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蜀水悲风起 天理公道正人心(一)(图)

四川法轮功遭受迫害纪实综合报道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自1992年5月由李洪志先生在中国吉林首次面向社会传出,短短几年,使千百万修炼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炼中获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归正,给社会带来了新的生机和希望。如今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已经注入全世界60多个国家不同民族、不同肤色的一亿多人心中,各国授予法轮功的褒奖已逾一千。目前仅台湾一地就有30万法轮功修炼民众。

四年前,江泽民出于强烈权力欲和妒嫉,于19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开始了全面的公开迫害。江氏一伙完全知道,镇压迫害这样一群来自社会各个阶层各个领域、人数众多、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的群众团体,不仅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而且也会招致国际社会的不满。为了给非法镇压制造依据,江氏集团操控所有国家舆论工具蓄意误导和造谣栽赃法轮功,在谎言掩盖下对法轮功群众进行了四年多的疯狂迫害和虐杀,迫害之广遍及全国。

本报导旨在揭开散布在中原大地的谎言,真实、客观地报道发生在四川省的迫害事实,使公众对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有所了解,用良知和正义共同制止这场对无辜百姓的残酷迫害。

* * * * * * * *

一、雾都曙光——法轮功传授班两次在四川重庆举办(图)
二、法轮功修者日众令江泽民惶恐不安—— 4.25事件真相
三、虐杀遍中原 巴山蜀水冤案多 ——79名四川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四、善良百姓惨死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灭绝政策下(图)
五、重庆血案——25名重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居全国直辖市之首(图)
六、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警察当众强奸重庆大学女学生震惊海内外(图)
七、野蛮灌食 十多名四川法轮功学员遭残杀(图)
八、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罪恶累累 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摧残(图)
九、谎言连篇难遮天 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图)
十、天理公道正人间 人心归正迎春天

* * * * * * * *

一、雾都曙光——法轮功传授班两次在四川重庆举办

1993年9月和1994年5月是四川人民最值得庆幸的时光,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两次在四川重庆举办法轮功传授班。


1998年10月18日四川法轮功修炼心得交流会期间气势磅礴的组字
(中国,四川省乐山)

法轮功的深奥法理、巨大功力和奇特功效,迅速引起了广大民众的关注,通过人传人心传心,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法理很快撒遍全中国,修者日众。修炼法轮功后长年顽疾获痊愈,多年冤仇得善解,修心做好人的故事频频传出,人们为在大法修炼中找到了人生真谛而欢欣鼓舞。各地媒体纷纷报道法轮功的消息。

《中国经济时报》1998年7月10日第6版“百姓广场”刊登了题为“我站起来了”的报导,报道了一位河北邯郸农村瘫痪了16年的妇女谢秀芬,炼法轮功后重新站起来的故事:

“1979年,我在河北邯郸农村公社医院做了结扎手术。在腰椎部位打了麻药,没想到骑着自行车去的,做完手术后就再也没法走路了,一躺就是16年。301医院诊断结论是:脊椎损伤半截瘫。现有残联发的下肢瘫痪的残疾证。一说起瘫痪的痛苦是难以言表的。我当时已有4个孩子,最小的只有2岁。我生活不能自理,全靠我妈照顾。她也有一个5口之家,干不完的农活和家务;她不但要看孩子,还要侍候我,累得精疲力尽。我常常泪流满面,心如刀绞。什么时候是头啊?我想不出活路来。我甚至想吃老鼠药一死了之,但为了亲人我活了下来。

“1989年,我随军来到北京。当时,丈夫每月工资只有四、五十元,一家6口。吃饭都成了问题。最让我难以忍受的是,丈夫上班累,下班忙:做饭、洗衣、看孩子,全是他的事;真是又当爹又当妈,还得伺候我。我总是止不住地流泪。我怕尿床,只好少吃、少喝。谁知在床上越养毛病越多,什么萎缩性胃炎、冠心病、高血压、食道炎、结肠炎、颈椎炎、肛裂等等十几种病,躺在床上下肢不能动,脖子也不能动,简直是活受罪!”

