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公安局恶人迫害大法弟子事实综述(1)

【明慧网2004年1月17日】1999年4.25开始,佳木斯公安局就暗中执行江氏集团的密令对佳木斯大法弟子的炼功情况进行干预,参与的恶人有:李运阳、郑功林、刘忱、赵毅、高志伦、陈万友、高东旭等。他们把佳市的8大片辅导员找去进行所谓摸底,并对这几个大法弟子家的电话进行监控,安全局派特务在沿江公园炼功点等地对大法弟子的炼功情况进行拍照。公安局派出大量警力每天早上对全市各个炼功点进行监视。1999年5月15日,佳木斯大法弟子举行大型集体炼功受到干预,经大法弟子多次善意和市公安局政保科沟通,最后只允许分成三部分,沿江公园一部分,站前公园两部分。即使这样他们也派出大量警力分布在这三个炼功点监视。陈万友领两个警察一会儿坐车去这个点看看,一会儿去那个点看看。

1999年7月19日夜里12点,佳木斯市公安局由陈万友带队把熟睡的马学俊、高祥、王文义、李勇、宋剑平等大法弟子从家中劫持到公安局,一直到20日晚8点多才释放。7月21日下午,邪恶之徒到单位劫持了马学俊,把他关进了看守所。7月21日从早至晚佳木斯市大批大法弟子陆续进京上访,市区到郊区各个车站、路口都布置了警察劫持上访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有的十几人或几十人包一辆车、有的坐长途汽车、有的坐火车、有的打出租车。其中有百分之九十的大法弟子都被劫回送到所在区公安分局。特别是佳木斯直达北京的列车行至哈尔滨站(从佳木斯站起就开始盘查劫持了赵洪霞等大法弟子)时,佳木斯公安局政经文保大队开着数辆警车追到哈尔滨,因为要盘查上访大法弟子(其它城市也有)这列火车在哈尔滨站被迫停留两个多小时。哈尔滨派出大批武警包围了这列火车,被查下来的佳木斯大法弟子有70多人,由这些武警重围着送到佳木斯驻哈尔滨办事处挨个登记姓名、单位,最后把这70多名大法弟子装到一个卧铺长途客车上连夜带回。这个车的正常载人数是40左右,可是他们把70多人塞到一个车上,当时的天是最热的,他们全然不顾。参加这次劫持的主要有:刘忱、高志伦、陈万友等。7月22日凌晨两点多到达佳木斯,大法弟子被带回到市公安局,各个分局的政保科负责把所在区的大法弟子带回各分局。大法弟子一直被关到下午两点多,被逼迫看所谓的“取缔”电视后告诉大法弟子不要再炼功了如何如何。又强迫每个大法弟子交80元钱,即所谓的回来的车费,后被放回。向阳区以崔荣利为首逼迫大法弟子写“不练功”的保证,不写不放。

7月22日早晨8点以后,全市大法弟子陆陆续续来到市政府门前和平上访。当炼功人数达800多时,大批武警包围了市政府广场,许多后到的大法弟子被挡在外面不让进。他们把这800多名大法弟子用车送到佳木斯体育场。有的大法弟子不上车,他们硬是连拖带拽逼上了车。大法弟子在体育场一直被曝晒到下午3点多,其间还把进京上访被劫持的前进区几个大法弟子带到体育场遛一圈,以此来威胁在场的大法弟子。

法轮功学员马学俊被关进看守所后,佳木斯市委政法委,公安局等各个部门对他软硬兼施,唆使马学俊所在监舍犯人折磨马学俊,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使他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他被关押一个多月后释放,佳木斯铁路分局又天天逼他写检查、写认识。法轮功学员王树和到北京上访回来后,佳铁路分局把他关进铁路看守所半个月放出后也逼他写检查、写认识。7.22后被陆续关进看守所的有:王丽艳、吴玉立、赵红霞等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被逼迫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被关押15天后放出。

