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女子劳教所对我的折磨:超时奴役 注射不明药物

【明慧网2004年1月12日】我是贵阳大法弟子。因常年患有严重哮喘、骨质增生、肩周炎等多种疾病,四处求医无效,后幸得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功一个星期,久治不愈的病不翼而飞。而且大法能使人心向善、心胸开阔,我丈夫也参加了大法修炼。

然而江泽民出于妒忌,说炼功人超过一亿就不行,一意孤行诬蔑大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一,进京上访

为了给大法讨个公道,我于99年10月28日进京上访,在中央信访办,我们贵州和其它省的大法弟子不但不能依法受到接待,还将我们非法软禁。信访办按江泽民的旨意成了临时拘留所,罚我们双腿叉开,成人字形,坐在水磨石上9个多小时,不许说话,不许吃饭。很快我们被贵州驻京办接走,二天后押回贵阳被非法关押在贵州省动物研究中心,当晚转送白云区看守所,并非法抄家,拘留15天。

二,在贵州女子劳教所受折磨

2000年元月23日,晚11点,派出所6个警察闯进我家,将我骗到派出所说问问情况就放人,谁知第二天没经任何审判,就直接送到贵州女子劳教所,非法判劳教二年(入所后才补所谓“判决书”)。我一到新收队,就坚持炼功证实大法,被恶警关禁闭。当时正值大雪纷纷的严冬,我只穿单薄的衣服,为抵制邪恶迫害,我绝食抗议5天。2000年元月底,我被下到严管大队服苦役,顾新英要我写认识,我不配合,就罚站一夜不准睡觉,让我打扫厕所,不久就下到车间参加超时超量的劳动(每天16小时)。2000年5月10日(阴历四月初八)为庆祝师父生日,我炼功,被恶警五花大绑强迫在烈日下曝晒。到下午5点左右,起了一阵大风把“不准炼法轮功”的黑板吹倒,我就对恶警说:迫害善良,天都不饶你们。晚上狱警又强迫我进车间劳动到半夜,那些包押我的犯人对我不打就骂,为了得到减刑,这些人什么坏事都干。

2000年5月13日,我们几位功友,为纪念法轮大法洪传8周年,在写有“不准炼法轮功”的四合大院里炼功。我们又被罚五花大绑,双手高举到头顶上绑着,很快被绑得发紫,时间长就会致残。

狱警队长王琼还罚我一人干三人的活,还逼我搬运青年犯人都很吃力的重物,从早干到深夜。我50多岁,每天干活下来,全身象散架一样疼痛,体重下降到70多斤,还得承受精神上无尽的折磨,强迫我看、听诬陷大法的东西。

2000年7月,我上车间路过新收队,看到贵阳新被抓进的一个功友,我们还没有说上一句话,队长王琼硬说我和法轮功在联系,于是又被罚站。我为抵制迫害就炼功,又被五花大绑。王琼叫来8个恶警逼我下跪,但我坚决不配合,它又把我双臂绑在椅子上,丢进禁闭室,而且用高分贝的喇叭吵闹,不让睡觉,10天后才放出。从此,恶警把我调到二中队,并给我注射不明药物,使我头昏眼花,记忆力减退。

2000年11月,我被弄到新收队,强行转化,由于我学法不深,还有执著,写了“五书”向恶警妥协了,对不起恩师的救度。2001年3月出所后,在坚修大法的丈夫和同修们的帮助下,我立即写了“严正声明”声明那些违心写的东西作废。结果引来派出所及单位更疯狂的迫害。2002年3月,恶人冉XX,黄X,李XX,文X等6人冲进我家把我绑架进洗脑班。我绝食8天抗议关押,并坚持炼功,学法,一个月后放出。

我是中国法轮功修炼者遭受残酷迫害的千千万万个之一,我要求国际社会,扶正祛邪,匡扶正义,主持公道,将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绳之以法,彻底清算江对大法及修心向善的好人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控告人:贵阳大法弟子
2004年元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