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的历程

【明慧网2004年1月19日】

1. 前赴后继:

7.20以前我在一个非常大的炼功点炼功,场地都容纳不下了。我们点儿的辅导员一家全修炼。2001年元旦师父发表了“忍无可忍”的经文。邪恶就疯狂的办起了全国性的大规模“洗脑班”,一时间恶浪滚滚,先是以假象、伪善、甜言蜜语,动之以“情”晓之以“厉”,也真有被常人之心带动而被欺骗的,我们点儿的辅导员夫妇就在此列。如若软的不行,那就露出狰狞面目,迫害的手段是惨绝人寰的,致使许多人承受不住精神折磨与肉体的迫害被迫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等,而由此放弃了修炼。

我开始在邻近炼功点辅导员R的家里取大法资料。她是非常好的一个人,与大家一起做了大量的大法条幅,拴上螺丝后往树上甩,非常好用。而且在我们地区散发了大量的洪法资料。有力的震慑了邪恶。邪恶是不甘心死亡的,2001年4月下旬她被抓捕了,因拒不转化判劳教一年。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我们也失去了资料的来源。这就是江××迫害大法和大法修炼者的铁证。

转眼就是“五一”,师父的生日就要到了。邪恶又加紧了迫害,我和附近另一炼功点的辅导员P商量,正法工作不能停,必须想办法取得经文和资料,这是我们最艰难的时期,很费劲才得到一两份经文,复印又解决不了,我们这一片大法弟子在眼巴巴的等着呢。

我只得手写了大量小条幅,后边贴上双面胶,决定在师父生日贴出去。于是P又找到同修Q,Q想办法找了一个复印店(价钱较高),这样我们连写带印了一大批,我交给了我们点同修F和H,F是原大法学习小组长联系较广,本地熟。以前我取回的资料全是通过她二人散发下去的。经文和资料的来源十分困难,Q复印后仍满足不了弟子们的需求。六月份开始发正念了,七月是邪恶的敏感日。Q是一个非常有魄力坚定实修的人,大家十分信赖她,她六十余岁文化不高却能带着走不出来的学员往出走。鼓励她们与她们一起散传单、挂条幅。七月上旬与妹妹C被一饭馆“保安”举报后被抓,在她家中抄出大量大法书籍与资料。一个多月后从她退休的单位传出消息说:“嘿,真棒!刘胡兰。”多可敬的同修啊。她和妹妹被判了一年半劳教。一年半后Q堂堂正正的走了出来又汇入了正法行列,而妹妹却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回来后走丢了两次。这是江泽民的又一罪证。

资料又中断了。我感到了修炼的艰难,与P商量。怎么办,这样不行,我萌生了建立自己资料点的念头。“十一”前夕我在同修A的家中遇到了M,M是一名在电教组工作的数学教师,其儿子N也修大法,是计算机专业的本科毕业生。我悟到这决不是偶然的,这就是师父的安排。我有一台电脑,可我对电脑一无所知(只用过自己专业的软件)。我不失时机的对M谈了自己的想法并请他帮忙。他说:“你的意思是建立自己的资料点。”我说:“对。”可当时M也中断了与“明慧网”的联系。他说:“我想办法吧。”“十一”过后不久我接到了M的电话。我们约了出来,他说:“与流离失所的X和Y取得了联系,找几个人,不要多,见一下面。”我们定了时间、地点。我说:“我去包间定饭桌,你组织人就行了。”这三天,我坚持发正念清场,将我预定饭店周围两公里之内全下了防护罩。保证这次法会的顺利进行。那次会见十分顺利,只有两位同修未到。