16年过去了。1996年4月,谢秀芬在妹妹的介绍下开始阅读法轮功的书籍《转法轮》,并锻炼自己的双腿,从站几分钟到一点点加长,然后让丈夫推着到炼功点去炼功。数月后,谢秀芬的身体产生了巨大变化,原来病没有了,饭能吃了,体重增加了,腿也越来越有劲,坐轮椅改成了拄拐棍。1998年2月3日,谢秀芬终于甩掉了拐棍,瘫痪了16年的她终于自己走路了!

“这一天,功友们看见我一扭一扭走来了,大家惊奇地祝贺我重新站起来了!我激动得真想大喊:‘我站起来了!是李老师救了我!’……我从2月3日开始恢复走路,坚持学法炼功,我简直像小鸟一样老想要飞起来,一般的人走路都走不过我。这就是法轮大法发生在我身上的真真切切的事实!”

《医药保健报》
1997年12月4日
《中国青年报》
1998年8月28日
《羊城晚报》
1998年11月10日

《中国青年报》 1998年8月28日报导:“生命的节日 --98年中国沈阳亚洲体育节中华传统养生健身活动周开幕式巡礼”,文中有这样一段关于法轮功的报道:

“走进法轮功的阵容,学员们热切地向我介绍炼功的收获,44岁的刘女士,因患股骨头坏死而卧床不起。痛不欲生。96年夏由姐姐介绍学炼法轮功后。坚持炼功,至今跑跳自如,入场式上步履轻盈。年逾古稀的王医生,过去患十多种病(冠心病、哮喘、肺气肿),年年住院,氧气筒子不离办公室与居室,天天吸氧度命。公伤造成股骨骨折使她拄拐行走。96年春开始炼功,改变了大把吃药的生活,成为一位健康的学员。一位84岁的退休教授,过去患冠心病、高血压等多种老年病。经炼功强健了身体。她的病愈吸引了50多人。尤其感人的是,陈教授工资600元并不富裕,却每年资助东工特困生1760元,并连签了三年协议,需付出5000多元。 ”

1997年3月17日中国《大连日报》载文《无名老者默默奉献》,报导古稀老者盛礼剑因修炼法轮功为村民义务修路1100多米的事迹。

1998年2月21日中国《大连晚报》报导大连海军舰艇学院法轮功学员袁红存从大连自由河冰下3米救出一名落水儿童的事迹。

1998年3月30日《北京日报》报导一名法轮功学员向科技界捐款18万元不留名的事迹。

1998年上海电视台两次报导法轮功在上海及世界其它国家广受欢迎的情况,并在其中一次称已有一亿人在炼法轮功。

当时法轮大法最主要的著作《转法轮》在中国多个省市供不应求。1996年3月21日的《北京青年报》、1996年3月22日的《北京晚报》和1996年6月8日的《北京日报》刊载当年4月前的畅销书,其中包括法轮大法书籍《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

二、法轮功修者日众令江泽民惶恐不安——4.25事件真相

法轮功“真、善、忍”法理迅速传遍全国,修炼人数与日俱增。有道是好人越多越好,这么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却使心胸狭窄,个人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的江泽民惶恐不安。为使读者对影响深远的“4.25事件”有一个较为全面的了解,在此转载明慧网 “4.25”两周年之际发表的“4.25事件”真相。

1、法轮功的传出

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先生在长春开办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随后,官方的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向李洪志先生颁发了气功师证书,1993年又向北京的法轮功研究会颁发了“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直属功法登记证”,正式表明法轮功研究会的类别为“学术性团体”,业务范围为“理论研究,普及功法,咨询服务”三大项,活动地域为全中国。

1993年8月31日,中国公安部所属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致信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感谢李洪志先生为全国第三届见义勇为先进分子表彰大会代表免费提供康复治疗;公安部主办的《人民公安报》于1993年9月21日为此亦作了专题报道。12月27日同基金会授予李洪志先生荣誉证书。

