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启智:明古风 现真史


【明慧网2004年1月14日】从事现代科学研究的我实在全然想不到自己也有埋首于中国古文史资料并借以证实大法的一天,尽管有许许多多难懂的文词,可是每每看着古人纯朴良善的故事时,由心而生的恬静与安详总让我忍不住想再看下去。因此,我想在此与大家分享这一段修炼心得。

一、 跨出专业的束缚与框框

还记得一年多前,一位同修在电话里跟我讲了好多好多关于中国的半神文化的体会。当时的我对于同修能从师父的法理中看出如此丰富又精彩的内容时,只能心感惊叹,因为不管是历史地理或是国学语文,对我而言一直都有如天书一样的生涩。而那位同修虽然有着许多体悟,可是他实在是太忙碌了,所以很殷切地希望我能在交流后去找寻中国半神文化的内容来写成文章。一开始,我很委婉地跟他说我年少时上历史地理课都在睡觉,他还以为我是在推拖拒绝他。不过等到交流了一阵子之后,他终于很明白了,因为在我的脑袋瓜里对于中国历史真可说是一片空白。

就在正见网上开始出现许多神仙故事、历史故事、成语故事…之后,我慢慢地感受到跳出科学的世界是多么地多彩多姿,也愈来愈能理解中国的文化是神传给人的这个法理。因此,在参与正见网的交流后,我一边想法子要连上台大的四库全书资料库,一边开始热心地四处寻找具有文史专业背景的同修,希望能很快地把中国古老的文化在网路上丰富起来。可是,可能是自己对于文史学还充满着怕心,所以不但完全没办法连上资料库,当时也一直都没能找到同修来共同参与写出历史文化的正见工作。

不过,在两次帮同修写的中国古代科学家和医学家的故事的润稿中,我发现虽然古文史资料不容易读,但是只要肯用心,要找到资料或是理解其中的意思也并不像我想像的是那么艰难的事。最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开始试着研究「汉书」的部分内容来写文章。刚开始,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儿害怕,不过我坚信师父会为我开启智慧。后来在网路上找寻资料时发现原来已经有许多古文被翻译成白话的资料,所以很快就放下了一直埋在内心那颗看不懂古文的束缚与怕心了。

后来,去年十一月初到日本参加法会时,在很偶然地机会下,我被同修找去参与唐装舞的表演。在那两天的练习中,从带领的同修的讲解下,终于比较了解唐代的女子雍容华贵的仪态与富丽堂皇的服饰的具体展现。也由于实地的参与演出,我从思想到身体慢慢地领略到中国古人的文化博大精深的内涵。当回到台湾后,再度接触古文中的历史故事时,我很惊讶地发现我居然能彷佛穿越时空般地感受到古代的情境。这一切一切的转变与智慧的提升,真的是在实地改写古文之前无法想像的,在大法中不但让我摆脱了专业的束缚与框框,更为我开启了智慧。

二、从法理中看到真正的历史风貌

在搜寻现成的资料过程中,很快的就发现虽然古人的道德水准较今人为高,然而历代流传下来的经典仍然夹杂着不少糟糠糟粕的东西,需要很仔细地考证,才能重新展现古人文化的原貌。例如有一次,我正为河图、洛书的来源烦恼时,看到很多的网站都有着相传伏羲得河图而画出八卦的故事。而且有些网站还明白指出这个故事的证据是来自于「山海经」的一句话:「伏羲得河图,夏人因之,曰《连山》」。当时看到这一证据时,还不知道自己对于师父说的河图来源的法理并不明白,所以很高兴能在古文中有这么一个记载。

但就在自己已习惯于在科学研究中凡事求证、求真的态度,所以就试着去找山海经的原文。没想到,令人惊讶的是在登出山海经全文的网页中找不到上述的那一段话。当时还为了避免只是该网页有误,所以我找了好几个有刊登山海经全文的网页,有正体也有简体版的,最后更是不死心地把山海经全文复制到文书档案中,一段段慢慢地搜寻,结果发现山海经中真的是没有那句话。