X与Y开始和我直接联系了。当时可以说是要什么有什么,书籍、录音、图片、胶贴、资料、光盘应有尽有。我们地区的正法洪法进入了好的时期。我们走向了成熟,A和B、K和H、F和E等等等等………他们都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A有一次去一个单位办事,临走时将随身携带的塑封的揭露江泽民迫害大法真象的彩色图片塞在了文件的底下。她刚安全撤离大楼,就听到警车的鸣叫声,接着大楼里就象乱了营一样。她坦然而回。提起B,她是一位温柔善良的白衣天使,早上出去十分钟就能往树上挂两个“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回来。她和我住一个小区,一次她们医院有国安部安全局送来一位大法弟子由她输液,她通知了我,要我“发正念”帮助营救。由于平时她对她们科的护士长洪法做的好,在护士长的支持下,我们成功的将其救出,第二天下午就释放了。我们通过护士长给了她一件衣服和200元钱。她永远是微笑着与国安的人周旋。后来又有几例送来的大法弟子,她都能够妥善处理尽最大的能力帮助。

H年轻敏锐散发了大量的真象资料,一次就在她们楼旁的另一栋楼,她快速上下了四个楼门,每门六层,每层三个单元,一户不落的发了百八十份真象资料。她回家后就在她们家的窗口看着,一会就来了警车和好多警察。

E是一个非常实在的小伙子,正念很强,他一次骑车路过一公安局门前发现挂着一条诽谤大法的标语,他毫不犹豫的扯下就骑车走了。到信访局讲真象,讲完后,窗口接待他的人说:“你走吧。”他就回来了。

F挂大法条幅是一绝,将条幅揣在袖口里走着走着一甩手“嗖”的一声就上树了,“刷”的一下垂挂了下来。有的挂的很高几天都摘不下来。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总之弟子们都在以自己的正念正行证实着大法,正如师父所说:“大法的根已经深深地扎在了宇宙中,扎在了人世间。”(《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11月底我取资料时Y对我说X被抓了。紧接着她又说:“没关系一定能堂堂正正的走出来。”还告诉我一起抓了好几个,其中一个是在银行有十几万存款的弟子。我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该问的事情我从不多问,也决不打听他们资料站的状况,但我知道一定是相当规模的。从心里对她们还是很钦佩的。但这次我明显的感到了一种不祥的预兆,感到了她有修大法就保险了的一颗心。我当时也有顾虑之心,直到现在我都在后悔没能及时提醒她采取安全措施。不出所料,我再一次与她见面拿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法正人间预”和一批资料之后她就杳无音信了。这竟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一年后才得知X和Y都被非法判了刑,X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而Y的丈夫是一名司机,由于承受不住打击开车出了车祸,家中有一儿一女,男孩尚未上学。一个个的家就这样毁了。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江氏集团”推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罪证。

我经历了太多太多,元旦过后我对M说:“我决心已定,无论如何我要建立自己的资料点。”很快M就给我安装了一套直接联通“明慧”的上网软件。经过M的指点和师父给的智慧到春节我就可以自己排版了。正好师父春节连着发表了“大舞台”、“淘”、“戏一台”………等六篇经文。我以最快的速度传送到了大法弟子手中。节后我的大法资料工作基本步入了正轨,按期发送,F、H、P仍然是我的二传。我还做了大量的洪法小册子。打印机当做了复印机用。“江氏末政”的小册子都成百本的打。用我老伴儿的话讲:“咱们家都成了印刷厂了。”但是再忙我也有一个原则:每天一睁眼就是背《论语》、背《转法轮》的60个标题、背《洪吟》。把我能背下来的经文全背一遍。新经文出来就续着背,一天不落。然后就是看《转法轮》,每周必读一遍。每天坚持炼功(五套功法一套不落),必读半小时师父所有讲法(一本不落的轮着读)。坚持发正念(配合整体除恶就高密度连续整点发)这是我每天的必修课。剩余的时间全部用来做正法洪法的资料,从不贪不求。

