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吉林大学教职员工:请为那些坚持真善忍的人呐喊

【明慧网2004年1月12日】

各位领导,老师及接到此信的同胞们:

你们好!

虽然我们并不相识,但我们愿意在喜迎新春佳节之际,把我们最美好的祝愿带给你们!诚挚地祝大家新春快乐,和家幸福。

那么,让我们也同样把这份祝福送给那些为了坚持真善忍的美好信仰,而正在遭受着迫害法轮大法弟子吧!

四年半的时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沐浴着和平阳光的人是很难想象那种艰难的。然而,这并不影响我们对大法弟子在遭受迫害中所显露的坚韧、顽强,金刚不破的意志的由衷敬佩和赞赏。他们所表现出的和平、理性的精神,使他们成为人类在争取天赋人权和信仰自由方面的楷模。

这场迫害让我们感到痛心,但在这痛心中,也让我们感到欣慰,看到中国未来的希望。因为我们欣喜地看到,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诞生了千千万万敢于坚持真理的觉者!

你校数学系讲师王辉就是其中的一位。

他曾经在长春市奋进劳教所和朝阳沟劳教所受尽了肉体与精神折磨。朝阳沟劳教所强迫大法弟子以一种特殊的体位(身体正直,两手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地坐在小塑料凳上,每天长达十几个小时,稍有违抗,即会招来打骂。朝阳沟折磨大法弟子有许多阴损的花招,比如,把人衣服扒光,只穿短裤,用手铐铐在淋浴室的暖气管子或是凳子上,光脚站在冰冷的瓷砖上,往身上浇刚刚从机井里抽上来的冷水,然后打开窗户和门,刺骨的寒风呼啸吹过,这样一冻就是一两个小时,四肢早已冻得麻木僵硬。有时,恶警还会自己或指使被劳教人员(非大法弟子)阴狠地往地上泼水,用高压电棍往地上的水里面电,恶警还名曰:“冷冻活人”。

我们知道寒冷的滋味,也听到过曾受过电击的人的心理感受,据经历过此事的人说,电击不仅是一种肉体折磨,同时也是一种非常痛苦的精神折磨,遭受电击的人会产生一种奇特的痛苦感:长时间心里发酸、抑郁、欲哭无泪,一听到高压电棍“啪、啪”放电的声音,就会产生莫名的恐惧,心灵极度痛苦,对人的精神和心灵损伤无以言表。

一位曾与王辉关在一起的大法弟子曾亲眼看到恶警用种种酷刑折磨他。一次,恶警朱胜林、赵东立手持三角带,伙同被劳教人员将王辉等大法弟子打得遍体鳞伤,他们向王辉身上猛抽数十次,一次正打在王辉的脸上,立刻,一道血口裂开,鲜血喷涌而出,惨不忍睹。但是这一切酷刑折磨从没有改变过王辉先生坚定的信仰,他的坚持真理的壮举惊天地、泣鬼神!

强制永远改变不了人心。我们想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广大的中国人民在不断地觉醒,在国外,法轮功已经洪扬到世界上六十多个国家,“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正在调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罪证,全世界风起云涌地在世界各国起诉包括江××、曾庆红、李岚清、丁关根、罗干、刘淇、夏德仁、赵志飞、周永康、吴官正等人在内的江氏犯罪集团。

2003年11月26日,由世界上一百多个组织组成的“全球审江大联盟”把江××告上海牙国际法庭,公审江已成历史定势,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法轮功平反昭雪的日子已经不远啦。然而,就在前几天,我们从明慧网上惊悉,“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揭露者,有线电视插播的首创者——刘成军先生被吉林监狱酷刑虐待致死,这位用生命冲破江氏流氓集团新闻封锁的民族英雄,就这样离我们而去了,这是我们民族悲哀!还有更多的法轮大法弟子为了让人们了解事实真象而被关在监狱中受尽了折磨,能否对他们的遭遇表示应有的同情和关注,对邪恶的迫害发出抗议的声音,无疑是对民族良知的检验!

历史的机缘已经成熟,是每一个人尤其是高级知识分子好好想想的时候啦,站到良知正义的一边来吧,不要在自己的人生历程中留下难以洗刷的道德污点,不要在心里留下难以面对的愧疚。让我们为那些坚持真善忍的人们而呐喊吧,在这个伟大的年代,用我们正义的声音建立起未来的荣耀!

长春大法弟子
于2004年元旦

*注:2002年3月5日,长春法轮功学员利用有线电视网络在有线电视台八个频道,同时播出“天安门自焚真象”、“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节目,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使得长春地区几十万有线电视用户通过电视了解到了法轮功真象,江氏集团用谎言建立起来的镇压被彻底揭穿。这一壮举,令江氏集团大为恐慌并震怒,事后,长春公安局疯狂劫持大法弟子5000多人,其中刘成军、梁振兴等插播者不幸被捕,2003年12月26日,刘成军先生被吉林监狱虐待致死。梁振兴先生情况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