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关山教养院恶警唆使犯人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1月15日】关山教养院用一名普通劳教犯看一名大法弟子,24小时不分开的方式进行非法监管,大法弟子在这种环境中遭受着劳教犯的打骂与侮辱。2003年9月18日晚5时许,劳教犯水恩波受中队长高启龙、医生张帆的指使,对大法弟子任宝君进行殴打、逼他用药,大法弟子辛树仁上前劝阻,受到劳教犯何继波的恶毒殴打,当时被打昏过去。从室内打到走廊,管理科长宋铁、教育科长田宝君看到后,只说了一句别打了,没做任何处理,这时凶手何继波还在用鞋猛打辛树仁的脸部,直到打累了才停手。之后辛树仁被拖进办公室,中队长高启龙,医生张帆又在办公室用电棍电击辛树仁,叫他承认错误,辛树仁不承认,之后几天又电他几次。这时辛树仁开始绝食。两天后张帆、高启龙才向辛树仁承认错误,而两名凶手劳教犯没受任何处分。看到打人后,二中队队长吴占军把劳教犯(管房屋的)李成伟叫到办公室说:"咱中队有装人的,抻出来就打,别惯着他们。"关山教养院就是这样重用那些好用暴力,道德败坏的普通劳教犯对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管理,这些劳教犯每天对大法弟子吃、拿、卡、要,无恶不作,就因为有邪恶的警察为他们撑腰。这里的警察可以随意地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随意地侮辱和谩骂。在这种恶劣环境中十几名大法弟子没有一名被转化的。

臭名昭著的辽宁省关山教养院,在2001年以后,接收了两批由大连教养院送来的四十几名大法学员,从成立七大队以来一直是一个劳教犯看守一个大法弟子,每天24小时不能分开,就连半夜上厕所都寸步不离,有的个别时期还要24小时戴手铐,这里的大法弟子受尽了警察和劳教犯的羞辱与折磨。2003年7月,七大队又购进了新型电脉冲电棍,同时又开始了强制劳动,为新落成的教养院挖沟。每天早上吃的饭常有老鼠粪、昆虫等东西,一碗菜汤中就有十几只苍蝇。成立七大队的时候,就有了干警小灶,大部分伙食费都被大队干警吃掉了。当大法学员进办公室的时候,叫蹲着说话,还有强迫叫跪着的。

大法弟子对关山教养院不法之徒的恶行和残酷迫害进行过多次的揭露和抵制,至今恶徒们仍然毫无悔罪表现。

以下就是关山教养院恶人榜:

1、纪检书记王××:大法弟子辛树仁在2002年10月间因抵制教养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被关进小号。在被关期间,这个凶残的王书记亲自去小号叫劳教犯剥去辛树仁的全部衣服,从头到脚泼上凉水,再用电棍电击,把50几岁的残疾人辛树仁折磨得死去活来,之后不准穿衣服,将门窗全部打开,叫劳教犯向辛树仁身上泼冷水,逼他转化、认错。

2、管理科长宋铁:2003年7月末大法弟子于博文接见时,家属带来的食品、生活用品被宋铁全部扣下,部分食品被干警吃掉,物品被用,余下的东西被挖坑埋掉了,于博文没有得到任何东西。

3、教育科长田宝君:经常和全大队的干警在他的办公室里看黄色光盘,喝酒、赌博流氓成性,因和大法弟子孙志远争执几句,就把他关进小号9天,期间叫本溪籍劳教犯苗某对孙志远进行百般摧残。

4、内勤干警陈某:公开指使劳教犯殴打大法弟子,每个月购物时随意加价在大法弟子身上,捞取大量钱财。公开对劳教犯买卖教养期,以每个月一千元的价钱为劳教犯减期。

5、一中队长高启龙:选用凶狠的劳教犯当牢头、打手,随意打骂大法弟子,劳教犯这样去做、去干,得到很多的减期。大法弟子辛树仁关小号期间,高启龙和张帆多次去小号用电棍电击他。

6、二中队队长吴占军:是个很邪恶的警察,纵容劳教犯对大法弟子吃、拿、卡、要,在中队里养了很多打手。大法弟子姜继松因抵制迫害,被关小号期间吴占军和副中队长石飞每天都去用电棍电击他,两手反铐在地板上,不给穿衣服,并叫打手唐树利在寒冷的冬天向姜继松身上泼冷水。邪恶凶狠的吴占军在大法弟子身上用尽了酷刑

7、二中队副队长石飞:是个没有警衔,没有文化,不会讲道理、只会喝酒、打人、赌博的恶警,经常配合吴占军对大法弟子用刑。

8、医生张帆:积极配合中队长高启龙殴打大法弟子,强迫大法弟子用药,从中捞取钱财。大法弟子辛树仁就被他强制用药,几天下来就向辛树仁的家里要去1700多元,大部分钱揣进了张帆的腰包。

大连大法弟子陈勇于2001年腊月二十九、沈阳大法弟子李效元于2003年11月9日分别被关山教养院酷刑折磨致死。

关山教养院各部门相关电话区号均为0410
办公室电话:5700803
纪检书记室:5700245政委办:5700002
院长室:5700441副院长:570024457002005700223
一大队:5700080二大队:5700677
政治处:5700266保卫科:570057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5/64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