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坚持信仰 被判刑勒索 亲人失去工作

朝阳市大法弟子武荣杰及其家人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家住辽宁朝阳市双塔区的武荣杰一家,只因武荣杰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全家人多次被双塔区恶警骚扰勒索,丈夫董世喜被牵连开除工职。2003年1月下旬,武荣杰被非法关押到朝阳市吴家洼看守所,期间染上严重传染病,8月朝阳市双塔区法院刑事厅到看守所秘密宣判对武荣杰非法判刑8年。因武荣杰病情严重同时伴有心肌缺血,三次被大北监狱拒收。但吴家洼看守所至今拒绝办理保外就医、拒绝放人。

2001年1月20日,双塔区公安分局凌河派出所副所长刘国政一行7人来到女法轮功学员武荣杰家中,没出示任何手续便进行非法搜查,并以了解武荣杰老家的情况为由将其骗到派出所,当天下午派出所警察王剑飞把武荣杰送到朝阳拘留所进行非法拘留。关押了7天后,经其爱人托人找关系,到年三十下午2点才被放回,但却被凌河派出所以所谓的“保证金”为名勒索2000元人民币,当时的经手人是副所长刘国政,没有给收据。

2001年正月十八,双塔公安分局政保科的鲍铁强及凌河派出所一伙5人再次来到武荣杰家中,敲门时他们谎称是收电费的,将门骗开进屋后,他们让武荣杰去政保科走一趟。开始武荣杰拒绝,但在他们的无理纠缠下还是去了双塔公安分局政保科,结果白文友等恶人再次将武荣杰绑架到朝阳拘留所非法关押。这回一关就是43天。直到2001年3月26日才放出,此次在双塔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朝光授意下,武荣杰的家人再次被敲诈了所谓的“押金”5000元人民币,经手人仍然是凌河派出所副所长刘国政,没有给收据。

2001年6月下旬,龙城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黄殿相一伙又一次来到武荣杰家中非法搜查,武荣杰被迫离开家流离在外。这期间,黄殿相、孙旭和一个姓邱的司机,不分白天黑夜,有时甚至是后半夜2点闯入武荣杰家中骚扰,前后共有5次。凌河派出所副所长刘国政一伙人也来过。

武荣杰的爱人董世喜,部队转业后到东风朝柴总装厂工作,工作中他兢兢业业,于2001年底被评为东风朝柴公司“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但由于不明真象的人向公司举报其爱人炼法轮功而被取消,证书及奖励的500元现金全部被收回。证明人是总装厂书记郑良山。

2002年9月10日傍晚6点钟,双塔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包海涛(此恶警作恶多端)一行3人来到朝柴总装厂保卫科,无任何理由和根据将正在上夜班的董世喜带走,董世喜吸取了前几次其妻子武荣杰的教训,没有上几个恶人的当,在途中走脱,从此和妻子一样被迫流离失所。朝柴公司于2003年1月将董世喜开除工职。家中只剩下一个14岁的孩子无人照顾。这期间据说双塔公安分局在武荣杰家前楼租了一个楼房进行日夜监视。

2002年12月30日,武荣杰被凌河派出所副所长刘国政等4人非法绑架至凌河派出所,他们将武荣杰双手铐在凳子上,让她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夜,第二天将武荣杰带到双塔分局国保大队。

国保大队是迫害法轮功的专职部门,这里以白文友为首的一小撮恶警,几乎每天都在干着对无辜善良的法轮功群众打家劫舍、勒索钱财、酷刑拷打等见不得人的罪恶勾当。在国保大队一楼的一间办公室里,距离地面两米多高的墙上,焊着两个铁环,相距一肩多宽,不经意的时候看不到,但这就是恶警们专门用来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各种刑具中的一种。被非法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许多人都遭受过这种折磨,双手被手铐扣住后,分别吊挂在墙上的这两个铁环里,一挂就是一两天。

武荣杰被带到这里后,同样遭受到了这样的折磨,被吊挂了一天。这期间大队长白文友打了武荣杰一个嘴巴子。下午5点钟,他们又一次将武荣杰送入拘留所。武荣杰开始以绝食来抗议他们这种无法无天、没完没了的迫害。朝阳市拘留所一姓孙的所长将武荣杰戴上脚镣子和手铐子。绝食期间,医生、恶警徐生将武荣杰带到二三四医院灌食3次。

2003年1月下旬,武荣杰被非法押送到朝阳市吴家洼看守所。此间,看守所不让家属探视,甚至不允许送换洗衣物。2003年1月25日,双塔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白文友向董世喜索要“保证金”3000元,没有给收据。

2003年5月份,武荣杰因穿同室犯人给的一条内裤,被传染上性病,朝阳市第二医院为其作了检查并开出了诊断证明。2003年8月,朝阳市双塔区法院刑事厅到吴家洼看守所秘密开庭,当时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武荣杰被犯人用担架抬出,不明不白地被非法判刑8年。后武荣杰上诉到朝阳市中级法院,结果杳无音信。9月14日吴家洼看守所隐瞒病情,将武荣杰送往沈阳大北监狱,但还是被大北监狱检查出有严重传染病从而拒收,第二天就被送回看守所。10月2日吴家洼看守所第二次将武荣杰送往大北监狱,此次监狱方不仅查出武荣杰所染性病加重,而且又患上了心肌缺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因此而再次拒收。2003年12月,吴家洼看守所再次带武荣杰到医院检查身体,经查病患部位病情加深,已经无法根治,但看守所仍然拒绝为其办理保外就医。

2003年9月27日,凌河派出所副所长刘国政、片警刘阳和雇佣的恶人将董世喜非法绑架到朝阳市拘留所非法关押30天,家中再一次只剩下一个孩子。刘国政提审时扬言交10000元钱放人。后董世喜的家兄帮他交了3000元钱,派出所才放人。此次经手人仍然是刘国政,还是不给收据。

*****

——善良的人们,这就是发生在朝阳——您身边的悲剧。而且,这样的悲剧还仍在上演。

我们不知道当您看到这些时,您会怎么想。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只因为信仰“真善忍”,祛病健身,做一个好人,就受到如此不人道的对待,家庭竟遭此不幸,人们不禁要问: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当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这样的权利都可以被当权者不顾及宪法和法律的规定而大肆盘剥,都可以扣上大帽子来惨无人道的打压,人们还会有什么样的权利、自由和安全感呢?