2. 洪扬大法,救度众生

邪恶的迫害是不会停止的,更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五月底(02年)一天晚上快十一点了,我接到N的电话说有事找我,时间太晚了明天一早过来。早七点他来后说他父亲进“洗脑班”了。我开始了在每天发正念时为他加持,盼他早日返回。过了难熬的两周仍无音信,三周了,我给N打了电话,他说你等一下,这时传来了M的声音:“我被转化了,而且还交待给你安装了上网软件,你们都得走这条路。”我当时真是五雷轰顶,不知怎么挂断的电话。若不是亲耳听到M的声音我决不会相信这是真的。联想这两天反馈我的信息:×××区大法弟子从咱们这取的经文被警察在追查来源,××县从咱们这得到经文的弟子被抓被打。结合M的情况我感到了邪恶正从几方面向我袭来。而我手头工作好像一下子空了。我立刻悟到:“我该走了。”事不宜迟立即行动。我把电脑清除干净作了备份。把所有大法书籍、资料、师父的法像等全做了安全处理。找来了P做好了一切安排。第二天我便踏上了南下的长途汽车离开了京城。

父亲去世早,继父是母亲的老乡,因此母亲冬天住在京城,夏天住在山城。6月中旬我到了母亲住的县城。母亲今年73岁了有多种疾病,在气功高潮时练过多种气功,最后成为一名忠诚的佛教徒。我对她三年的洪法无济于事。她总说:“我尊重你的选择,都是佛法,都讲不二法门,别看你修法轮功,你见过你师父吗?可我就面对面的见过,还有一本你们师父亲笔签名的《转法轮》。”每到这时我就十分的替她惋惜,心想这是多大的缘分哪。后来随着正法的进程,她的师父也找不着了,身上的“功”也没了。最后总算给了她《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让她听了一遍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但她还是不能接受。她说:“你们的师父总跟着我。”这次她回老家时对我说:“早上我听到三声长叹。”我当时就掉了眼泪。所以我这次抱着一定要救度她的心愿来到了山城。中午到家,饭后便进入了正题。我开始给她读《北美巡回讲法》,她在床上躺着听,似睡非睡。大约四十来分钟她就不让我读了。我也没再勉强。晚上她用醋兑的药水泡脚(她的脚已经肿的罗卜一样粗,只能穿拖鞋在地上慢慢蹭着走,)对我说:“你大表嫂想你(舅舅的儿媳),你看我这个样子也不能陪你去了,离这也不远,坐小公共汽车也就40分钟,下车就是家门口。”我说:“明天呆一天,我后天就去。”第二天我断断续续的一直给她读《北美巡回讲法》。下午4、5点钟的样子,她突然说:“我要开始新的生命,扶我起来,我要接着写我的日记。”我扶她慢慢的蹭到了写字台旁坐了下来,她说:“你说吧,我自己写。”(母亲是50年代大学毕业生)我给她背了师父《洪吟》中的“广度众生: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 跳出三界外 登天乘佛身”。和师父经文“大法之福”。这时电话铃响了,继父慢悠悠的从院子往屋里走,(快80岁的人了)母亲下意识的几步跑到里屋拿起了电话,正好就是我表嫂打来的。放下电话后,母亲惊奇的发现说:“哦,我怎么能走了。”奇迹出现了,母亲新生了,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这就是一念的作用。我问她:“你知道邪恶指的是什么吗?”她说:“知道,是旧势力。”真是一语道破天机,我真为母亲有这么高的悟性而高兴。

母亲是一个十分开朗的人,第二天早上起来脚就全部消肿了,她在屋里扭起了秧歌儿,小保姆看着她光乐。突然她对我说:“不行,我得和你一起去,我得亲身去证实大法好。”就对继父说:“女儿跟着我你就放心吧,我们当天去当天回。”我们就这样到了表嫂家,大表哥有脑血栓后遗症,行动十分迟缓。表嫂当时头肿得厉害,已经封了眼。我和母亲几句话就切入了正题,没想到表嫂当时就表示要和我们一道回去学大法,奇怪的是表哥一点不阻挡。表嫂三十几岁就开始吃劳保,患有多种疾病:肝炎、硬化、腹水、心脏病、高血压、痔疮………已经是下过几次病危通知书的人了。我十分为难想到师父在济南讲法时说过危重病人是不让进班的。在《转法轮》中讲:“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又想表嫂也是个佛教徒,是修净土的悟性不会那么差吧。就这样多住了一天,次日就一起回到了山城。下午就开始了学法。

