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当着我们爷俩的面,痛打我的孙子”

临朐县74岁老人因坚持信仰而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17日】村上恶人给我家停电停水,逼得我们实在无法生活下去,2000年农历6月初8,在高温37.8度的炎热天气下,身上一分钱没有的我,步行去北京上访。我走了10多天,在离北京不远的地方,被警察截回关在临朐镇派出所。他们又将我大儿子抓来关在一起。第二天将我孙子停了工也抓了来和我们关在一起。毫无人性的恶人,在政法委书记杨××的指挥下,当着我们爷俩的面,痛打我的孙子,将他的鼻子打出了血,眼镜也打碎了………

* * * * *

我今年,74岁,家住山东潍坊。我于1996年得大法,得法前我患有心脏病等多种疾病,炼功后,很短的时间内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各种疾病得到痊愈。我懂得了真正做人的道理,心性也得到了提高。

可是江泽民出于自己的妒忌,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进行了疯狂的镇压,残酷的迫害。我作为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也深受其害。

1999年7月20日晚上,临朐镇派出所警察将我抓进镇政府办公室,由镇党委正副书记和4、5个警察对我进行审讯,并威胁和恐吓我,要我写“保证书”放弃修炼。我不配合他们,第二天又把我抓去,非法关押在派出所,逼我放弃修炼。7月22日下午叫我们看新闻联播,之后,又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就采取了另一种办法,把我的家人孩子找来,叫我的家人写“保证书”。警察又到我家将我的大法书及资料全部抄走了。此后我只好抄书学法。恶人又多次来抄家,将我抄的书都抄走了。

2000年春我村的干部积极配合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将所有大法学员都拉去办洗脑班,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村书记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还炼。当时他就大发雷霆,说了很多坏话。最后将我和我的大儿子一人关在一个屋子里,逼着我们“反省”、写检查、写保证,说什么时候写好了什么时候回去。我们坚决抵制,第二天就没去。他们不甘心失败,过了几天,派出所警察把我的大儿子抓去,关起来逼写保证。我儿子就绝食抗议。5天后将他拉回村里关了起来,叫家里出一个人、村里两名干部陪着看管。当天晚上,村书记发火说:你给我再绝食7天,死了拖到大路沟里算了。家人怕出危险,托人讲情,又逼家里交了1000元才放了我儿子。

2000年6月恶人押一位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游街,村里一个干部将大法弟子带到我家示众,以此威胁我,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还炼,当时这村干部就发了火,回去拿了一张罚款500元的罚款单给我送来,逼我下午6点前交上,不交就停电。当时村里为了迫害法轮功,制定了邪恶的“四停”政策,即:停电、停水、停工停学、停文明户。我没交钱,在这6月的炎热的高温天气,恶人们真把我两个儿子与一个侄子家(我住在侄子家)的电都停了,直到现在我所住的侄子家还不给送电。家里共10口人,再加上牲畜,每天要用很多的水,而停了电就停了水。我们只好到10里多以外拉水用。炎热的天气需要电扇,上学的学生晚上写作业都成了问题,给家庭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难。家里人实在承受不了,对我也施加了更大的压力,这就是邪恶的株连政策,以此挑起家庭矛盾,让家人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毒招。为此,我两次去书记家讲真象,要求给孩子们送电,可村书记怎么也不答应。

恶人们逼得我们实在无法生活下去,2000年古历6月初8,在高温37.8度的炎热天气下,身上一分钱没有的我,步行去北京上访。我走了10多天,在离北京不远的地方,被警察截住,将我押了回来。回来后他们将我关在临朐镇派出所,他们又将我大儿子抓来关在一起。第二天将我孙子(不修炼)停了工也抓了来和我们关在一起。毫无人性的恶人,在政法委书记杨××的指挥下,当着我们爷俩的面,痛打我的孙子,将他的鼻子打出了血,眼镜也打碎了……过去日本鬼子都干不出来的事,今天恶人都干出来了。

我绝食抗议5天,恶人们怕出危险担责任,逼我二儿子拿2000元钱将我放回。我大儿子绝食抗议8天,被非法罚款一万元才放了出来。我回来后,村干部逼迫我二儿子把我安排在他家关在一间小屋子里,除了大小便外,不让出来,更不许我与外人接触。

2000年8月份,我村通知老年人开会,实际是批斗会,主要内容是批我去北京上访一事,书记说我是“现时的阶级敌人”等许多坏话。

2000年10月临朐镇恶人又办洗脑班,他们将我与很多同修抓去,进行迫害折磨。他们逼迫我们坐在地上伸直腿,打骂、坐铁椅子、戴手铐等,用多种刑罚折磨我们。这次潍坊的邪恶头头也来了。我被镇党委一把手书记郎某逼坐在地上,他用脚踢我,用手打头顶。第二天,有一恶警把我叫到一间小屋子里,逼我坐在地上开始审我。他一边审,一边用皮鞋打我,用手打我的脸,逼我说不炼,我抵制迫害,下午就放了我。2000年全年,恶人一天也没停止对我的迫害。

2001年春天,师父告诉我们发正念刚开始的一天早上,我给同修送大法资料,被镇派出所警车挡住,车上下来5、6个恶警,所长指挥要抓我上车,我坚决抵制迫害并发正念,不一会儿他们就开车走了。

从此以后,恶人再也没找我,我真正体会到了发正念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