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市绥中县范家乡派出所所长张希文血腥升官史

【明慧网2004年1月12日】张希文,男,现任绥中县范家乡派出所所长,原葫芦岛市绥中县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张希文原是一个没什么资历的小警察,一心往上爬又没什么专长可以立功。

99年7.20当权小人开始镇压法轮功,他似乎敏锐地嗅到了什么。了解到这是一群遵循“真善忍”的老实人之后,他意识到自己升官发财的机会来了:抓罪犯不但危险,将来还免不了被报复,相比之下,这群手无寸铁、只会炼炼功、发个传单的老太太就好对付多了──不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且不管受了多大委屈,受了多么不公的对待都不计不报,踩着这些人往上爬大可放心──不但省力,还不必有任何顾虑和后顾之忧。

法轮功学员的善良他不是不知道,他也不是没想过这些好人的无辜,但比起他梦寐以求的钱、权,这一切连同做人的良知都被他挥挥手抛诸脑后了。

99年7.20镇压开始之后,不少法轮功学员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去北京上访,向政府反映自己炼法轮功受益的情况,但所有上访者都遭到了抓捕,或罚款、或拘留、或劳教判刑。

动手打这些上访者,被张希文看作是表现自己、积累资本的绝好机会,所以他一直积极参与、充当主力、并乐此不疲。挨过张希文暴力殴打的男女老幼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触:从他打人时的狠毒劲就能看出他往上爬欲望的强烈。

同时,大家也有一点共同的疑问:他动手打这些老实人时,难道没有想到他自己也有父母,也有妻子儿女、也有兄弟姐妹吗?还是他原本就是一个没血没肉、没有良知、只认钱权的机器?

2002年,绥中县塔山镇大法弟子张小强因为讲真象被不法警察绑架后,张希文为了立功,对张小强大打出手、刑讯逼供,并用让人难以启齿的下流手段残酷地折磨张小强。后来在张小强家人的强力抵制下才有所收敛。他也曾把没权没势的农村人打得血流不止……

就这样,土匪公安张希文踩着这些好人,很快爬上了政保科副科长的位置,又一路爬上了派出所所长的“宝座”。

或许是这一路爬上来太顺了,以至于他竟忽视了一些与他“仕途”、“钱途”乃至“身家性命”息息相关的参考消息。

在此,我们把这些消息罗列出来,以提醒张希文,以及那些与他一样、仍梦想着借迫害法轮功之机升官发财的不识时务者:

1.据明慧网2004年1月1日讯,海内外部份国安、公安人员向李洪志先生表达敬意和新年祝贺

2004年元旦之际,北京、辽宁、山东、江西、湖北、湖南、四川、重庆以及派驻海外的部份国安、公安人员(非修炼人)向李洪志先生表达敬意和新年祝贺!据大家介绍,更多的国安、公安人员在觉醒,觉得一定要利用各种条件保护大法弟子,弥补过去的错误,抵制江集团的镇压。

2.江XX已在9个国家被以“群体灭绝罪”起诉。他的众多爪牙也纷纷在海外被起诉,列举如下:湖北省公安厅厅长赵志飞、北京市市长刘淇及、辽宁省副省长夏德仁、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中央组织部部长曾庆红、政治局秘书罗干、中国副总理李岚清等。

另据明慧网2003年12月21日的消息,第一批恶人榜上有名的不法警察已被告上德国法庭。

3.“张希文”这个名字在国际互联网的恶人榜上已经出现2次,恶人编号分别为18312、15979

4.明慧网2003年12月3日消息:法轮功学员将某市警察告上当地法庭

某市大法学员把该市公安分局两名警察告上了法庭,于2003年10月6日上午9时30分时,在该区法院开庭审理。坐在原告席上的是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坐在被告席上的是该市公安分局的两名男警。原告诉讼的理由是:区公安分局警察没有搜查证,对她的住宅进行搜查;对她判两年劳教的决定是非法的,是违犯宪法的,国家法律找不出一条说法轮功是X教,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要求撤销判两年劳教的非法决定。开庭后,双方法庭陈述完毕,审判长即宣布法庭辩论……

5.“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2003年1月20日成立。

该组织的使命即是 "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6.聪明人的真知灼见:今天所有镇压法轮功的“功绩”,都是明天偿还血债的证据。

2003年年初,东北某地公安系统要褒奖在迫害法轮功工作中表现“突出”者,这项褒奖的指标被下面的各派出所推来推去,谁也不愿意成为表现“突出”者──有点头脑的人都明白:今天所有镇压法轮功的"功绩",都会成为明天偿还血债的证据。

7.文革中、一度“风光”的打手们的前车之鉴。

文革后,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马上自杀了,他知道那段罪恶的历史和被迫害死的冤魂放不过他;一些直接参与迫害执行最高指示的干警被拉到云南被秘密枪毙,对外称“以身殉职”。

8.发生在张希文身边的一些迫害佛法遭恶报的实例:

★绥中县高岭镇副镇长张晓东经常在开会时污蔑大法,其司机沈友文常向张通风报信迫害法轮功学员。2002年正月初七,沈友文开车送张晓东全家回家,途中与一大货车相撞,沈当场死亡;张双腿撞断,其妻身体一侧肋骨全部骨折,其14岁的儿子半面脸连皮带肉全被扯了下来。

★绥中县公安局副局长王立民曾因卖力迫害法轮功,而得到江氏集团“奖励”。2003年夏,在对一大法弟子进行抄家、绑架、劳教之后,王立民长了一个瘤子,做了手术。

★2001年末,绥中公安局一辆警车送两个大法弟子去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渣滓洞”),回来后,在平坦的高速公路上,前后没车,警车莫名其妙就翻了。车中4个人的伤势正好和他们迫害法轮功的程度一样,恶警常贵兴迫害得最狠,伤得最重。

★兴城海宾乡刘屯村支书刘振平(音),男,56岁,7.20之后对迫害法轮功十分卖力。2000年她将一50多岁女学员绑架到派出所,用椅子腿打她的头,后又将本村的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2001年夏,刘得了一种怪病,五脏六腑全部溃烂,死于家中,遭了恶报。

★兴城东辛庄镇派出所恶警项永贵(男,50多岁)经常诽谤大法,并毒打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2001年夏季的一天晚上,项永贵在派出所值班,一头栽倒在地,当场死亡。

★兴城温泉派出所副指导员周振兴,在2001年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2003年9月上旬得心脏病住院治疗。

★连山区山神庙子乡派出所所长金铁兴迫害法轮功学员,殃及家人,其妻子得乳腺癌,已是晚期,生命危在旦夕。

★南票区暖池塘镇党委副书记王晓合(主抓迫害法轮功),长期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2001年4月,突发急病(心肌梗塞)死亡。

★南票区拘留所管教苏凤奎,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充当江氏的打手,2000年6月份左右,心脏病突发,暴毙。苏凤奎死后,连他妻子都说:“打修佛的人罪大了,他要不干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根本就不会死这么早。”

★南票区看守所警察王玉林、王立新父子俩毒打迫害大法学员。王玉林半身麻木,患病在家;儿子王立新的妻子被自家养的狗咬出一根肠子,到医院做了手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64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