不过,那天晚上在与同修交流时,同修马上告诉我师父在《在美国讲法》一书中说过:「诺亚方舟的事情是真的。这次大洪水西方文化完全被毁灭了。东方文化也处于毁灭,可是住在喜玛拉雅山和昆仑山一带的那个山上的人,就像农村人幸免,住在昆仑山里的中国人活下来了。因为那个时候,东方文化很发达,所以就继承了过去的河图、洛书、易经、太极、八卦等等。人们说那是后人谁谁造出来的,那都是他把它又改动了重新拿出来了,根本就不是他造的,都是史前文化。」因此,当我把师父讲的这段法学了又学,然后仔细地比对一些古文的说法之后,才很惊讶的发现在《尚书》中的一段话:「河出图,洛出书」的意思应该只是单纯地说出河图是从黄河附近的地方传出,洛书是从洛水附近的地方传出,但是在很多的资料中却都说从汉代以后的文献就认定河图洛书是从黄河洛水所出现的龙马和乌龟背上展现的图案。而且这些资料往往都还指明是来自某某古书,说真的,如果不是仔细地查证与从法理中去明辨真假,还真的会被常人资料中的假证例而误导了。

还有一次,有几天我都在浏览上古时代帝王的故事,就在某一天的晚上我和一位同修坐在车上一起学法,因为天色很昏暗,所以我们就选了《精进要旨》中的短篇经文来学。其中,当我学到『圣者』:「其人赋天命于世间、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怀大志而拘小节,博法理可破谜,济世度人而功自丰。」我的脑袋里突然想到三皇五帝中的舜的一生,虽然他离师父讲的真正的圣者还有一段距离,可是从史记上的记载却看得出来他被古人尊为圣贤君王并不只是像一般的书中所写,只是因为他很孝顺,而是因为他不但被上天赋与担任君王的使命,他的言行举止还真的可以说是常人中「具厚德而善其心,怀大志而拘小节」的英雄模范,而且在他的年代中也找不到任何天灾人祸的记录。因此我马上悟到将他的故事写下来,正好是可以和历代暴君以及江xx的恶行所造成的民不聊生形成最佳对比。

在写作的过程中,有时也并不是都能很顺利。工作上的忙碌或是没有什么深刻的体悟、找不到相关的资料、悟不到写文章的下笔处……等等也都经常发生。刚开始,我并不太在意这些干扰,有时也会以为只要再努力找找资料或看多一点古文就会解决。

不过,有一次当我很惊讶地发现古书中的故事怎么和电视上的党派斗争差不多少时,向内找才想到那几天因为工作忙,法学得少了,又急着想写出好文章,所以空闲时间并不是学法而是找找资料、看看古文,结果当然是适得其反,什么也写不出来了。因此,我想到了师父在《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的第一页就提到:「特别有许多学员不能够见到我,那么我也要对你负责任,所以我才告诉大家要以法为师,多看书,多学法,什么问题都能解决。」所以,我悟到尽管我没有太多的历史地理的概念,但是当我要利用它们救渡众生、证实法时,大法就会为我解决一切。可是,如果我不能真正地溶于法中的话,就算我找到再多的常人知识与历史资料,都是不可能写出一篇篇能证实大法的好文章的。再加上我确实没有这方面的专业背景,如果不是大法给予我的智慧,那就更难下笔了。因此,不管我要在什么方面、用什么方法讲清真相,都唯有在我是个真修的大法弟子的状态下,才能做得好的。