有一个这样的传说:很久以前,在东西方通商的必经之路上有一片广阔的沙漠,由于找不到水源,许多人渴死在半路上。一天,一个东方商队在沙漠中遇到了狂风。一些人在狂风中脱离了商队,迷了路。就在他们快渴死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眼清泉。甘甜的泉水救了他们的命,帮助他们走出了沙漠。他们感谢上苍的仁慈,将泉水的消息告诉了来来往往的商队和旅行者。闻者无不欢欣鼓舞。

这个消息传到沙漠边缘一个小县城里,激怒了因向往来商旅卖水而发了大财的县令。他担心人们知道了泉水的消息而不再多买他的水。望着不再被过多的巨大水罐拖累的商队欢喜出城的背影,县令对泉水的痛恨与日俱增。一个深夜,县令想出了一条毒计。他用钱收买了城里的流氓和无赖,让他们到处去散布谣言,说沙漠中的泉水是有毒的,喝了会使人发疯而死。同时对那些胆敢说出泉水真相的百姓,县令将他们统统关入监牢施以刑罚。

许多人被恶毒的谣言蒙蔽,相信了他们的鬼话。他们望泉水而却步,许多人渴死在沙漠中。商队不得不从县令那里买很多的水。县令借机对这些相信谣言的人大肆盘剥而大发横财。

然而,泉水的真相并没有被封锁住,它在民间流传着。不被谣言迷惑的人因为得到泉水的补给,商业往来日益兴隆。

县令和流氓无赖们不断制造出谣言,企图让人们远离泉水。善良的百姓们不愿与他们为伍,不得不背井离乡。被县令盘剥的商旅们终于不堪重负,纷纷绕道而行。县城日益萧落。终于,在一场刮了七天七夜的狂风之后,县令和流氓无赖们连同整个县城永远地消失在茫茫黄沙之中。

沙漠中的泉水并没有因为谣言而被损伤一丝一毫,依然清纯甘甜,它救助着那些珍视她而不被谣言迷惑的人。

这个沙漠中的故事给了我们再清楚不过的答案:谁是谣言的真正受害者?——造谣的人、传播谣言的人和听信谣言的人。

在整个社会道德沦丧、腐败盛行、世风日下、信仰无依的今天,法轮功就像一眼明澈的清泉,净化了生命尘封的灵魂,滋润着人们干涸的心田。而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及其帮凶,就像故事中的那个县令和他的流氓无赖们,仅为一己之私,竟置国家民族的道义和未来于不顾,秉仗强权,开动全部国家机器,制造“自焚”、“杀人”等等血腥谎言,铺天盖地的宣传,“文革”式的鼓噪,向那些善良而又不了解法轮功的人们心中灌输着对“真善忍”的仇恨,对上亿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疯狂镇压。

千百年来,真诚、善良和宽容一直作为普世的美德在维系着人类社会的存在,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道德因素,当人们抛弃了这一人性中最基本的道德和良知,也就失去了人的价值和生命作为人所存在的意义。当生命离开了“真善忍”,就会像那些传说中迷失在沙漠而又被谣言蒙蔽的人们,失去了救命的清泉。而传说中最后的那一场灾祸啊,阐述的便是这一生命不可抗拒的自然法则。今天,江氏集团对“真善忍”所制造的欺天谎言和它一手发起的镇压,真正的是要将人类领向毁灭的深渊!

真金不会因火淬而变色,美玉不会因泥污而受损。“真善忍”就像那传说中的清泉也不会因谣言诋毁而不纯。在这场灭绝人性的镇压中,真正受害的,恰恰是那些听信谣言而反对“真善忍”的世人。

四年多的狂风暴雨,法轮功学员忍辱负重,冒着被抓被打、劳教、判刑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秉持一贯的和平理性和大善大忍的胸怀,以各种方式慈悲的向世人讲述着真象,企盼着人们从谎言的桎梏中解脱和清醒,从而走出罪恶的泥沼。

当第一场瘟疫非典降临的时候,有多少人都在不解的问:它为什么要发生在中国?为什么偏偏北京那么严重?灾祸不会无故降临,这是上苍第一次向人类发出警告!一位北京公安在非典高峰期间,亲眼目睹自己身边迫害法轮功弟子的同事都先后患上此病而离开人世,甚至家人也未能幸免,曾由衷地慨叹自己因善待法轮功而得到的福报。

在江氏曾疯狂叫嚣“三个月铲除法轮功”四年后的今天,法轮功不仅未被铲除,反而以其强大的道德感召,洪传到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近千项来自各国政府和众多民间团体的褒奖。即使在国内,因明白真象而开始炼功的人也越来越多。

善良的家乡父老,为了您和您家人生命的幸福和安康,请记住“法轮大法好”!请与我们携手,共同呼吁立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弟子!维护“真善忍”,也就是在维护您自身的权利、自由和安全——生命的最后一块盾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