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里的人心向背


【明慧网2004年1月19日】有这么一件事,我因修炼法轮功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开始关在1号,没过几天我就调到6号。在1号住的几天里,我们给那里的女犯人讲法轮功真相,后来我调到6号,1号有一名犯人通过别人传话,让我给抄几首大法经文,她要背《洪吟》。当时我写了,写在一个烟纸壳上。在当时恶警监视我们的行动。这时,我们6号有一位常人说愿意送去,在倒盆时间,把纸条放在一号旁边,让旁边的男犯人等管教走了,捡起来送进去。结果被恶警发现了,问这哪来的?男犯人一句话都没说,就说捡的,结果挨了一顿打,打得走不了路。

没过几天1号又来信了,要我给抄写《洪吟》,以及我所能背下来的经文全部写出来,这回我要自己去送,结果还是我们号里那位好心的常人要去,她说,你放心吧,这回一定带到。

在我们绝食抗议的过程中,恶警想让男、女犯人们把住我们,不让我们动。他(她)们没有一个动我们的,都同情大法弟子,都直掉眼泪。我们号的女犯人没有一个帮恶警的。

我是99年4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的。2000年11月份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却被关进北京驻哈办事处。在回哈尔滨的火车上我们就洪法,警察不让我们讲话,说要给我们戴上手铐。大法弟子说戴上手铐我们就喊,他们一听就没有戴,把我们带到当地的派出所。不给我们饭吃,让我们站着,把我们每一位同修的钱都搜去了,最后把我们带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们就洪法。

现在回想起来非常惭愧,有的同修能主动找管教谈法轮功的真象,而我却是管教找到我才谈到。相比之下,境界相差多么遥远。接下来恶警开始转化我们,我们通过不停地背法,坚定正念,都不向恶人妥协。在看守所恶警们用各种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当大法弟子发自内心地去放下生死时,就发现恶警们一切都是徒劳的。

我在看守所期间,派出所警察姓杨,到我家抄家,见到钱就抢,见到好东西就拿,从看守所回来,办事处开始找我写保证,每一次他们来临不亚于一场“文化大革命”。后来我被迫流离失所,来到内蒙古的一个城市,讲真相洪法,后我被当地的派出所非法抓捕,把我们押到看守所。很多犯人们通过我们洪法,明白了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