三、放下妒嫉心,珍惜师父赋予的能力与救度众生的机缘

得法快三年了,在过程中看到同修们利用各种方式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时,我经常是想尽办法在每一种方法中参与,因此打电话、上网、邮寄、传简讯到香港…等讲真相的活动中,我每个都参加过。看到有的同修一次又一次地到国外参加法会,我也是尽可能排除障碍地加入,因此在表面上看起来,我好像是参与证实大法非常地积极与活跃。然而最近我发现我在参与这些证法活动时,一直夹带着一颗不好的人心,我发现我的尽力参与其实是因为担心做得不如别的同修好,不如别的同修多,会无法在正法结束时完成史前大愿,或是无法让自己圆满后的天国世界很丰富才去做的。在深层,夹杂着一颗很深很深的妒嫉心与私心,像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一样:「因为妒嫉心在中国表现得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

因此,在我积极参与一些大法活动后,不但开始出现了时间与金钱上的困扰,而且也总是很难静下心来,做好自己应该全力以赴的大法工作:好好的写文章。每当我看着同修的家中摆着一排排的电脑时,就会不自觉地自怨自艾地跟同修说我空有一个很会操纵电脑的手与大脑,却不能像别人一样有钱添购设备。当我看到同修们每个星期寄出一批又一批的真相信函,打出一通通有力的真相电话时,我也会不自觉地埋怨自己为什么日常学习工作这么忙,否则就能又有钱又有闲地做好讲清真相的事了。听到同修们有着很多的专业或常识时,我就会随口说自己没有同修那么聪明有才华….等等。因此随着大法活动愈来愈多,我的埋怨与自艾自怜的频率变得愈来愈高,甚至让自己都打不起精神,不管是做大法工作或是面对常人的工作与环境时,总觉得自己好可怜,做什么事情都好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却没有真正地好好向内找,找找自己遇到这种情况应该要去掉什么执著心,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早已经没有了修炼人该有的正念正行了。就像师父在《在二○○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说:「可是大家有的时候,由于我们自己学法跟不上,就在某些洪法与救度众生的事情上像常人一样对待,就使我们许多本来是很神圣的事情,达不到那么神圣,做不到那么好,同时呢,也使社会上的人对我们产生一些不理解。这样一来,自己提高不了,还给大法造成一些个损失。」

师父慈悲!就在我从完全陌生到能写出一篇篇历史文章上正见网之后,我才猛然惊觉到我并不很珍惜师父赋予我的智慧与能力,而是执著于自己喜欢的这个那个才华,想要在大法中建立属于自己的威德。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讲法》说过:「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可是旧势力不是这样干的,它们是把它们的选择作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为为它们所要的那一切圆容,整个反过来了。」为什么我在修炼的过程中一直就像旧势力一样偏激地选择自己想要证实法的路却不自知?我发现因为在我内心有妒嫉某些同修比我得法早、经济上比我宽裕、修炼比我更精进、比我建立更大的威德的这么一颗私心。所以我才会表现得像《精进要旨》中的一篇经文『境界』所提到的一样,「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

当我看到一直隐藏在很深处的这颗私心后,回头想想自己最近的修炼时,才看到当我不执著自己的才能与专业去证实大法时,几乎是需要什么有什么。例如:当我欠缺古文翻译的白话文资料时,同修们一个个将家中闲置的书送给我。当我不理解古人为什么这么做那么做时,一次唐装舞的表演、一部电视中的影片……就让我有了彷佛走过历史的经验。当我找到的资料是后代人的误解时,我那求真的精神总让我能找到真相。当我看到古人纯朴之风却不知从何下笔时,学法中又让我明白了这些故事与正法的关系。原来,当我真正溶于法中时,我所拥有的是这么的丰富啊!而且,当我放下了妒嫉心之后,不但杂念少了,正念强了,对同修的一切也不会有太强烈的看法,甚至更能抓紧时间与资源做好学法与讲清真相的任务。因此,我体悟到在大法中强调自己的专业与能力,其实是在正法修炼中限制自己的最大障碍。

最后将以一首诗总结我的修炼心得:

中国古风由神传 今人难懂误众观
真假资料传人间 大法启智真史现
执著缠身正法难 徒有才智终不展
提高心性世界转 挥手如神意自宽
救渡众生心不私 航向新宇路不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