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赐福我全家 高压之下讲真话

【明慧网2004年1月19日】我是河北邢台地区大法弟子。很早便萌生了修炼之心,也曾炼过几种功,可身心均无变化,只是花去了很多钱,一直找不到教人真修的正法。1997年的秋天,一位亲友给我送来了一本《转法轮》,我看完几讲后,感觉讲得真好,大法教人重德修善、无私无我,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世上哪有如此纯正博大的法理呀!于是我开始试学。

因为我年轻时喜欢下河捉鱼,不论寒冬酷暑,因此下肢静脉严重曲张,每到秋季便痒得难受,手不由己地把腿抓得血脓不止,而且腿还憋躁难奈,每隔几分钟便得活动活动,另外腿部常年犯关节炎,一旦坐下来再往起站都困难,精神上自然是痛苦的。可是就在我开始炼功后的第五天,我走起路来两腿轻松舒畅,站立一小时也不觉得腿憋躁发痒,大法的神奇功效使我高兴万分,我知道我找到了威力无边的大法,找到了人生的向往,于是我开始弘扬大法,并从内心深处以“真、善、忍”来约束自己,由于我身心受益的事实,我很多家人都开始修炼,一些乡亲也陆续来我家学法修炼。

2000年2月18日,我在选厂二坡抱石头,忽觉得纸片打落到后背,感觉得很轻微,等我下到地上一看,我穿的风雨大衣被扯去一半,方知我在一丈多高的二坡处时,被粉碎机三角带把衣服卷掉了,人却毫无觉察。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2000年农历7月初7,那天我牵牛时不小心,被牛角抵起一丈多高,摔落在地,腰部疼痛难忍,当时我已55岁,躺在自家床上大气不敢喘,妻子鼓励我正念看待,消业闯关,我放下心后,半小时疼痛全消,第三天下地干活,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我的两个女儿也修炼大法,有一次大女儿骑摩托车在拐弯处,不知怎的上到了两米高的石堆上,但是车还没倒,大女儿已立到车侧,却不记得怎么跳下车的;另一个女儿上学骑自行车,有一次,她骑车走在公路的边道上,突然飞驰而来一辆大汽车,自行车倒了,女儿跳进了地里边,毫发无伤,司机赶忙过来道歉,问候有事没事,一看是同村的。女儿拍拍土说:“没事,你走吧。”司机感动地说:“要是碰倒别人,不知要赔多少钱呢。”女儿们在大法中修心向善,也得到了大法的保护,这也证实了师父所讲的“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

几年来,我们全家沐浴在师父慈悲和无量的高德之中。然而自99年7.20,江XX盗用国家机器诬陷大法,高压迫害大法弟子,使我及家人承受了来自方方面面的误解歧视、压力恐惧和迫害。记得99年7.20,我去北京上访,想为师父、大法说句公道话,然而刚到邢台站就被截回。回到家后,派出所所长及村干部前来查问:我是否去过北京上访?因为当时许多功友被抓,出于压力我没敢承认,没有做到“真、善、忍”,心中惭愧!

我村一位男大法弟子被长期关押,留下妻子和三个小孩非常困难,地里活没人干。2000年秋的一天,我们前去问候,中间谈到了我村支书、主任及一名干部为升官发财,经常监视弟子,我们应该向世人讲清真相,告之以善恶有报的道理,说完后我正准备回家吃晚饭,只见门口正巧那名干部(任振学)在偷听,后来得知他就是支书任小生和村主任秦占林派来监视的。谁能想到他们三人早已向十里亭镇派出所汇报,并两次打电话,叫来所长和三名警察(所长宋金柱,警察中有两名叫李海林、付涛)与支书主任合伙,撞开那位女功友家门,我妻子往外走,被他们推搡进去铐住,女儿被恶警将胳膊拼力拧到后背,痛得她牙关紧咬,它们还连喊带骂,就象一群流氓强盗一样,将另一名男弟子拳打脚踢,打倒在地,将在场弟子全部强行铐起,拉到派出所,强迫弟子写不修炼的保证书,有两名女弟子因坚持修炼不肯写,被送到县城后非法判刑,其余弟子每人被勒索500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