1993年,李洪志先生荣获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的“特别金奖”,以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

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转法轮》于1995年元月由官方的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1996年一度被《北京青年报》列入北京市十大畅销书。

至99年初,据中国官方调查结果,全国至少有7千万以上各阶层人士习炼法轮功。

2、初经磨难及政府调查结果

1996年6月17日,国务院的喉舌《光明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批判法轮功。1996年7月24日,中国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地发出通知,全面禁止法轮功出版物的发行。

1997年初,公安部在全国进行调查,搜集罪证欲定法轮功为“邪教”。全国各地公安局经充份调查后均上报反映“尚未发现问题”,调查就此停止。

1998年5月底,何祚庥在北京电视台的采访中批判法轮功如何有害,之后北京电视台在播放对法轮功一炼功点的采访时点名法轮功是“封建迷信”。节目播出之后,很多了解节目中何氏所提供的事例中当事人的学员立即向何氏和北京电视台指出:节目内容违背事实,因为该人根本不是法轮功学员。以后几日中,一些学员依据中央关于气功的“三不政策”(不打棍子、不争论、不报导),写信或直接访问电视台,用亲身经历说明实际情况。事后电视台领导说,这是建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失误,并很快播放了一个表现法轮功学员清晨在公园里祥和地炼功,还有其他人士一同晨练的正面节目作为更正。

1998年7月21日公安部一局发出公政[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通知》中认定李洪志先生传播谣言邪说及一些骨干利用法轮功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但通知中紧接着又提出:要掌握活动内幕情况,发现其利用法轮功违法犯罪的证据,各地公安政保部门要深入开展调查。《通知》采取了先定罪、后调查的程序。《通知》引发了全国许多地区基层公安部门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取缔法轮功炼功点、强行驱散炼功群众、抄家、私闯民宅、没收属于个人的私有财产等行动。

98年下半年,以乔石同志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在此之前,国家体育总局也于1998年5月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调查了解。9月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小组为配合此次调查,对广东12553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表格抽样调查,结果表明祛病健身总数有效率为97.9%。10月20日国家体总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发表讲话说:“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份肯定的。” 其间,大连、北京等地对法轮功功效的民间调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结果。

3、天津事件

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发表了题为“我不赞成青少年炼气功”的文章。何在文章中再次引述了其在1998年北京电视台发表的例子批判法轮功。由于该例子在北京电视台事件中已经被充分澄清,何的这篇文章也已受到北京市宣传系统的严格抵制,此次天津发表该文章,天津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认为有必要向天津有关方面澄清事实真相,并期望通过与杂志编辑部的交涉来消除该文章的恶劣影响。因此,4月18日至24日,一些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

4月23、24两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导致学员流血受伤,并抓捕45人。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逮捕的法轮功群众不会得到释放。天津的公安亦向法轮功学员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

几年的种种舆论攻击突然发展到此次在天津动用公安警察使用暴力,迫害的严重升级震惊了学员,“天津事件”的消息因此在全国法轮功学员中迅速传开。

4、“4.25”上访国务院信访办

随着天津使用暴力抓人以及放人需要北京授权的消息在全国传开,从4月24日晚开始,各地法轮功学员怀着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和期待纷纷自发通过上访国务院信访办的途径来寻求“天津事件”的公正解决。4月25日,朱镕基总理亲自接见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家住北京海淀区的C女士回忆说:4月24日晚7点有几个功友跟我讲了天津学员被打被抓的事情经过。他们说有的学员想去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反映情况,个人愿意去的可以去。于是我和四、五个学员乘车于当晚8点一同来到了国务院。我们可能是第一批为“天津事件”上访的学员,门卫就问我们有什么事。

北京朝阳区的P夫妇回忆说:4月25日一早,府右街西边人都满了,街对面(国务院所在地)没有人。年轻的学员在最前边站成一排,让出了人行道和盲人道,最前排学员的后边一直到墙角都坐满了学员。大家都非常安静。交通没有受到阻碍。

