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足县一家三代修大法 讲真话遭非法劳教关押


【明慧网2004年1月15日】慈悲的师父将高德大法传与世人,“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我家从外祖母算起,是祖孙三代人修炼大法。

“7.20”后,真是“风云突变天欲坠,排山捣海翻恶浪”。邪恶的610从中央到地方,遍布全国。县一级的610头目一般都是由分管政法委的县委副书记或县委常委主管亲抓,他们秉承江××的旨意,对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残酷政策。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大肆收刮民脂民膏,每年将财政的四分之一用于镇压法轮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炼功人,在全国办了名目繁多的“洗脑班”,我们石刻之乡——重庆大足县也不例外,我是亲受迫害的历史见证人之一。

我家是祖孙三代人修炼大法,2001年我母亲为证实大法去了北京上访,遭到县610的迫害,被非法送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四姨在洪法讲真相中,又被县610绑架,于2003年2月20日被抓,现也被关押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六姨因坚修大法,曾三番五次受到县610及其恶警的迫害:进过洗脑班,关过看守所,送过劳教。2003年2月,因讲真相再次被抓,6月16日在县法院刑事室被非法密审,并非法判劳教4年,现被关在重庆永川市劳改农场大井口女子中队遭受折磨。

2001年年底,父亲外出替人照看工地,我在家里带着一个2岁多的女儿和一个3岁多的侄女,操劳农活,管理家务。一天,弥陀镇派出所所长带着一夥不法之徒突然闯进我家,要我去派出所问几句话。我当时正在煮猪饲料,忙着做一大堆家务活。我知道他们在骗人,我不去。村长和所长到院坝密谋后,村长凶相毕露,胁迫我说,“跟他们去!要惹火了他们,是你自己吃亏,只要你表现好一点,三两天就回来了。”我在他们恐吓下,带着女儿和侄女,丢下了家里的一切活计,被他们挟持到县610办的洗脑班。当我进去时,我才发现我的父亲也被关押在这里,这期洗脑班办了5个多月。

在洗脑班里,有一天,父亲同我跟其他的几位同修正在谈话,弥陀镇镇长贺泽华、暴徒郑才贵气势汹汹地来到洗脑班,镇长贺泽华把关在屋里的法轮功学员赶出房门,突然朝我的头部狠狠的一掌,打得我眼花耳鸣,把我也推出了房间,只留下我父亲一人在里面,并把门关上。贺泽华一只手掐住我父亲的脖子,另一只手左右开弓,狠狠的几耳光打在我父亲脸上,并冲着我父亲破口大骂,语言污秽至极,强迫我父亲拿钱出来,说县610和县公安局的警察要坐飞机去北京,把去证实大法被关押在北京的我母亲绑架回来,并扬言要拆我家的房子,是干竹竿也要榨出水来!

在洗脑班里,同修称我2岁的女儿为“小萝卜头”。恶人们连小孩也不放过,搞的是株连九族的邪恶政策。我家的遭遇就是祸国殃民的邪恶之首江××一手制造的。把江××推向历史的审判台,让全球公审江××及其帮凶,这是行天理、匡扶人间正义的壮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