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老板:我要为法轮功鸣不平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我是一位凭本事挣钱不问国事,拥有几百万资产,稍有名气的个体经营者。对电台、电视、报纸对法轮功的宣传报导,我根本不信,净是假话,自己骗自己;但对法轮功的传单我也不看,事不关己。前段时间,一个偶然机会,遇见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法轮功炼习者马××。当时他正在公路边上喷漆,身穿沾满油漆的工作服,戴着脏兮兮的口罩,但他那炯炯有神的眼睛仍然露出当年的真挚、豪放、热情。他简单地洗了洗手,我们便迫不及待地聊了起来。

他年长我几岁,可我觉得他比我显得年轻,我第一句话就问:“老哥,你英雄不减当年,这么多年也不见老哇,还是那样棒啊!”他爽朗的一笑:“炼法轮功呗。”这时,嫂子从屋子里出来,苍白的脸,虚弱的身体,我疑惑地问:“嫂子怎么了?”他给我讲起今年春节过后“两会”期间的事:“有两个大法弟子来看望你嫂子,燕郊分局借口纠集几辆警车,十几个人把我们抓走,把家里翻个底朝天,抄走了电视机、VCD、录音机、各种书法字帖、大法书籍和学习资料,还有装修房屋用的静电直绒机。还把我送进看守所,我绝食抗议7天,身体极度虚弱,才被接回来。对于极度虚弱的我,分局警察、开发区干部、大队三个部门还派人昼夜监视,你嫂子忙上忙下,为他们买花生、瓜子、烧水、做早饭,一直折腾到‘两会’结束才撤走。一生埋头苦干、忠诚于教育事业的老教师,哪里经过这样的阵势,劳累,加上提心吊胆,担惊受怕承受不住,病倒了,直至今日。”

我问:“抄走的东西给你了吗?有手续吗?”他说:“至今没给,没有任何手续,我向他们讲真象,也多次找过当事人。”我不平地说:“这是啥世道,光天化日之下,拿走东西也不给什么手续,这不象‘文革’一样,无法无天吗?”他说:“在江XX的威胁下,他们也是受蒙蔽的,同样是受害者,他们会醒悟的。”

我有点不理解,向他提出很多问题,他一一给我做了回答,我们谈了很多、很久。从他身心受益到[因坚持炼功被]非法劳教二年。从劳教所的非人性的折磨,到大法弟子的平和、讲真象,从科学到人生。几十年的人生奔波,喜、怒、哀、乐,从没有象今天这么痛快。我的心被融化了,心里亮堂了,我相信了法轮功,我终于明白,一个生命生存的真正意义,我开始反思自己事不关己、麻木不仁的人生哲学,我庆幸有缘遇到修法轮功的老朋友。我要把我的心里话,告诉所有和我一样漠不关心、麻木生活的人,我要为法轮功鸣不平。

这是回去亲自所写上网第一份稿件,虽然费了好大劲,但心里总算有点欣慰,我要永远做下去,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哪怕倾家荡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