海淀区的M女士回忆说:25日早8点15分左右,我看见朱镕基总理一行人从国务院正门(西门)出来走过马路来到上访学员的面前。学员中响起了掌声。朱总理问:“你们干什么来了?谁叫你们来的?”有(许多)学员说:“我们来反映法轮功的问题,没有人组织。”朱总理又问:“为什么不写信上访?怎么这么多人都在这儿?”很多学员都在回答,我听到有学员说:“信都写的成麻袋了,还没得到回应。”朱总理说:“我对你们的问题有批复。”学员说:“我们没有收到。”总理让选几个代表进去进一步说明情况,大家纷纷举手,总理在举手的人中随机指了几个人进入国务院。

4、政府总理妥善解决“天津事件”和“4.25事件”

4月25日中午时分,法轮大法研究会的李昌、王治文和其他三位北京学员作为法轮功代表进入国务院同政府官员会谈,申诉了法轮功学员的三点要求:

1)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
2)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
3)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

政府官员轮流参加会谈的有国务院信访办的负责人,北京市的负责人,还有天津市的负责人。傍晚时分,天津按照中央指示释放了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5、江泽民密件推翻总理结论,决定镇压

4月25日当夜,江泽民以中共总书记的身份,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江泽民指控“4.25上访事件”有“幕后”高手在“策划指挥”。(绝密,中办发电[1999]14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的通知”)

6月7日,江泽民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话,声称“‘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该文件于6月13日在中共内部秘密传达。(绝密,中办发电[1999]30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的通知”)

据一些中共高级官员透露,在上述两份密件中,江以明确提出4.25上访事件“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无联系,幕后有无‘高手’在策划指挥?”等流露出一种对个人权力的过度保护心态,并在拿不出真凭实据的情况下确定了镇压的错误决策。

自1999年5月下旬开始,全国许多地区法轮功学员的日常炼功活动受到城管、公安部门的驱散。一些地区公安用高压水龙头驱赶炼功人群,并用高音喇叭干扰炼功。各地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被单位和公安找去谈话、盘查,受到监视、跟踪和电话监听,并被规定不得离开当地。

江泽民在1999年7月19日的高层会议中正式宣布定案,全面取缔法轮功。7月20日全国展开逮捕法轮功学员行动。

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20以来的四年中,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有852(2004年1月1日数据)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

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执意镇压,使中国在国际社会上已遭到越来越多的人权和道德谴责以及法律诉讼。

三、虐杀遍中原 巴山蜀水冤案多 ——79名四川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在江泽民亲手发动的这场持续四年多的血腥迫害中,成千上万的中国法轮功学员被送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倍受精神迫害和酷刑摧残,至少造成852(2004年1月1日数据)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失业、失学、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据1999年7月─2003年12月的统计资料显示,79名四川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重庆市25名。79名被害者的年龄从22岁—67岁,他们中有工人、农民、工程师、干部、教师、退休职工、大学教授、政协常委等等来自社会各个领域。他们在被暴力洗脑中,有的被酷刑折磨致死,有的被当场活活打死。他们遭受迫害的缘由却是坚持说真话,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

四川省79名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名单:

重庆市 (25人):
段世琼,女,34岁
蒲新江,女,约50余岁
向学兰,女,59岁
徐云凤,女,47岁
周良柱
张素芳,女
夏卫,女,43岁
张大碧,女,约60岁
李兰英,女
李泽涛
唐千万,女,52岁
肖成端,男,52岁
张能秀(音),女,50多岁
刘春书,女,44岁
胡明全,男,63岁
曾繁书,女,56岁
龙岗,女,33岁
莫水金,女,64岁
王积琴,女,29岁
徐慧娟, 女,60多岁
周成渝,女
余香美,女,35岁左右
李桂华,女,47岁
张方良,男,47岁
郭素兰,女,54岁

