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博士生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4年1月17日】我是在1997年的10月得法并开始修炼的,在此之前,我断断续续地学过一些气功,直到遇到大法,我才豁然明白,这就是我一直苦苦寻找的。刚得法的时候我正在北京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学业比较重,白天要去实验室,晚上还要经常查资料,但我总能抽出时间来学法炼功,学炼法轮大法非但没有耽误我的学业,反而使我的学习效率大大提高了。那段时间老学员家里常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几乎每次都要去听。师父在各地的讲法,有的问题会从不同的角度去讲,即使是同一个讲法录像,我每次听了也会有不同的领悟。师父的讲法深深地吸引着我,从小到大听过不少讲座,尤其在大学里讲座更多,从未象师父这样,能自始至终地吸引我的注意力。每次听师父讲法,我的眼睛就一直不愿意离开师父,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那里,整个人都被同化了,一动也不想动。有个弟子开玩笑地对我说,你听法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是啊,这么好的大法,我不愿意错过师父讲的每一个字,也不愿错过师父的每一个神情。师父解开了一直以来缠绕在我心头的对宇宙、人生的种种谜团,使我能够用一种全新的思想来看待周围的世界。虽然我已经读到了博士,但越往下学便越觉得迷惘,越学越解不开宇宙的谜团,因为整个科学的基点都是错误的,沿这条道路发展下去只能离真相越来越远。得法以后,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真理,真正明白了做人的意义所在。

大法除了使我彻底改变了以往的人生观,还在我的身体上显示出了奇迹。从小到大我的身体一直不好,小时候几乎每星期都会感冒发烧,有一次发高烧差一点死去。在医生的建议下,我六岁就把扁桃体切除了,此后患感冒的频率没从前高了,但每得一次感冒必然导致发高烧。此外,我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犯头疼,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再加上胃炎、牙痛,过一阵子就要往医院跑。自从炼功以后,我没吃过一粒药,也没去过一次医院,所有的疾病一扫而空,我在学校的病历本上干干净净的什么字都没有。大冬天的我在户外打坐,丝毫感觉不到外界的寒冷,就觉得全身暖洋洋的,舒服得不得了。学炼法轮大法,使我再也不象以往那样弱不禁风了,这就是法的威力。我从大法中得到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想要作一名修炼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所带来的变化,而不是仅靠练练动作就能获得的。

和很多大法弟子一样,一旦从大法中受益,我马上就想到我的家人、朋友和同学,希望他们都能得法并从中受益。知道我炼法轮功后,很多同学都主动找到我了解大法的情况,有不少同学对师父和大法非常佩服,其中还有两位同学先后得法。虽然有个别同学不太相信,但他们都非常欣赏我的为人,觉得我是一个难得的好人,我告诉他们,是因为学炼了法轮功才使我的身心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妻子在我的影响下也开始了解大法,并和我一起在某大学的礼堂里完整地观看了师父在大连的讲法录像。开始听的时候她还觉得有些困,但以后就越来越精神,越听越入迷。听完之后,我爱人便问哪里可以买到讲法录像带,她想寄给她的母亲看一看,因为我的岳母脾气很不好,经常和周围的人发火(但她对我非常好,从来都没生过我的气)。我爱人是希望自己的母亲也能学大法,改变不好的脾气。

寒假的时候,我和妻子带着济南的讲法录像和一些大法书籍,去岳母家过年。岳母家虽然是个小地方,但已经有许多人学炼大法了。我还记得上一次来的时候,早上出来散步,见操场中间有几十个人围在一圈打坐,非常地安详,我不由得被吸引了,等他们炼完后,我凑上去问边上的一位炼功的人:“你们炼的是什么功法?”她一字一句地对我说:“我们炼的是法轮功。”这平淡的几个字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许是缘分未到,当时没有得法。直到后来在北京上学,从辅导员那里得到了一本《转法轮》,才真正确立了我今后的路。岳母家每到过年都会有许多亲戚串门,这是洪法的好机会,我和妻子就用个人的亲身体会去告诉他们大法好,大法的神奇。这期间,我爱人的哥哥有幸得法了。一次他在看《精进要旨》时,刚翻到法轮图形那一页,灯突然熄灭了,这时就看见法轮在迅速旋转着,过了几秒钟,灯又亮了。打那以后他又见到了许多美妙的景象,逐渐增强了他炼功的信心。