只有我带来的一本《转法轮》,母亲的那本放在了京城。以我为主大家轮着读。我嫂子(继父的儿媳)也参加进来了。我们四个人下午读了一讲。我继续给她们洪法并演示了五套功法。第二天就开始教功了。而我表嫂的脸已明显消肿。她对我说:“你早来一天多好,我刚拿了800多元的药。”第三天早起一睁眼就听见树上鸟叫“修行、修行。”我以为听错了就坐了起来,这时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听到仍然在叫“修行、修行、修行………”我感到这个山城的农家小院整个笼罩在了师父的祥和慈悲之中。可就在今天我嫂子被她儿子叫走不让学了。我们三人继续学。表嫂开始减了好几种药(一直吃十几种药)说话底气也足了、吃的也多了、也能出去走很远了。而听说嫂子却夜间拉到医院输液去了。我们一起出去买回了录音带,我给她们每人录制了一套炼功带。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母亲双盘打坐可达40分钟以上。七、八十岁的老人,这根基是何等的好啊。第六天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京城传来了平安的消息。表哥也在催表嫂速回。我知道该归城了,家中很多事在等着我,而且知道师父的新经文“天又清”发表了,同修们还在等着。就和她们商量,我说:“明天上午读完第八讲下午我就回京,后天你们自己把第九讲读完吧。一定要坚持学法炼功,我这本《转法轮》就送给表嫂了。”

回来后一切正常,我才悟到谁也调动不了我,只有师父才能调走我,因为那里有我救度的生命。我开始收集大法的书籍,当时还不知道从网上打印《转法轮》,只知道打印7.20以后师父所有的讲法和出的书。打了两套,萍来帮忙了,帮我录制了两套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我背了满满的一大背包大法书籍踏上了南下的长途汽车背颂着师父的经文《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二下山城。

3. 走出人来,抵制邪恶

法轮飞转,时间紧迫,转眼“十一”即至,“十六大”也要召开。邪恶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我们的炼功点是本区最大的一个点,人数相当的多。九月初区610恐怖组织就和区委、办事处、街道居委会联和准备对法轮功学员办“洗脑转化班”。我地区拟定了50人。

H的父母首当其冲,H得知后便不再回家居住,P与我商量,我倒认为不是怕的问题,而是要抵制邪恶,应该回避。她却说:“我不想走,要讲真象。”我说那也好,我赠你八个字:“走出人来,驾驭邪恶。”于是我们开始了高密度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就这样到我地区办班的那一天只走了形式,叫去的人全是7.20以后就不修的和已经被洗过脑放弃了大法的。到那里填张表、签个字就回来了,这个班就算办完了。而从我这里得到经文的真修弟子一个也没让去。P那里的情况比我们稍差一些,区610有一人参加,派出所来了二人,还真办了一天的“班”,但也是草草收场。

“十一”过后,邪恶之首就要出访美国。这又是一场整体上宇宙中正与邪的大较量。并发表了“正念”的经文,告诉大家如何发正念。我也感到了迫害的残酷,上网十分困难,后来就上不去了。整个文档全瘫痪了。怎么办,只有M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他是电算化教师。我想一定要走出人来驾驭邪恶,我一定要牵着魔鬼走决不能让魔鬼牵着我走。退一步讲请教学电脑也符合人间的法理,邪恶也不能迫害,就请师父加持一定要修复电脑。我给M打了电话,他很痛快的就来了。进门的第一句话他却说:“没想到你还能让我到你家里来。”他只操作了几下,我就说:“行了,我来吧,能上网了。”他还不相信,我一操作果然上去了。他说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呢。我明白是邪恶给我使用了障眼法。结果文档也正常了。前后没用十分钟。