成都市(12人):
方显智,男,61岁
吴大碧,女,57岁
周勇,男,34岁
刘生乐(音),女,53岁
两名大法弟子,其中一名称“廖娘”
徐芝莲,女,现年31岁
朱银芳,50多岁
丁峰,男,29岁
卢桂蓉,女,49岁
王旭志,男,30岁
张川生,男,52岁

彭州市(6人):
周碧如,女,55岁
唐发芬,女,33岁
袁圣迁,男,46岁
唐小成,男,40岁
罗少祥
王志英

内江市(4人):
孙永德,男,40多岁
李欣泽,四川内江威远人,51岁
汤建平,男,20多岁
陆雯倩,女,26岁

遂宁市(4人):
彭方建,男,45岁
席志敏,男,55岁
苏琼华,女,32岁
田世强,男

攀枝花市(3人):
阙发芝,女,49岁
赵其英,女,30多岁
辜兴芝,女,64岁

渠县(3人):
刘贤菊,女,60岁左右
王永茹,男,60岁左右
王玉如,女,60岁

广汉市(2人):
李德聪,女,50岁
谭素芬,女,58岁

广安市(2人):
曹平,男,40岁
李新奇,男,60岁
崇州市(2人):
陆琼芳,女,40多岁
刘志芬,女,60岁

峨眉市(2人):
黄丽莎,女,35岁
郭启蓉,女,59岁

邛崃市(2人):
薛玉珍,女,50来岁
廖朝齐,女,57岁

乐山市(1人):
张卓,男,32岁

南充市(1人):
李建侯,男,68岁

温江县(1人):
余碧新,女,50岁

巴中市(1人):
赵永,男,32岁

达州市(1人):
缪群,女,28岁

米易县(1人):
杨文会,女,40岁左右

万源市(1人):
张光清,60岁

新都县(1人):
胡红跃,女,45岁

简阳市(1人):
陈举文,男,67岁

威远县(1人):
张从明,男,57岁

南部县(1人):
张晓洪,(又名张照洪),男,29岁

自贡市(1人):
李新策,男,43岁

四、善良百姓惨死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灭绝政策下

对法轮功群众的迫害,依据的是江泽民的灭绝政策,却完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江泽民命令610办公室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有了这一系列的灭绝政策,公安警察行凶杀人有恃无恐。

* 成都大学副教授张川生被成都市看守所警察毒打后活活勒死

张川生,男,54岁,四川省成都市成都大学副教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于2002年2月15日被成都市看守所恶警毒打后活活勒死。脸青黑紫肿,脸边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宽青紫色深度勒痕。

六年前,张川生因身患多种疾病而走入法轮功修炼,炼功后迅速好转,不久痊愈。身为大学教授的他,被《转法轮》深深震撼,从此事事处处做到“真、善、忍”,受到同事、邻居、亲朋好友的一致称赞和尊重。

99年7月法轮功被迫害。张川生一直在家坚持修炼,从未出去过,只是凭着做人起码应有的善良和诚实,向因听信了江氏宣传工具的诬陷谎言后而误解法轮功的人说出了自己因炼法轮功而深受其益的实情。然而即使这样,当地恶警仍没有放过他,以他“思想一直没有转化”为借口施加迫害。

2002年春节前夕,张川生偕妻与六岁幼女回雅安老家过年。刚回雅安第二天,即大年三十,成都驷马桥派出所勾结成都大学领导追至雅安,说有事传讯,将他强行抓走,并说24小时之内放人。当时是下午4点过,张川生家人曾请求允许张川生吃了团年饭再走,被警察恶语拒绝。随即将张川生非法刑拘,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

仅过了几天,即正月初四晚11点钟,张的家人就接到驷马桥派出所通知“张川生因心脏病死于2月15日上午九时”。张川生的死相令人触目惊心——脸青黑紫肿,脸边嘴角血痕斑斑,脖子上有二指宽青紫色深度勒痕!张的家人问及原因,警察答曰:“他的手握成拳头,我们是为了扳开他的手,不是故意打他、勒死他。” 随之,警察恐吓张的家人说:谁敢说出张川生的死因,他全家人都别想活。