我的父母都是军人,受唯物主义教育多年,不太相信有另外空间的生命。但他们看到我炼功后身体上的变化,也开始接触大法。我母亲说,我炼功的时候她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就感觉到眼前象花朵一样不断地翻开,而我父亲也在打坐之后感到一股热流在腿上流动。虽然没有真正开始修炼,慈悲的师父已经开始给他们调整身体了。父亲嘴上不说什么,但内心却很清楚大法是教人做个好人的。有一次同学请我去吃饭,我顺嘴说了一句:“不吃白不吃!”父亲在一旁质问我:“你们李老师会教你这样做吗?”我立刻明白自己的私心又冒出来了,同时也看出,在父亲内心深处,非常清楚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只是自己的固有观念太多,阻碍了他进一步的得法。

风云突变,就在我潜心修炼、弘扬大法的时候,就在我父母渐渐下定决心要开始修炼的时候,邪恶的迫害开始了。经历过多次政治运动的父母认为又一场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非常担心我会受到迫害。当时,我的导师以及党委书记多次找我谈话,用尽各种方法想让我保证不炼功,并说只要我说一句不炼了就会没事,否则将拿不到学位。我的回答始终是:“修炼的人是不能说谎话的,我不会放弃法轮大法的修炼,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我不愿意欺骗你们。”他们看我这么坚定,毫无办法,正好当时放暑假了,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由于很多同学和老师都知道我修炼大法,我母亲在以前也到处和她的朋友、亲戚以及同事说自己的儿子是炼法轮大法的,并介绍了不少有缘的人得法。所以,迫害一开始,就不断地有人打电话问我的情况,我一一告诉他们,第一,我仍然坚定地修炼大法;第二,不要相信电视上的谎言。当时我还不清楚讲真相的意义,只是觉得作为大法弟子,在当时的情形下一方面要坚定地修下去,另一方面要维护法。恶人为了欺骗世人,到处宣扬这个辅导员不炼了,那个辅导员转化了,这些虽然动不了我,但会影响不少不知真相的群众。所以但凡我能接触到的同学和老师,我都会告诉他们真相。那时我也看电视里放的那些污蔑性的片子,一方面我想看看这些造谣的小丑到底能耍出什么花招,另一方面,想看一看师父早年传法时的情形,而且当时真的非常非常想念师父。可有一天,突然停电了,等来电的时候片子已经放完了。我终于明白,这些邪恶的东西是不能看的。明知道别人往你身上浇大粪,为什么还不躲开呢?就心甘情愿地被污染?家里人也对电视上的宣传异常反感,后来,只要出现污蔑大法的节目,他们就会马上换台。

我和妻子的感情非常好。江氏一伙开始迫害大法之后,她非常担心我的安全,包括我的父母也是,他们都知道政府迫害法轮功是非常残酷的,当时我周围大多数修炼法轮功的学生都有被抓被打的经历,有许多还被劳教、判刑,我父母都听说过一些情况,担心我这样一个“文弱书生”会被他们抓去打死打残。后来我被恶警挟持,我父亲听说后当时就走不动了,母亲和妻子来找我,被恶警拦住,当时我妻子流着泪哀求他们,希望能见我一面,其中一个警察被打动了,才让她进来。后来听到警察聊天,都说非常羡慕我们,觉得我们的夫妻感情真好。从我身上他们看到的只是修炼法轮功而带来的真诚和善良,看到的只是家庭的和睦,那些电视上邪恶的造谣不攻自破。

从修炼以来我一直看不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但我对大法的坚信丝毫未受影响。只要一翻开大法书籍,就会被书中的法理所深深吸引,无论看了多少遍总会有新的发现,而仅仅从师父讲的法理上就足以坚定我修大法的信心,其它用来坚定我修炼的方法都是多余而不可靠的。虽然在我的得法过程中借助了许多的因素,但我悟到,这些都是要偿还的,它们反过来会成为相反的因素来考验你。我得法过程中曾接触过一些开天目的学员,他们讲述的另外空间的景象确实增加了我修炼的信心,但当我坚定了我修炼的道路后,就立刻受到了相反的考验,如开着修的人开始传假经文,或者不再修大法了,通过这样来考验你的心。我修炼的时候周围很多人都修大法,这个大环境也促成了我迅速走入修炼的行列,但这个促成因素反过来在99年7月后又成了考验因素,周围一些人不修了,看你心怎么动。还有就是,曾经引导你得法的人,是促成你修炼的一个重要因素,可能后来他不修了,反过来会考验你。经过了这许多考验,我仍然紧跟着师父,那是我坚持学法,真正感受到法的力量,而不依赖于任何一种外界因素的结果。

我想以我学炼法轮大法的亲身体会来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万古难遇的高德大法,要珍惜法轮大法,尊敬大法师父,善待大法弟子。奉劝那些助纣为虐的人赶紧罢手,挽回自己造成的损失,否则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当这段正法修炼过程成为历史,未来的人们会真正明白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