这时他开始给我讲“洗脑班”的谬论。可他却站在了第三者的立场不评论,但他也觉得不对劲儿,就说:“你不愿意听,”我说:“愿意,你讲吧,我在听。”可我心里一直在发正念在驳斥他的自欺欺人的谎言。只是想一条条记下来,再用法理来破他的谎言让他返出正念来。邪恶也明白,当他说的差不多时他的手机响了。他说得赶紧走就匆忙走了。

他一走我就感到了不妙,果然在我炼功时就开始哆嗦,我心想你给我出去吧,一做“弥勒伸腰”,“叭”一下它就被灭掉了。就这样我一边清理自己一边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操控M的邪恶生命,心想他帮我上了明慧网就为自己赎点罪吧。我对同修谈起此事,她们说:“你可真胆大,可别把咱们资料点弄没了。”我说:“没关系,我能控制他。”

“十六大”召开后,江仍然霸占着权力,邪恶的迫害得以延续,对网络的破坏更加猖狂。想不到刚更新的软件又不能用了,发着正念很艰难的才能打开“明慧”,有时还是上不去,而N的手机联系不上了。怎么办?我又想到了M就给他打了电话,请他告诉N往我女儿电子邮箱发最新软件,这回他说“以后你别找我了,………”我说:“你跟他说一声我找不到他,地址他知道。”他很不情愿的说:“看看吧。”就挂了电话。我想这叫什么话,就发正念心想我一定能驾驭它,必需得给我办。果然第二天女儿来电话说收到了我的邮件。我都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立即取了出来。

4. “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转法轮》)

我细想起来总觉得M还没有完全迷失,只不过是被邪恶的谎言所迷惑,对法产生了怀疑。我总觉得既然还能控制他就有希望让他回到大法修炼中来。这时B来找我商量说:“总觉得我们炼功点辅导员不修太可惜了。”我说:“这样吧,我和K与H(其子其女)商量一下组织一次集体发正念活动,看看效果如何,把M也加上。”这样我打出了倡议书,在我地区发起了一次大规模的集体连续三天每天晚8、9、10整点发正念。这时我又得到了一本揭露江氏集团的“欺世谎言”的小册子,因为这只是常人的正义之见,对于M来讲可以解除他的疑点揭穿谎言。只要他能看就有希望。趁热打铁我给他打了电话,站在人的立场说:“我有一本书,是江身边的人写的,非常好,最好你能看一看。”他果然很痛快的答应了。来后我什么也不多说有意无意的让他见了师父最近一段时间的经文。我观察他,一篇是“网在收”一篇是“师父的新年问候”尤其是后一篇他读了出来:“路漫漫已尽,雾迷迷渐散;正念显神威,回天不是盼。”这时我心发正念:“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因为N一直在办出国手续,临走时我问了他一句N什么时候走,他说:“就差买机票了。”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三月两会(政协和人大)就要召开了就又紧张了起来,网络干扰也更厉害,本能从网上直接下载升级的上网软件,可现在却要用电子邮件索取,这下我可麻烦了。N走了我怎么办。二月底我的网络中断了。这时F给我送来了一份师父元宵节讲法,我刚想办法印了几十份就又送来了解法。解法一份四、五十页这几十份需上千页,一包纸都不够。必须解决上网问题了。可当务之急是先让大家得到“法”呀。我想起女儿曾问过我:“妈,您是不是觉得你修得比别人高。”我说:“你错了,我就是干这个来的,只能干好不能干坏。”那我现在不是明摆着没尽到责任吗?先想办法印了再说。哎………这修炼真难哪,可我一想到狱中的同修就不觉苦了。我到了远郊的亲属家,刚到,复印机就坏了,就这么邪恶。两会已经开始了,这不纯粹是邪恶的干扰破坏吗!我发正念(为了几十个大法弟子)请师父加持。结果只好用带复印功能的打印机连夜打印至一点钟。亲属的小孩还发着烧,做为一个常人(甭管与我什么关系)也可说是难能可贵了。

