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网2004年1月11日】武昌洗脑班从2000年3月份开班,先在武昌青菱红霞,在江××的“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的操纵下,为了对大法学员实行集中营法西斯式的监狱管理,在2001年6月2日搬迁到武昌余家头。

主楼面对江堤,四周围墙上布满了铁丝网,围墙内主楼三层,呈U字型,每个房间装两个监控器,走廊和房的铁门、窗全用钢筋焊牢,铁门用大铁锁锁着,终年不见阳光,里面的设施与监狱一样,围墙的大门也是终年关闭。墙内阴森恐怖,一墙之隔的墙外树木绿色葱葱,墙内的树木全都死光,没有一棵活的,而且树的枯死都是我们亲眼所见的。院内的墙上和围墙上写满了攻击大法的标语,现在又变换了迫害手法,换上了什么“春风细雨……,精诚所至……”欺骗世人的谎言。

这个洗脑班在全国是出了名的,用当时的一个姓赵的书记的话说:“全国法轮功的情况,东北是重灾区,南方重灾区是武汉,武汉的重灾区是武昌,武昌的重灾区就是这个学习班。”由此可知在这个班里代表江××的610是怎么迫害大法学员的,由于迫害的手段毒辣、残酷,引来不少外省、市、地区来效仿。到目前为止也不知有多少大法学员被绑架到此进行洗脑迫害。

在这个洗脑班向每个学员每月勒索900-2000元不等的生活费,而每天吃的是剩饭、烂白菜、萝卜,还不给吃饱,和监狱没有区别。(钱是恶徒直接从每个学员单位直接勒索拿走,说是学习费。)

为了逼迫放弃真善忍,经常叫人来做攻击大法的报告,学员则背论语,不听、不配合,他们就气急败坏地把学员拉出去大打出手。一个名叫李武君的是武昌区委派来的,用很大的一块砖对准一个学员陈××当头一击,差一点打到眼睛上,额头上当即起了鸡蛋大的血包,满脸是血,当时人就晕了,脸上也肿起来了,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已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蔡铭陶是某大学优秀英语教师,正念正行,以大量事实揭露邪恶的迫害,同时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有力地震慑了邪恶。他们害怕了,有一次数名恶警和李武君等人把他拉到一个房间,关上门,拳打脚踢,从屋子里传出来阵阵的叫声,这么刚毅的小伙子都叫出声音了,可见邪恶的残暴。当我们见到小蔡时,我们的眼泪水都止不住了,整个脸都肿得变了形。他仍然面带微笑,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打得全身没有一块好地方。

为了重点迫害蔡铭陶,让他放弃修炼,武昌公安分局李建桥(就是7.20前钻到大法弟子队伍中的特务)到他房间进一步从精神上、肉体上进行折磨,不给吃饱饭,不让睡觉,他没招了就打人,结果也没成功。他迫害大法弟子蔡铭陶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恶警对学员经常强迫搜身、搜包、搜房间、搜经文。有一次突然袭击收房间搜包发现有一篇经文,一群恶警把这个学员拉到一个房间连吼带叫,又拍桌子地逼问:是谁给的,说出来就没事。学员说:在我这就是我的。他们逼问就是不说,这帮人就用力推打,骂一些不堪入耳的话,由于这个学员一直不配合,也没问出什么,第二天就把她送女子看守所进行迫害。

还有一个女学员背论语,被拖出去送妇教所,因为她几进妇教所,值班人认识她不敢收,就回来了,下车后当即撕了污蔑大法的牌子,被几个恶警的陪教连打带踢,专往头上打,把她在地上拖了很远,裤子都被拖掉了,身上的肉在地上都擦烂了,他们把人丢到房间里,把门一锁就走了,这个学员在床上躺了20多天,一起床,头就昏,眼睛看不清东西,整个脸肿得很大,无人过问。

恶警们用610恐怖组织拔的钱和勒索敲诈大法弟子的钱,寻欢作乐,每星期四或五要会餐,恶警喝得醉醺醺的,就开始在学员身上大发魔性。看到学员在床上坐着,无缘无故就大打出手,恶狠狠地把学员往地上拖,重重地摔在地上,有的摔得几天不能动。

这个班规定几不准,有个学员跟隔壁一学员说句话,就被陪教潘春梅拳打脚踢,踢得两条腿多处青一块紫一块。

在这里打人、关禁闭、上手铐是家常便饭。有个女学员铐了一整天,手腕上的肉都勒破了,手铐陷在肉里,手都肿了。

武昌610洗脑班,从2000年开班至今未停过,这邪恶迫害还在继续着,我们武汉地区法轮功学员,再次呼吁各国政府、民间团体、善良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把邪恶之首押上法庭,绳之以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