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挣苦熬的岁月里等待的就是这大法

【明慧网2004年1月13日】我是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之前我的心脏有严重间歇症,有时骑自行车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上下班总是与同事一起走,以防骑车摔下来。还患有严重的腰肩盘突出症,严重时不敢讲话、咳嗽,打哈欠全都不行,生活更不能自理,更甭说干家务了。有一次犯病,在床上一躺就是半年。后来领导去看我并告诉我,如果不上班,六个月后就得吃劳保。于是又挣扎着去上班,在班上也是经常犯病。我是做会计工作的,写帐时时间稍微长一点,腰就直不起来,骨缝就错位,一这样,就得几天上不了班,干着急没办法。我还患有颈椎病、肩周炎、手指肿大,严重的双腿关节疼,双腿不能打弯,而且右腿窝积水,有一个鸡蛋大的疙瘩,封闭针不知打过多少,也不见效。

北京各医院去过多少回,也没起色,对自己的身体与生活从心里感到厌倦与失望。更让我失望的是,由于第三者的插足,丈夫经常不回家,导致家庭即将破裂,精神上的打击更是难以诉说。那时大孩子14岁,小孩子9岁,都还没有成人,孩子怎么办?就这样,我天天生活在痛苦煎熬中,完全是为了孩子而活着,机械地、日复一日、以泪洗面地生活着。

就在这呼天唤地都不应的时候,我喜得法轮大法。在我得法修炼的第三天,我看到了旋转的法轮;第五天,已过去两年多的例假又来了;心脏病、腰椎、颈椎、肩周炎、双腿关节炎等等的病痛都在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心,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从精神到肉体的大自在,走路、骑车就象有风在后边吹,双腿、全身轻飘飘的,这是我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

从那时起,我就如饥似渴地看书,心里总有一个感觉,我在一天天的苦挣苦熬的岁月里等待的就是这一个法。几乎没有任何思想障碍和各种观念上的认识过程。大法揭示了人为什么有灾、有难、有苦、有病痛,解开了我紧锁的心结,使我真正走出苦海。两个孩子上学走了,该回来的也不回来,家中就我一个,我就安心学法炼功,有时间就与同修去农村洪法,想让更多的人学法受益。

在《精进要旨》中,师父说:“……所以我说现在的人都是业滚业滚过来的,除了病业还有其他业力。所以人在生活中就会有苦有难、有是非,只想求幸福而不还业怎么可能呢?人到了这个时候业大得时时处处都泡在业中,时时处处都有不顺心的事,一出门就有不好的事在等着你。但是,人们有了矛盾不去忍,不知道是在还以前欠下的业债,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凶,业没还又造下新的业力,使社会世风日下……”所以我越看书我的心越宽、越亮、越发知道人一生所遭遇的一切事都是有前因后果的。我现在对任何事、任何人既没有怨也没有恨,不再想对我造成伤害的人与事。

我现在心中惦记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江氏集团用其权势、一言堂谎言的欺骗宣传,毒害着中国人。我要用我的切身经历告诉人们:我们炼功人只想做一个好人,不断净化自己的身心,逐渐达到能处处考虑别人的更高境界。自己有个好身体给家庭、给社会减轻了负担,为儿女们解了后顾之忧,真可谓对任何国家和民族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的不象电视宣传的什么“杀人”又“自焚”的,那都是当权者为迫害法轮功而编造的借口。望世人能够正确认识并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我还要正告以江罗为首的邪恶集团:历史是公正的,善恶到头终有报,只是来早与来迟,被颠倒的黑白一定会被纠正过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