可这上网问题还得解决呀!还是找M吧。我拨通了电话,结果那边却传来了N的声音,当时我的眼泪都要下来了(已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激),急忙说:“你没走哇,我的网上不去了。”可他却说:“我也上不去了。”我说:“你来吧,我告诉你怎么索取软件。我不会发电子邮件。”上网终于解决了,我把元宵节讲法和解法都给了N。N于四月去了加拿大,而M在6、7月份彻底回到了大法修炼中来了。我知道他有一个脱胎换骨的痛苦过程。他明白了以后提高起来是非常快的。

我母亲自02年6月得法后于11月和继父回到了京城。告诉我不出一个月她就摔掉了药罐子,并与当地大法弟子也取得了联系。我把新经文全给了她。她给我讲了她过的关,师父给她调整身体,还说她的生命是延长出来的。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她悟性好,关过得也好。同时也告诉我表嫂也能走很远的路了,断了好几种药。但因环境不好,她有怕心没能坚持炼功,现在动作也不会了,就只学法不炼功了。我说各人情况不同,得法就是福,看今后机缘吧。

可母亲自来京后就是走不出来,连对我弟弟妹妹都不敢说。我说,你不能总停留在对师父的感恩戴德上,得走出来,你连自己的闺女儿子都不敢讲,他们能举报你吗?真不知道你怕的是什么。她却说我对她要求太高在拔苗助长。真让我哭笑不得。我说:“你再不说我可替你说了。”她说:“别,还是让我自己说吧。”后来总算是对我妹妹说了。好难哪,她也说师父点化她让她站出来可就是站不出来。直到春节我和弟弟在她那儿碰上了,大过年的我和她嚷了几句,我本来就大嗓门儿,可我没动气。她可就受不了了,气的够呛。毕竟是修炼的人彼此都能正确对待。可这一下子我就把她推出来了。春节以后她就开始做真象资料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给她多少做多少。

三月初继父提前回了山城,她晚回些日子。我就又给我表嫂找了些大法书籍,临走前我还针对她的一些问题学了一天法(主要是不二法门),四月中非典在京城的传播已进入高潮。她刚走的第二天北京就封城了。她来电话说表嫂状况不好,断了的几种药又捡了起来,又不通车随缘吧。八月底单位让她办理房产证又回到了北京。我讲述她这几个月忙坏了,每天看资料到半夜也不困,多小的字全看得见,做了大量洪法传单,还看光盘录像往外发光盘。六月份通车后到我表嫂那住了一周,把功法全教会了,当然遇到的干扰也是很大的。她还给她的老同事老干部讲真象效果非常好,好几人因此而得法,录音磁带就送出去好几套,一个病人因听讲法录音而延长了生命造成了全家得法。我为她在大法修炼中建立的威德而高兴。她来京后更加精进了,约老同事老部下聚会直接讲真象并送《转法轮》(我的手抄本)和洪法资料都达到了预想的结果。现在我表嫂也来电话说她吃的16种药已经全部扔掉了。这都是大法的神奇。在这过程中每天的学法、炼功、发正念是一点不能懈怠的。大家都在大法中熔炼提高。

