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开车载我们散发真象资料


【明慧网2004年1月18日】我们全家四口人,儿子,女儿和我三人修炼,只有丈夫一人不修炼。99年“7.20”开始后,丈夫也身受其害,表现得很不好。我就今天一句,明天两句的向他讲真象。一开始的时候我刚一说,他马上就一举手说:“打住,打住!”不让我说。有时我也严肃的对他说:“你的脑袋就是装饭的?啥事不会自己想一想,净听别人的,连个对错都分不清,我和孩子会害你吗?”他就没词儿了。经过日复一日的讲和我们的表现,他变了。全家人每次上街溜达,我们都会发真象资料,他从不反对。最近两年我提出去农村做真相,他竟然同意了。因为我们需要他开车去,两年来我也记不清出去多少次了。

记得有一次我们拐进一个山沟里,山路上都是石子儿,很费车胎,山路崎岖不好走,两面全是大山,如果没有车,我们是走不到这里来的。走进山沟内看到人家我就准备发,我丈夫说:“先别发,等走到头拐回来再发,这是一个口袋村,那儿头出不去。”这条山沟真长,沟里静悄悄的。晚上八、九点钟农村人就已经睡觉了,我和儿子每人负责一面,顺利的发完了真相资料。

还有一次是阴天,我们一路走一路发正念不让天下雨,淋了资料不就白做了吗?虽然资料是用大红袋装的,可我还是用白色的透明食品袋精致的包装一遍。下小雨也不会湿着资料,但发放时,丈夫提醒我说:“这里地势容易存水,别放了。”听了他的话,我真感动,他对资料珍惜负责的心太感人了。每次开车他总是把车开的紧靠路边,让我们把资料放到最好的位置。有时我们贴标语、挂条幅,他就帮我选择位置。有时我走进黑乎乎的胡同去做,他就在后面悄悄的看。

一次在医院里散发资料,他说:“我给你挡着人,你放吧。”他现在分明就是我们大法弟子的“保镖”。有时在庄稼地里绕半天,我怕他会产生不高兴心理,可他一句怨言都没有。有一次我们有点迷路了,不知走在哪儿啦,反正是看到人家就发,一直往前走,不过我心里有底,师父会给我们指路的。乡间的土路凸凹不平。颠颠达达的走了一程又一程,突然前面灯火通明,也不知怎么绕回家了。我说:“我们做宇宙中最好最神圣的事,师父能不管我们吗?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


“这是我爸爸妈妈的信仰”

崔家老俩口学大法多年,全家受益匪浅。自从99年7.20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一家上下被搞得惶惶不安,老俩口多次被抓被罚款,尤其是崔伯母还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一日,楼下的商店想挂广告牌子,但这正好挡住照射进崔家阳台的阳光,崔家的儿子不同意;商家仗着权大势大,请来了公安、政法委一行八、九人来到崔家。

崔家正阳台中间摆着一张供桌,桌上有师父的小型法像。政法委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主任看到后,把崔家儿子叫到里屋,叫他不要把像摆在外面,崔家儿子一听就来气,他索性大声说:“这是我爸爸妈妈的信仰,又不是摆在你家里。这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的,人变好了,身体也变好了,我们做儿女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父母身体好,在外面工作也安心吧,可你们偏偏不让这些人好过。你们害得我爸妈坐牢,这么一大把年纪还要坐一年半的牢。”

公安接过话来:“你妈叫什么名字?”“我妈妈啊,你们公安知道,区610办知道,市610办知道,她叫×××”“是她啊”“她怎么啦,她60多岁的人了,冬天洗冷水澡,你们敢吗?”

隔壁左右听到吵闹声都围上来了,这个插嘴说:“这阿姨人真的好,我们没有交水电费,她先给我们垫上。”那个说:这一家人真是好呢………。那个政法委主任说:“这法轮功啊是不做坏事的。”

后来,他们一行人什么也没干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