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南京国安部人员对海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1月19日】2000年纽约法会上,我在修炼心得中揭露了南京国安部对我的迫害,但一直没有更深的认识,耽搁至今。那时我面对邪恶,以及对邪恶的揭露比较被动,心中不稳,有蒙混过关,又有铤而走险的意味。现在一旦醒悟,刻不容缓。

自从得知李祥春被关押在南京监狱,我一直想就我亲身经历的、南京国安部顾姓等黑手专职迫害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揭露出来。但我人心又动,如果我写的太具体,会不会因此连累我的亲人。然而我决定要进一步揭露南京国安部,具细到人头,这叫冤有头债有主,哪一个生命犯了法,都得自己承担。

2000年5月,先生念完工商管理(MBA),我们回中国探亲。因为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先生对于我们此次回国,忧虑重重。他是一位美国人,热爱中国文化,热爱中国人民,同时也深知中共江氏独裁统治者的阴险毒辣。临行前,他苦苦告诫我,在中国期间,千万不要提法轮功三个字,更不能告诉别人自己是炼法轮功的,否则不但自己平安难保,连家人都会受到牵连。我答应了他。先生考虑到我的安全,坚持将中文《转法轮》一书藏在他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我了解很多海外法轮功学员,在出海关时就会遇到麻烦,因此,在上海刚下飞机,我的心就跳到嗓子眼。所有旅客都在最右边通过出关口的检查,刚好一男子引我绕开检查。我们“安全”回国。我归心似箭,也答应不提法轮功,先生才放心让我先离开上海回老家南京,自己办事,晚些天去南京。

我走访亲朋好友,交谈中自然谈到法轮功。看一些人受中共媒体诬蔑造谣的毒害,我现身说法,将自己和外公外婆等人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例子讲给他们,一一揭穿江氏集团的谎言,并告诉他们法轮功在海外的洪传盛况。虽然我没有忘记对先生的承诺,但我真正的良知不允许我保持沉默。几天相处,家人看我炼功后变得无病一身轻,而且人也更加和善、孝顺,无不深信法轮功的威力。

一天晚上8点半左右,我从外婆家提着一个旅行包出门,准备去妈妈家过几天。在出租车刚出集庆门向右拐弯时,一辆深色轿车和两辆摩托车拦截了我的出租车。一男子阴沉着脸,用更阴沉的嗓音命令我出来。我出来了,可能他们怕我跑,一人立即夺走我的行李,并与另一人连提带拖将我弄到他们的轿车里。两辆摩托车开道,连同司机,共有三、四个壮年男子押车………

参与迫害我的全部有关人员及相关信息:顾姓男子,40岁不到,南京人,个子不高,圆脸型,不胖。可能毕业于南京大学。毕业后曾在位于南京新街口邮局旁的南京石城无线电厂工作过。他善于狡辩,是南京国安部对境外回国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骨干分子,会假热情,套近乎,容易迷惑人,内心阴险,威胁人时甚至带笑。在南京,顾曾威胁我说:“如果你回美后,如将我们找你一事告诉任何人,你得小心,后果………”他又用暗示的手法进一步威胁:“你要知道你的家人还在国内,你的先生有生意在中国,而且你们以后也还想回来………”他还说:“如果我们这次不想让你入境,在海关我们就动手了,我们算对你客气的。”

另一年轻男子,2002年时,他说他大学刚毕业,身材高大。好象是顾的手下,一直跟着顾,听顾的指令行事。

他们一伙的头目,女性,40岁不到。顾一伙审问我时,其间时常去里屋请示该女。她有江浙口音,说话神经质,十分霸道,能长时间不间隙的吵吵嚷嚷攻击法轮功,在我双亲面前散布谣言,不让我有说话机会。她和顾都强行去我家,佯装关心,其实话里藏刀,威胁我家人。我父亲是中风病人,当时还躺在床上,被吓的一句话不敢说。他们一伙审问我的地点不固定,一次在南京城西边的一个饭店里;我还记得有一天他们的车是停在无锡驻南京办事处。另几个男子是司机、笔录人员,还有被他们称为领导的等。

顾对我口口声声以朋友相称。我明知他耍花招,也没点破。我知道我绝不会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做朋友,但我想借此机会多向他讲真相。我了解顾有机会看明慧网,我在等待他有一天能弃恶从善。我来美后给他打过大概2、3次电话,良言相劝。前不久,我再次电话劝善。他告诉我他仍干着同样的勾当,并恶意诋毁在中国因插播法轮功真相片被关押在南京监狱的李祥春先生。谈话中,我感到顾也参与了对李祥春先生的迫害。

我清清楚楚的记得,2000年,顾告诉我:‘各地国安部有我们这样的专职人员对付境外回国的法轮功修炼者。国内的法轮功则由当地公安部门管。他们粗暴,打人。’顾等不法人员明知真相,却照样行恶。关于南京国安部顾某等人员迫害法轮功的行径,望知情者提供更多证据,也希望这些人员的家属、亲朋好友、熟人看到该文,能及时提请他们悬崖勒马。

我希望您通过我的经历,能认清中国国安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方式,认清他们的伪善,认清他们对法轮功迫害的本质。我不应该以自己对所谓迫害形式的区分,来误解迫害的恶毒程度,来衡量是否应该揭露这一邪恶行径。

我作为法轮功修炼者,严正声明:我在受到南京国安部顾姓等黑手对我进行精神和肉体迫害时,在顾某等人轮番连续长时间审问,并利用各种恶毒手段,如跟踪、夜晚拦劫、强行家访、株连、威胁利诱、恐吓诈骗等情况下,由于怕心,说了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不该说的话。我深知我之所为愧对师尊,愧对大法,愧对同修。时至今日,才悟到。我以正念写此文,揭露邪恶,将功赎罪!走正以后的路。

从这个空间看,无论我回答了什么,只要我在回答南京国安部顾某等败类对法轮功进行迫害过程中的非法无理逼供,我的行为就是在配合恶人,向邪恶妥协。无论我所说是否对大法造成损失,是否对学员造成伤害,都是我作为大法修炼者在修炼这条道路上的污点。我等于是给了邪恶市场,顾某等败类会拿着我由于怕心所说的话,去邪恶小头目处邀功请赏,换取利碌。同时,小头目以为邪恶得逞,会变本加厉。

一个修炼者在不同层次、不同角度对邪恶揭露的整个过程也是更看清自己,正视自己,暴露执著,清洗自己的过程。

顾的手机:13003419755,南京市区号: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