至今,那些杀人凶犯非但未受到法律制裁,反而受到成都市公安局表彰。

一个年已54岁的大学老教师,在教育部门辛勤耕耘了三十多年,桃李满天下。但他得到的不是政府的表彰和学校领导的肯定,而是被成都市的警察毒打后活活勒死,被成都市公安局勾结成都大学领导活活虐杀。

本案相关单位及个人:

成都大学办公电话号码

校领导:
张日新 (028)3388252—2061 刘铭钦 (028)3388267—2064
曾祥基 (028)3389281—2069 梁昱庆 (028)3388253—2046
贺继明 (028)3389282—2025 高永康 (028)3389295—2013
马学元 (028)3389296—2054
党 群:党委办公室 (028)3389280—2059
纪委办公室 (028)3388249—2071
组织部 (028)3389277—2058
行 政:校办公室 (028)3331183—2075 (028)3331313—2082

* 四川乐山农业局干部张卓被张公桥第二派出所非法抓捕第二天即身亡

张卓,男,32岁,生前任四川省乐山市农业局干部(曾任办公室秘书)。2002年6月7日下午5点多钟被四川乐山张公桥第二派出所非法抓捕,第二天(8日)就死于派出所。遗体有血迹和伤痕,颈上有绳勒的痕迹。张卓遇害时他的儿子才满6岁。

张卓,1991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人们印象中的张卓经常是和气的一张笑脸及书生气十足的文质彬彬。


张卓一家

张卓是2002年6月7日下午被非法抓进乐山张公桥第二派出所的,8日张卓妻子被通知去派出所,被告知张卓已死亡。其妻一再要求见尸体,才让在外面看一眼,不让其到停放张卓尸体的房里去近看。当时通知到场的还有张卓及其妻单位的有关负责人。知情者说:张卓的家属被通知去处理张卓后事已是6月11日,当时是在火葬场看到张卓尸体的,他们都感到张卓死得太突然,几乎不能接受这一事实。看到他的牙上还残留有血迹,脸部也有明显的伤痕,颈上也有绳勒的痕迹,但面部的表情祥和,不禁让人回忆起他平常那笑眯眯的脸和架一付眼镜的样子。此情此景使在场的人们感到非常的悲愤。张卓到底是怎么死的,派出所一直没有说清楚。

张卓的亲属向公检法提出上诉追究凶犯的法律责任,但是在江氏犯罪集团的高压下,哪里还有正义和公理可言。张卓的死讯家人一直瞒着他母亲,怕她承受不了会出事。张卓的家人在承受这巨大的痛苦的同时一直被严密监控,言行都受限制,不能随便接待来访者。

* 四川崇州市崇阳镇城关农民陆琼芳被毒打致体内大块淤血不治而死

陆琼芳,女,40多岁,四川崇州市崇阳镇城关五大队农民。因讲述法轮功遭受迫害真相,2003年3月被抄家,并遭成都警察张天田和崇州警察的毒打。5月在病危状态下被放回家,医生检查体内有大块淤血,动手术后终日卧床,2003年9月离开人世。

陆琼芳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2003年3月因向被谎言蒙蔽的世人揭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遭崇州市公安抓捕,并被抄家,家人受到恐吓,家里所有法轮功资料和书籍全部被抄走。成都610与崇州公安为了逼迫陆琼芳讲出真相资料的来源,对她进行毒打和虐待。成都警察张天田与崇州警察将陆琼芳绑架至政府招待所,昼夜轮番对她进行逼供,不准睡觉,被恶警狠毒踩踢,手段残暴、令人发指。

2003年5月,陆琼芳被放回家时已经病危。经医生检查体内有大块肿块,在动手术时发现身体内是血液凝成的淤血。手术后回家不能自理,不能饮食,排泄功能失调。在经历了几个月的极度痛苦后,陆琼芳于2003年9月离开人间。