7.22后佳木斯市对所有法轮功学员立包保责任制,有单位的由单位有头衔的包保,书记主管干部带头上阵;没有单位的由街道委员会、片警包保;还责令法轮功学员的亲属包保。如果被包保的法轮功学员进京或发现其炼功,那么包保人就被撤职或处分,并且逐级包保,逼迫放弃修炼。当时在佳木斯形成了“气候”,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逼得不能正常上班工作和生活,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家属、亲朋好友也承受了极大的痛苦。他们还逼迫所有法轮功学员交出大法书、录音带、录像带,并强行抄家,恶警们销毁了大量抄来的大法书、录音带、录像带。

1999年9月9日晚,佳木斯邪恶之徒对全市大法弟子进行了第一次“大搜捕”,没有任何理由绑架了马学俊、袁玉芹、王文义等多名大法弟子,把他(她)们关进了看守所。从北京被劫持回的大法弟子也被关进了看守所。

在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被北京警察劫持后通知佳木斯驻京办事处接人,接回后把大法弟子塞到一个房间里,等着所在区分局、单位、家属,三方一同接人。这个房间只有两张单人床,不管抓来多少大法弟子都关到这里,不论男女,不管多少人,每人每宿收60元钱,后期收70元含伙食费,所谓伙食:干巴馒头加咸菜疙瘩。有时一次达二十几人,并且各个分局轮流在此值班,每班两人,每班十天,劫持进京大法弟子。

2001年元旦春节期间,佳木斯被抽调40多名警察在北京守着,有的大法弟子在驻京办事处就遭到毒打。还有的派出所、分局、单位的人在天安门广场守着抓捕佳木斯前去证实法的大法弟子,被劫持的每一个大法弟子被强迫支付前来接他的所有人的所有路费(有时坐飞机去)、宿费、补助费、伙食费,有的得支付3、4千元钱。

1999年10月17日以后,佳木斯陆续从北京劫持回很多大法弟子,第一批被劫持的有:姜国胜、郭玉珠、单玉琴、崔胜云、石锐、董学艳、王丽艳等十余名大法弟子。佳木斯不法人员把他们当作重点迫害,除了把他们全部关进看守所外,原市委书记孙启文亲自下令开除他们的公职(以后陆续从北京劫回的大法弟子有单位的基本上都被开除了,如:项晓波、王化东等)。他们还把这十余名大法弟子录像,上电视大肆炒作。除此之外,没进京的大法弟子大都被劫持到各分局训问,如果坚持“炼”的一律都送看守所。99年10月末佳木斯看守所暴满,其余大法弟子被送往桦川、汤原等看守所。

1999年11月3日,佳木斯首次非法劳教大法弟子,吴玉立、张岩、徐沂、刘雪洋、索兰英、王玉红、王丽艳、姚远、栾桂芝、许桂华、付秋莲、李铁志、唐宏伟、吴春龙、杜文福、刘俊华、孙兆海等十七名大法弟子被五花大绑带到佳木斯市工人文化宫,各单位,各公、检、法部门主要负责人都被通知到场,还有大法弟子的家属。文化宫内挤满了人。恶人们对这十七名大法弟子进行了所谓的宣判后,这十七名大法弟子被送往佳木斯劳教所。(佳木斯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明慧网已有多次报道)

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在痛苦的煎熬之中,他们分别由所在区公安分局政保科负责定期审理。前进区负责:王连民、王化民等。

向阳区负责:崔荣利、秦中玉、于进军等。
永红区负责:石秀文、郭维山等。
东风区负责:温启华、隋世民等。
郊区负责:李万义、蒋永新等。

大法弟子只要不写保证书,就被无限期的关押。几乎每周都提审大法弟子,其目的就是让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大法弟子的家属为了能见到自己的亲人,四处托关系每次都用不同的方式花了很多钱才能见大法弟子一面。在这期间,凡是被关押在看守所或没被关押的只要知道他们在炼,佳市“610”就逼迫单位给每人出5000元保金,没单位的家属出。即使有的学员违心地写了保证,(不算家属托关系、找人花的钱这部分数额更大)还得交5000元钱才能放人。

