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还要我”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同修玉莲(化名)进京正法被非法劳教,由于学法不深,在劳教所里被谎言欺骗,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回家后因经济困难,她高价贷款,开始种地,养猪,还回收废品。因为所有家务活都是她一人承担,忙得连饭都吃不上。丈夫只打麻将不干活,还和亲友邻居看着玉莲,不许她和同修联系,怕上北京。

同修多方接触,把《导航》、《精进要旨(二)》、《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等先后送给玉莲。晚上,玉莲看着师父的讲法,她哭了。她是坚强的大法弟子,在北京看守所里六七个男恶警打她三个多小时,她没掉一滴泪,今天她哭得那样伤心,边哭边说:“师父还要我!师父还要我!我要跟师父回家!”她真的醒悟过来了,写了严正声明。

一天,妹妹背着她把在公安局工作的亲属找到家说服玉莲。她就讲她身上的病怎么好的,不学大法就没有她的今天。亲属说不通,临走时说:“你们看着她,她要出去发传单你们给我打电话。”家里繁重的劳动,亲属的看管,再加上自己的执著不放,就象一个无形的网一样紧紧的把她罩在里面,很难突破。

2003年秋,全村各家粮食都收回去了,只有玉莲家的粮食还在地里。同修知道后,去了四个同修帮她干了两天,粮食全部收到家了。这两天边干边向她的丈夫及亲友邻居讲真象,讲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讲天安门自焚是假,讲为什么去北京等,使他们真的明白法轮大法好。她的丈夫也乐了说:“这回我可不管你了,你爱干什么干什么。”从此丈夫主动承担起养猪和家务活,减轻了玉莲的负担。玉莲说:“我以前没做好,今后我要加倍弥补。”

冲出笼子的鸟就象雄鹰一样在空中飞翔,玉莲认准的事谁也挡不住。粮食到家后第三天,她把本村几个没走出来的同修组织到自己家晚上学法,整点发正念,谈体会。她还经常参加集体正法活动,到几十里远的外地去发真象资料。白天她赶着毛驴车走村串户收废品,走到哪就把真象讲到哪。遇到没走出来的同修,她就把师父的讲法送给他们,主动去和他们联系。到发正念时间把车停住站那或坐那发完正念再走。在收废品时有算错帐的事,过后想起来不管多少都给人送去,并告诉说:“我是大法弟子。”有一次走十多里路去给人家送十元钱,村长看见了说:“咱村要有炼法轮功的我不管。”一次给人家送八角钱,村干部说:“都象炼法轮功这样就好了。”一次她到一熟人的厂收废品,厂长说:“这些破烂你就拉走吧。”她说:“你不收钱我不拉。”厂长问为什么,她说:“因为我是大法弟子。”说着随手从兜里拿出一张真象光盘给厂长。

一次她往市里送货,向一人讲真象,这人叫她小声点她还是那样讲。讲完后那人问:“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玉莲说:“你就是公安局的我也不怕。”这时车已走到市委门口,那人说:“我就在这上班,你行,有胆量!”

有时因讲真象或到同修家去常常空车回家,但她总是乐呵呵的,她说我就是乐呀。我告诉她那你就唱“法轮大法好”。现在,她赶着毛驴车唱着“法轮大法好”,做好“三件事”,有使不完的劲儿。

我写着玉莲的事时想,还有部份同修没有醒悟过来。我们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同时,拉他们一把,他们也是我们整体的一部份,也是师父不愿丢下的弟子,也是在圆容师父所要的。

(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