参与迫害的是成都警察张天田和崇州市610办公室。

* 妻子被害惨死,丈夫被折磨瘫痪——彭州市郑维刚、唐发芬夫妇的遭遇


唐发芬

四川省彭州市濛阳镇凤凰村四组村民郑维刚,男,33岁;其妻唐发芬,32岁;其母刘元芝,70岁。

郑维刚及妻子和母亲在修炼前都是疾病缠身,经过一年的修炼,他们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他们从内心感到幸福,自此他们遵循着“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更好的人。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被公开诬陷迫害后,郑维刚和妻子唐发芬只是说出了一家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唐发芬于2003年3月3日被非法判劳教2年,在四川资中女子劳教所遭非人摧残。2003年4月12日,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唐发芬被释放回家两天后含冤去世。家中只有年迈的父母及9岁的儿子。丈夫当时仍被非法关押在彭州市拘留所洗脑中心。

唐发芬,生于1970年,2002年2月唐发芬被非法绑架到濛阳镇政府,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濛阳镇政府4个多月,期间遭受毒打。后来逃出,流离失所,遭彭州市国安、濛阳镇政府、蒙阳派出所通缉追捕。2002年10月7日在中江县发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送回到濛阳镇政府,遭到濛阳镇政府加倍迫害,打得遍体鳞伤,后又送彭州市洗脑中心。

2003年3月3日被非法判劳教2年,送四川资中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仍然受到非人折磨直到劳教所看人实在不行了才叫当地政府接回。但当地政府不接,劳教所怕唐发芬死在里面担责任,就亲自派人把她送回当地政府。濛阳镇政府才叫唐的家人把已经奄奄一息的唐发芬接回家,回家两天后去世(即2003年4月12日5点过)。家中只有年迈的父母及9岁的儿子。丈夫当时仍被非法关押在彭州市拘留所洗脑中心。家人希望政府官员能让唐发芬的丈夫回来处理唐的后事,但毫无人性的610人员不同意,直到最后也没让唐发芬的丈夫回来见上一面。

唐发芬2003年4月被楠木寺迫害致死时,其丈夫郑维刚正被非法关押在彭州市看守所。被迫害得手脚发麻全身瘫痪,又被劫持到彭州市精神病院强行用药。后来郑维刚绝食抗议迫害,7月6日左右,最后只剩一口气时,精神病院不法之徒强行将其送回家。郑维刚至今仍不能翻身,手脚不能动,说话打颤,说不清楚,瘫痪在床,全靠家人护理。

濛阳镇的老百姓知道此事后无不说政府太黑了,太无人性了,她们一家都是好人啊!老实人啊!

本案相关单位及个人: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教育科科长:李志强
八中队队长:李奇
七中队队长:张小芳
四川省彭州市濛阳镇政府办公室:028-3829145(政府办),028-3829146(党委办)
彭州市610办公室:乔立君、杨建华、王东、罗科、杨建新
濛阳镇610犯罪成员:郑贵华、白美春、黄仁松、蔡云龙、谭延柏、刘正芳、乔立君、周平宽、张宗俊、罗秀友、郑弘明

* 曹平,男,40岁,邻水县九龙镇曹家坝人。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6月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2001年5月因散发真相资料,而被县公安局赵某、城北派出所的杨某打断了手、脚,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迫害中内脏被打伤多处,经劳改医院鉴定此人已生命垂危,无法救治时,2003年5月27日通知家属接回,那时人已奄奄一息,全身疼痛,便血,于2003年7月17日早上1点30分死亡。据悉,曹平全家有6人修炼法轮功,均遭当地警方抓捕关押虐待。

本案相关单位及个人:
四川省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0826)2333255
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公安局赵某
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城北派出所杨某

* 王玉如,女,60岁,四川渠县农妇,家住渠县城南。因赴京上访,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于2000年元月下旬遣送进渠县拘留所。2月4日,拘留所干警强迫她写保证不再修炼法轮功,她坚决予以拒绝。于是,警察们对王玉如进行毒打,逼她写保证。王玉如面对淫威,忍住剧痛,正告打死也要坚修法轮大法,结果王玉如被活活打死。