陈万友、王连民、王化民、崔荣利、秦中玉、于进军、石秀文、郭维山、温启华、隋世民、李万义、蒋永新等恶徒都不同程度地勒索了很多钱,据不完全统计数百万之多。有一对夫妻大法弟子从那时到现在已被勒索10万多元,有的几次被关押,且家里有几个人都在修炼现在已被勒索了20多万元,被勒索2、3万元的法轮功学员太多了。

看守所的许多管教开始受电视造假宣传的迷惑,对大法弟子非常凶狠。大法弟子蔡荣、王洪巧、王淑娥、黄少博等多次被毒打,戴手铐、脚镣子、砸地环上,恶警用电棍电王洪巧的嘴,嘴被电肿起了很多泡。还罚大法弟子蹲墙根,一直到半夜12点,连60多岁的老太太都不放过。

看守所的环境十分恶劣,吃的是冻白菜加盐水煮熟的汤,每个人只分一点点汤,里面有几片菜叶,顿顿是窝头。睡的是冰冷的木板铺,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在一个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屋里。大法弟子被关押的最高峰期,每屋达30多人。有的没有地方睡觉,晚上坐在地上,每关押一天还要交20元钱食宿费。

大法弟子为了抗议无限期的非法关押,多次绝食,看守所的狱医野蛮灌食(高浓盐水加玉米面)如:给于晓青灌食时,狱医把管子从嘴插到胃里,插入后又在里面使劲搅和,再猛拽出来,把管子在地上抹抹粘上沙土后又插进去搅和,然后又拽出在地上抹,再插再搅和,往返三次,每次都带出粘液掺着血,使于晓青极度痛苦。彭昆腿被打瘸,一直到被关押5个多月放出时都没好;刘秀芳被打了几十大板,腿部和臀部紫黑,半个月没好。有一次管教发现3号监舍有大法书,他们疯狂而至去抢书,大法弟子护书,他们把大法弟子从床上抓起来就扔到地上,就这样抓一个扔一个。而大法弟子被扔出去又返回来护书,接着大法弟子们又遭到毒打………一桩桩一件件血泪斑斑。

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怀感动了看守所的管教,加上大法弟子耐心地讲清真相,多数管教不那么恶了,恶警袁海龙自始至终都非常邪恶,动不动就毒打大法弟子。

1999年9月至2000年春节前后已非法关押300多名大法弟子,只要不写保证就无限期关押,石锐被关押7个多月。侯志强、黄敏、崔胜云、曹秀霞、赵红霞、孟繁丽等被关押6多月。马学俊、彭昆、王淑娥等被关押5个多月。被关押3个多月的最多,即使家里给花钱办出去的,基本也都是被关押两个多月以上。市610及公安局的主要恶人经常到看守所以找大法弟子谈话为由,逼迫放弃修炼。

2000年4月份以后,大批大法弟子被释放,绝食闯出去的有:王玉芳、崔胜云、齐淑青等多名大法弟子。家里给办的(花了很多钱)还有各分局直接联系家属,家庭因困难的拿2000元,还有的3000元、4000元、5000元不等。

从1999年7.22以后,每到敏感日:元旦、春节、两会、5.1、师父的生日、师父传法纪念日、6.4、7.1、10.1等或者上边突然来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密令,佳木斯邪恶之徒立即行动,或者大搜捕(有时一夜之间绑架很多大法弟子)或者由市610、市公安局及各个分局出头,迫使单位、派出所片警、委员会等威胁大法弟子,或让天天去单位或派出所及委员会报到,给大法弟子的正常生活造成极大的干扰,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大法弟子的家属也整天跟着提心吊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