再说一下我地区的情况。今年年初Q“期满释放”(不承认),在P的安排下我们三个同修与她见面,由于干扰,一个小时后才找到,我们四人找了块干净地方在几棵松树旁坐了下来,Q的第一句话却是:“你们还认识我吗?还要我吗?”我真是强忍泪水急忙说:“怎么不认识,怎能不要,你受苦了,不愧为大法弟子,都盼你早日归来。”想让她谈一些狱中情况,没多久就过来两个便衣手提鸟笼挂在了我们身旁松树上。我们转了话题并默默发正念,他们一点去意也没有,其中一人想往“法轮功”引,我们感到不妙就采取了回避的方式坦坦荡荡的走了。后来我给她打印了师父7.20以后所有的经文和讲法。如果说M的醒悟使我如鱼得水,那Q的归来对P来讲就是如虎添翼了。我们又形成了一股中坚力量。很多学员都又找了回来,要经文的、要资料的、重新又修炼的、从家走出来的。大家又凝聚在了大法修炼中。现在我们串的面越来越大越来越远。资料供不应求,M也开始了成百本的打印洪法小册子。Q还就是有办法找到复印的地方。我无论多忙都必须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和发正念,对做洪法资料从不贪、不求、尽量去作。哪有情况(邪恶的干扰破坏)我就发倡议大家就高密度发正念。我们互相配合共同精进在法上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转法轮》)

今年八月份我过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心性关。事情是这样的,我到一个超市购物,买的东西不多但较零碎,收款时少收了一桶饮料钱(10.2元)我当时也感觉到钱不太对,似乎是少收了。可转念一想不会吧,回家看看小票再说。回家一看真是少收了10元。怎么办?送回去,怎么送?我这个后悔呀,怎么当时就不让她再复核一遍呢。老伴儿对我说,你要送回去她们也不承认,领导知道要扣奖金。

晚上我睡不着觉,由于平时在小事上不重视个人的心性提高,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这一关。我开始找我自己的心,哇!了不得,我在常人中的争强好胜、斤斤计较、不吃亏、爱沾小便宜。这回可好让你贪哪、沾呀、看你怎么办。又想难到仅仅是把饮料送回去的问题吗?我是大法弟子啊,这不是让我去证实法吗。可怎么个证实法儿呢?不大个超市隔墙就是办事处,派出所。真难呀,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得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得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得去。”看来我这一关是想过也得过,不想过也得过。第二天一早我调整好心态,开始发正念清场把超市四周清理干净,下上防护罩严禁邪恶出入。清除派出所、办事处的邪恶并把它们封在里边。然后我就去了超市。我去的早,人不多,我拿了一桶饮料到收款通道交款,然后请她们将饮料放回去并讲明了原因。这时收款小姐手举着钱不收了,过来了一位男士(大概是个领班吧)非要我把饮料拿走,我又讲了一遍原因,他好像不明白,就是要我拿走饮料。这时四周人虽没围拢,但所有人的眼光都向我投来。又过来一位女士(应该是值班经理了)我让小姐先把钱收了,小姐才对经理说:“钱收了。”我又讲一遍因由,她要说声谢谢,我就会把准备好的话用来洪法,不知她怎么全麻木了连一句谢谢都不会说,却问我:“你还知道是谁收的款吗?”(就知道追责任)我只得顺其说:“你就别追了,今天是遇上了我,若换个人就不送回来了,告诉你吧,这都是大法师父教的。请记住‘法轮大法好’。”说完就向门外走去。这时她才醒悟对我说:“谢谢啊。”我回过头来看到了一片笑脸,我也微笑对她们说:“不用谢我,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回来后我感到师父真是用心良苦啊。

总之,我有许多许多的话要说,可画面太大了,总感觉说不清讲不透。我们经历了4、5年的风风雨雨也只不过只讲出了点点滴滴。我没能象狱中弟子那样的轰轰烈烈,可惊天地以泣鬼神,也没被抓、被打,没进过“洗脑班”。但像我这样的在中国大陆又何只十万、百万、千万呢。还有国外的大法弟子,我们是一个整体,在正法中,在各自修炼的路上发挥着每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有一部惊心动魄的修炼史。

我写作水平有限,修炼层次不同,个人所悟,仅供交流,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文中所有“代号”全是真人真事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