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双桥区法轮功修炼群众遭受迫害案例


【明慧网2004年1月17日】重庆市双桥区,在1999年7月前,有近40多名法轮功修炼者,建有两三个炼功点,修炼者有川(重)汽厂的工人,有人武部的干部,有学校的教师,有街道的居民,有农村的农民等各阶层的人士参加。他们天天坚持,常年从未间断,在逶迤横亘的西山脚下,在瀑布飞流的“龙滩子”两岸,在粼粼碧波的龙水湖大坝上,在花香鸟语的公园里,在绿树成荫的林荫道两旁,在整洁宽广的重汽广场上,到处都可见到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身影,到处都可听到法轮大法的音乐在空中回荡,真是沐浴在“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祥和喜庆中。

19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强奸民意,悍然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民族浩劫,阴风吹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也给平静祥和的双桥区带来了一场历史性的灾难。人们信仰真善忍的基本人权被江氏流氓集团吞噬掉了,一些大法弟子的家被非法查抄、监控,一些大法弟子被非法逮捕、罚款。一时间,阴深恐怖的气氛笼罩着双桥区。

阴云终遮不住太阳。双桥区的大法弟子坚定地溶入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中,他们有的走向了北京,站在了天安门广场上,喊出了“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弟子清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豪迈口号。恶人不甘心失败,气急败坏地迫害双桥区的大法弟子,下面记录的是4年来双桥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几个案例:

张大碧,女,60多岁,因坚修大法,被恶人抓进看守所非法关押1年,其间,关过水牢,受到过非人迫害。双桥区610恶人将其送到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以后,张大碧辗转回到重汽厂,已是伤痕累累。双桥区610的恶人仍不放过她,专门派人对其进行长期包夹、监控,因张长期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迫害,于2002年7月在成都某医院含冤去世。

黄善华,女,64岁,名牌医科大学毕业,重汽职工医院的名医。因坚修大法,1999年10月,第一次去了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公安局广场分局的恶警非法抓捕羁押,受到残酷折磨,后转至重庆驻京办事处,正念走出魔窟。2000年5月,黄又第二次进京证实大法,再次遭到恶警抓捕,送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里,黄善华受到了人间罕见的折磨,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北京女子劳教所的酷刑种类达十多种以上,劳教所的恶警教唆其他类型的犯人残害大法弟子,她们被告知只要制服一个大法弟子就可以得到减刑的奖励,那些当监舍组长的、当严管监舍组长的,对大法弟子施暴不择手段。黄善华由于不屈服,又被非法延教9个月。对大法弟子非法延教,是全国劳教所的一贯做法,他们从不讲法律,为所欲为,为非作歹。2003年10月,黄善华被释放回厂,回厂后,仍被当地610监控。

阮英杰,女,51岁,1999年10月上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恶警非法抓捕,送回重汽厂后,关押在双桥区看守所半年左右。2000年5月,阮英杰第二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第二次非法抓捕,送回双桥后,被当地610送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多。在劳教所里,阮英杰因不放弃大法修炼,受到过许多酷刑的折磨。

罗康阳,女,55岁,因坚修大法,不愿放弃自己的信仰,被非法绑架进洗脑班关押一年半,而后又被转移到重庆歌乐山“洗脑班”强行洗脑。

其实,双桥区的居民遭受严重迫害的还不止以上几个,有些还在收集和整理中。在这里,我们再次劝告双桥区610、双桥区派出所和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大法的机关、单位、相关人员,不要再替江泽民背黑锅了,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追查国际”正在全世界范围追查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一切凶手,所有坏人都将送上历史的正义审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