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行使公民权利而屡遭绑架勒索


【明慧网2004年1月16日】我原患多种疾病,如脊椎第七、八节脱节错位、类风湿性关节炎、结核性胸膜炎、肩周炎、颈椎病等。医院治不好,又练过几种气功,也没有效果。

1996年10月,一次偶然的机会有缘接触法轮功,因法轮功可祛病健身,从此我就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还真是神奇,短短十几天时间,我身上所有疾病不翼而飞,全身感觉一身轻,精神百倍。八年来,我没花一分钱的医药费,身体非常健康。与修炼前相比,不但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心性得到了升华,我上班认真负责,一心为公,不谋私利,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时,处处向内找,修炼前后判若两人。

正当我找到人生真谛,家庭生活幸福美满的时候,于1999年7.20突然袭来一阵狂风,把好的说成坏的,铺天盖地的邪恶来了,媒体大张旗鼓的宣传诬蔑法轮大法,我感到很茫然,这样对社会,对人民特别好的功法被禁止,实在是难以理解。于是7.21我去省里上访,行使公民权利,但在半路上被挡了回来,还被送去洗脑班,地方公安对我们施压,不准我们炼功。

我于2000年7月又一次行使公民权利,进京上访。北京─这个人人向往的地方,却没有咱老百姓讲话的地方。进北京就被非法抓捕,在北京关押时,恶警用电棍电击,使我全身被电击烧伤,惨不忍睹。然后又被非法押回本地监利县看守所,关押两个月,交4000元保金释放,另交伙食费400元。

公安继续打压,于2000年10月31日我又被绑架关押监利县看守所五个月,后被公安政保大队余异华勒索2000元(收条也没给)人也不放,他们还采取逼供手段做假材料,最后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恶警利用吸毒犯人迫害我们大法弟子。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经常是隔离起来打得伤痕累累,惨不忍睹。有的被迫害致残,有的被整死,其中有一位湖北十堰大法弟子就被他们折磨致死。他们还经常派来男恶警,在夏天炎热天气的曝晒下强化跑步、蹲军姿等手段来迫害大法弟子。

2001年9月我从湖北沙洋劳教所九大队释放回家时,有一个恶警对我说,不要把劳教所发生的事告诉别人。

2002年9月,“610”办公室指使“428”办公室、容城派出所李立兵等四恶警又一次非法绑架了我。他们在什么手续也没有的情况下,以追逃犯的谎言闯进我单位,由单位保卫人员协迫将我从单位二楼办公室拖上警车,裤子被拖破了,还强行按在车里,让我喘不过气来。一直绑架到七里外的党校软禁27天。当时一共软禁11人,我绝食抗议时,“610”头目姜昌红伪善地称他不认识我,想推卸责任。

2003年11月20日上午,我正在上班,在“610”办公室指使下,以李立兵为首和我单位后勤主任又到我办公室二楼,再一次绑架我进洗脑班,监视居住,并强行罚单位交3000元钱。

在四年多的迫害中他们先后以罚款为名敲诈个人保金6400元,向单位勒索了22000元。他们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法西斯政策。咱老百姓就为一个健康身体,说一句公道话,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好,就遭到残酷折磨,无情镇压。善恶到头终有报,作恶者将受到应有的报应。

在此劝劝这些恶人,回头是岸,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善待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