法医对王女士进行遗体鉴定时,确定为心脏因击打破裂死亡。现王玉如的心脏由家人保存着。

* 席志敏,男,55岁,四川省遂宁市中区复桥镇十一村法轮功学员。于2002年1月9日晚9点在家被遂宁610警察绑架,当晚,在国安大队被打断肋骨两根。其后在吴家湾拘留所、灵泉市看守所反复非法关押长达半年之久,折磨得皮包骨头,同年5月被送往绵阳新华劳教所,在三中队非法关押一年。席志敏于2003年7月被绵阳新华劳教所迫害致死,家人见到席志敏的遗体,他的额头上缝了三针,脖子上有勒痕。

* 苏琼华,女,32岁,四川遂宁市大法弟子。于2000年12月20日下午6.30分被本市国安大队、船山派出所干警踢下六楼而死。围观的群众见状都大喊:“警察害死人了!警察害死人了!”。据现场目击者提供:警察在她家楼道及附近围守了三天,并不时骂着,叫嚷着:“抓到了,打死她!”当时苏琼华正在窗口对着下面围观的约3、4百名群众讲法轮功真相。


苏琼华

苏琼华摔下后,警察不但未采取任何抢救措施,而是将摔下来还未断气的苏琼华抬起来放到一张网上拍照,进行现场伪造,欲给人一种苏琼华跳楼自杀、公安在楼下用网接住她的假相。伪造完现场后,苏琼华人已断气,警察才将人抬上警车(当时有三辆警车)。

另一名姓黄的警察还骂苏琼华年仅12岁的女儿,并对她搜身,夺走她家门的钥匙,开门入室后,又将她家闭路电视天线割断,将一床棕垫放在窗框上,把她平时炼功用的座垫搬到窗户边,伪造了这一切后就拍照、摄像,用以欺骗群众。可这一切却瞒不了那三、四百双雪亮的眼睛,在有关部门调查苏琼华死因时,那些善良正直的人们都说:“是警察害死的!”。

* 张光清,60岁。四川省万源市退休职工,家住513电厂101家属院。2001年4月,因在单位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回家后被万源市公安局国安大队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关押于万源市第二看守所,于2002年3月3日突然死于狱中。

万源市警方在张死亡后两天方通知家属,其家属要求查明死因,遭到警方拒绝,警方将张光清的遗体直接送往火葬场,派出大批警员严密封锁消息,不准亲友探望张光清的遗体,而将其秘密火化,对外宣称张光清是病死。当地功友去找万源市国安大队大队长欧成林询问张的死因时,竟答:你想怎样?你是不是也想走他的路?

后据同狱释放人员讲,张光清在狱中曾被看守所所长孙成华用鞭子抽,并遭到暴打。

* 四川警察虐杀法轮功学员后捂谜团“生不让见人,死不许见尸”

胡红跃,女,45岁,四川省新都县油泵油嘴厂职工。胡红跃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于2002年9月28日在成都府南河边失踪。两个月后,有关公安局承认胡是在公安的监禁中,但称她已经死亡,公安只是出示了一张胡红跃的照片,对其亲属和单位说是“饿死的”,亲属与单位均不让见遗体。胡红跃的尸体于2002年11月19日被强行火化。


胡红跃

据调查,2002年9月28日胡红跃与张亚林一起在成都市内的公共汽车上被便衣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胡红跃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强行野蛮灌食、灌药、输液,2002年11月被迫害致死,死于成都市青羊区医院。

对于胡红跃死亡案真相,成都市公安局总指挥室接电话的人士2002年11月23日说,“这个事情不能讲,我不想担这个责任。”

四年多来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及其操控的610机构(专门从事镇压的全国性非法机构)、劳教所虐杀罄竹难书。以上仅仅是大陆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突破大陆重重封锁送到海外曝光的部分案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