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进京上访 被戒毒所、看守所反复关押勒索


【明慧网2004年1月19日】过去我是一个老病号,到医院一次就是四个多月,都没治好我的病,不管到哪个地方治,就是再好的医生给我看,也看不好。1996年,我就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很认真地修炼,按着师父教导我们的,做好人,严格要求自己,别人打我不还手,骂我不还口。炼功后,我的身体越来越好了。以前医院医生说,我以后要瘫痪的,不能走路。我听了,眼泪都流成河了。没办法,因为我有好多病,有高血压,有腰痛,有骨质增生,有肩周炎等等。到医院看一次,就花几百元钱。自从我学了法轮大法以后,我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要吃药,不要打针,脸色越来越好看,白里透红,走路一身轻,爬山就好象有人推一样。别人问我,脸色怎么那么好看,我说:是炼法轮大法炼好的。全身病都没有了,全好了。

我没有文化,认不了几个字。我在学法的时候,就问同修,现在《转法轮》书上的字,我都认得了。师父要我们做到“真、善、忍”这三个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好人。可是政府忽然说不好,还要抓我们。我不明白。我说政府是冤枉我们好人了,我说它好坏搞不清白。我说法轮大法就是好,还我师父清白。

2000年我到北京上访,遭到恶人迫害,我受够了折磨,恶人不让吃饭,不让睡觉。我坚持着,我也不打瞌睡,也不饿。第四天,我厂派来了两人,才把我和另一位功友从北京接回来,在火车站戴上手铐子,在车上他们给我和功友吃方便面,他们吃的是我和功友家的钱,我和功友一人家被勒索一千元。

第二天,到派出所后,所长石××非常邪恶,他要我们骂师父,烧师父像,点出其他功友的名字,我们都不理他,也不做。在派出所又是一个晚上没睡觉,也没吃饭。第二天把我们送到市戒毒所,关了9个月,20元一天的生活费,吃的都是“猪食”。后又把我们接回厂看诽谤大法的录像,看《天安门自焚事件》,我说这是假的,我们炼功人不杀生,难道还会杀人吗?自杀是有罪的,那全是假的。恶人都骂我们,把我们送回戒毒所。关了一段时间,照旧每天交20元钱,家里来人见一面要给50元钱。后又送到市二看守所关2个月,又送回戒毒所,就这样来回折磨我们。在那里关着时,我连被子都没有,2斤重的被子我和功友俩人盖,其他功友的衣服都给我和另一个功友盖着,每天晚上冻得脚手发抖,在这个情况下,家里又花2000元钱,才把我放回家,还要我写保证,我不肯写。

第二次又来抓我,又要罚钱,把家搞空了,我丈夫说共花9000多元钱,恶人经常打电话到我儿子家。要我丈夫好好看守我,不准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