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切不可任意妄为


【明慧网2004年1月14日】美国华府专门创办了全天候服务的“自由亚洲”广播电台,旨在为长期被独裁专制统治下而又没有言论自由的中国大陆的民众,开辟一个自主言语——张开属于自己的嘴,说自己想说的话的场所,在形式上既可以收听广播,又可以直接进行电话交流,节目办得有声有色,听众很多,影响力极大。其中的《听众之声》、《老百姓声音》等精品栏目非常活跃,其最大特点是:电话沟通直接、随意、真实,可在次日如实转播,且免费,打电话者争先恐后,日日不绝于耳。这本是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最佳传媒管道,可谓天赐良机。很多同修电访讲真象,讲得深入、细致、到位,向无数热心的听众展示师父的慈悲伟大,大法神圣与威严,有缘者获益不浅,借此非但洪传了大法,使更多人感受到佛恩浩荡,而且介绍了同修修炼的身心变化,促进了心性的共同升华,同时揭露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肆无忌惮、残酷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事实,赢得了更广泛的人心,挽救着众多生命,效果很好。

但是,有的学员主观上虽然有良好的愿望,而客观上也许因为学法不够,或悟得不深,或表叙方法上欠当,或操之过急,讲的结果往往事与愿违。如每每遇到天灾人祸时,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个别学员就较盲目地将其与大法或修炼等联系起来,虽然是想通过此举,能善意地起到警世作用,可是一旦打开话匣子,不是顾此失彼,就是准备不足,显得没有章法,甚至任意发挥;有的语气太急太重,不考虑听众的感受,谈不上祥和慈悲。

在此过程中,要么由于讲的高,听众不理解,拒不接受;要么讲的太直接,听者心存误会,次日即打电话,表示不解。问:怎么会这样?本应该是那样的!当然,还有其它有不同看法、有意见,有不满情绪的,有的甚至不怀好意抓住学员的话柄,对师父和大法不敬。凡此种种,一方面该台规定每人每两星期才许打一次电话,待下次电访再作解释,为时已晚。更何况每次通话只限5分钟,且经常打不进去,说出去的话,造成的后果基本上就如同射出去的箭一般,可以说是覆水难收。有时就连关心、同情大法的主持人,也不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无意中讲了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另一方面,由此引起部分听众乱发表意见,对其自己、身边人及其他听众均会产生各种不良影响,必然给师父和大法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令人痛心不已!痛定思痛,我想问的是,你可曾想过,在随意讲时,全中国有多少只耳朵在听着,事后有多少人向你发问。这意味着你将失去什么?

我感到纳闷的是,为什么不能在电访中,先打个稿,哪怕是腹稿,悟清楚,打足正念。或者在讲之前,找一两个朋友做听众,预演几遍。为什么不可以讲一讲自己得法、祛病、心性变化的身心感受,以及身边修炼与被迫害的人和事;说一说做“三件事”的亲历亲为;更为重要的和关键的是,完全可以读一读大法,那可是功德无量的事啊!也可以念一念《明慧网》上的消息、文章和那些感人至深的正法和修炼的精彩故事。

那么到底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异常现象呢?我个人分析,若究其根本原因,听众也好,学员也好,不排除被魔钻空子和受邪恶干扰的可能。就学员本身而言,也许是学法少了,或者心情紧张,或者是修得有漏,是有必要在学法方面、和正念正行上向内找一找。在此使我联想起师父几乎为什么每次讲法、解法时总要苦口婆心地反复教导我们,要多学法,学好法,在法上认识法,的确是语重心长,用心良苦的。关于我们应该如何讲真象和讲真象的目的时,师父已经说的再清楚不过了:“你不要跟人讲得太高”(《《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 》)、“提醒是可以的,你们在媒体中公开地讲常人是理解不了的。”“不要惊世人,要救度众生。”“讲真象的目的大家已经清楚了,就是要揭露这场邪恶的迫害,叫世人知道,叫宇宙众生知道。”(均出自《在大纽约法会讲法、解法》)

讲真相太重要了,不讲是绝对不行的。因为,此举能决定一个甚至更多生命的未来。讲好了能救人,讲不清,讲不好了,可能起反作用。中国人常说:“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我们可以设想一下,随意讲,对不知情的听者来说,完全可能出现两种结果。一个是收听过程、收听后(如前面例举的几种情形)思想拒不接受、有反感、有不好想法等等,你不但救不了他们,反而使这些生命也许失去了这万古机缘。那么原想做好事的你,是否做了一件坏事。况且听者众多,由此而推论之,你可能做了一件大坏事,后果是严重的。另一个结果就是,你的发言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事实上你确实是个修炼者(不是炼功人,搞破坏的那就另当别论了),别人也会把你当做法轮功学员的代表,通过你的表现去认识大法,那么你是不是给这个无瑕的整体抹了黑,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责任呀!可怕吗?的的确确。为了使更多人感受师父慈悲的伟大力量,体悟大法的威德,进一步揭开邪恶的真实面目,帮越来越多的人从谎言的毒害中走出来,走向光明,身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重任,我们宁愿牺牲一切,也决不辱使命。

我万分敬佩那些冒着极大的危险一次次在电话上讲真象具有大善风范的大法弟子,同时我也真诚地提醒并敬请讲得比较随意者,迅速放弃随意性。特别是一定要时刻牢记师父的相关教导,务必认真负责地讲清、讲好真象。尤其是当面对听者大众,听众年龄、文化、经历、身份、家庭、方位、观念的不同,人群关系复杂,且看不见摸不着,若随意发挥,或把师父讲给弟子的法经我们的口随意讲给世人,就会犯大忌,不仅容易偏离大法纯正的基点,而且难免画蛇添足,或弄巧成拙,反而无法兑现我们原本的善意。因此,讲真象、做真象工作,我们永远不能忘记表面上是我们在做,实际上是师父的法理在归正人心,法永远是首位的、首要的,绝不可替代的,所以决不能离开法。唯如此,方能在讲真象中精进。

以上属本人管中之见,难免偏颇,敬请指正。另:请凡有收听广播的知情者,相互转告,在讲真象中千万不要发生类似情况,免得再造成损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