我们讲高了又把他向反的方向推了一步呢?

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告诉我们“任何人在讲清真象中谈高了都是不理智地在起破坏作用。如果不听劝阻、太执著了,那可能干的坏事就会大,就会被魔利用。如果你真的在这件事情上犯了罪了,那说不定魔就要把你弄下来。”

我想这对于我们大法弟子来说不是个小问题了,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我们如果在讲真相中起到了不好的作用,那么不仅仅是对众生没负起责任的问题了。如果在这个问题上认识的不够清醒,那么就有可能毁掉自己。

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告诉我们:“我们在讲清真象中还得去符合现代人的口味去度他,因为今天的人哪,他信神那个底线很低,他的道德水准的底线也很低,他明知道是坏的他都去干。”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也讲了:“你在讲清真象中,你超越一点人的道理的时候人就接受不了,所以你们在讲真象的时候,一定不能讲高。……你们只能够讲我们是遭受迫害的,我们的真实情况,我们是好人被无辜地迫害,信仰自由遭到了践踏,人权遭到了践踏,这个他们都能接受,马上就会支持你同情你,那还不足矣吗?”

“大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在救度众生中使人们重新认识我们。那么做不好的时候呢,很可能你费的那些个努力啊,你所要做的一些事情,就可能在无意中起到损害作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关于真相材料的内容高低问题,我想这也不是某个弟子或者说是大法弟子在配合中某个环节没把握好所出现的问题。现在常人拿到一份真相材料,包括光盘,小册子,纸张,图片等等都是经过很多大法弟子的合作才能送到常人手里。现在大家发下去的材料除了光盘我想主要就是小册子。这些小册子都是同修编排好内容然后上传到我们自己的网站,再由国内的弟子下载后打印成小册子,然后再给发放小册子的同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基本上就是通过三个环节而送到常人的手里。那么这三个环节的同修都有责任为真相资料的内容把关。我想在这个问题上大家最好都不要把责任推出去,认为自己只是负责什么具体工作就做什么,其它的就交给别的同修去做。我觉得这其中也体现出我们能不能真正地为众生负责的因素在里面。况且只有我们大家互相配合好才能发挥出整体的力量。如负责取送材料的同修发现材料里有过高的地方那么一定要向负责打印材料的同修反映,请他们及时处理一下,删减一些过高的内容等等。不要认为自己意见也说过了,别人不听是别人的事,既然他不听那么给到我手里的是什么我也不管它了,发下去我就算完事了。这样的心我觉得很不好,有负责打印的同修也不要固执己见,也要多听听下面反映上来的情况而使自己更好的为众生负责。

有些小册子里面有:解释疑点、大法洪传、审江案、迫害具体事例、修炼大法受益的具体事例、大法国际形式。我觉得这些内容都很好,可是里面还有一些修炼人之间交流的文章,也给加进去了。这些文章里明显有很多文字是不适合给常人看的。比如“救度世人”这几个字,这在我们弟子之间说谁都明白,可是讲给常人那就不太合适了。要知道我们能有这么高的认识是通过学法和自身的修炼提高才能理解这么超常的认识的。这些语句在常人看来就太高了。还有一些“恶报”的具体事例我想如果能有选择性的面对一些常人给他们看最好,如果给那些不相信这些事情但又可救的人讲了、看了那就没有好处,如果讲的低一点也能达到救他的目的那么我们何必讲这些事情呢?我们何必冒着他不理解我们所讲的过高的东西而毁掉他的风险去做这样的事呢?有的人认为没有关系,马马虎虎的就把资料发下去了,觉得没必要注意这些细节,太注意细节就是钻牛角尖了。我觉得大家应该更严肃认真地考虑一下。

就最后拿到小册子发放给常人的同修来说他们基本是没有编排小册子内容的条件的。那么编排小册子的同修的责任就非常大。我不知道编排小册子的同修是国外的学员还是大陆的学员,如果是国外的学员的话,我想可能对国内的常人的思想状态不是很了解,那样可能编排起一些小册子来就会把握不好内容的高低程度,再者说国内地区和地区之间人的思想状况也不一样,这样就很难把握好材料内容的高低程度。

我建议编排小册子的同修可以编排一些针对性强的小册子,具体说就是比如我们讲真相要面对一个信神底线非常低的人,那么我们就为他编排一种小册子,里面内容涉及到:解释疑点,大法洪传,审江案,修炼大法受益的具体事例、迫害的具体事例、大法国际形式。这些内容就差不多能把真相讲清了,里面就不要放“恶报事例”和一些修炼人的很神奇经历等一些在他们目前还不能接受的东西了。(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建议,也未考虑成熟,还请同修斟酌。)

那么还可以做一种针对知识分子的小册子,里面除了讲真相必须的文字以外,最好加上一些从科学的角度来证实大法的文章。针对一些能接受超常现象的人可以在讲真相必须的文字以外加上一些“恶报”啊、修炼大法的神奇经历啊等等,我想可能农村的一些老人现在还比较相信这些。

这样的话大家把这样多种类型的小册子打印出来以后,同修可以有选择性的针对地区、针对个人发放真相材料,而不必担心真相材料深浅度把握不好而影响讲真相的效果。但是针对大家把真相材料发放下去而并不知道什么样的人能捡到这个情况来讲,我个人还是建议真相资料以人能明白真相就足矣,里面不要放进去一点儿讲的过高的东西最好。有时候明明一个小册子很多内容做的非常好,就因为那么几个过高的文字就不能发出去,有的同修可能认为这样是不是太极端了?其实我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就有因为讲了过高的几个字当时就把人给弄反感了的经验。我曾经在讲真相中说:“我们修炼宇宙大法真、善、忍”,“宇宙特性真、善、忍”,对方就明确的指出就是因为我提及“宇宙”二字而不愿意再听我往下讲了。在这之后我用“我们是以真、善、忍为原则在指导我们提高自己的心性”“我们时刻以真、善、忍为准则在要求自己做好人”效果就好多了。所以我想我们在讲真相中尽量避免提及容易让常人不理解的名词为好。

明慧网上发表的关于讲真相不能讲高这样的文章已经不少了,可是有些同修还是不够重视,我想到不是这些同修不想重视,而是没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或者说是尺度把握不好。我想如果能去换位思考一下常人所在的位置和他们的信神底线而具有的心态就会好一些。我想现在常人在看了我们的真相资料后他们一般都会想是他们有正义感而在支持我们,同情我们。那么你再讲“我是在救度你们”类似这样的话,你想想他能理解接受吗?再有就是不要总站在我们自己的角度觉得有些事情很好理解就认为常人就能理解,要知道我们是修了大法的,是有亲身体会的才能对一些超常的事情理解,那么在我们弟子之间说这些话大家都习以为常,那么站在常人的心态上想一想,他们听我们讲这些话或者是文字那可能会觉得我们是在宣传迷信,甚至会认为我们精神有问题。

以上是我个人一点肤浅认识,还请同修多多指正。最后祝愿各位同修在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这条路上勇猛精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