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法轮功遭受迫害综合纪实(之二)

【明慧网2004年1月2日】(明慧记者正鸣综合报道)1900年,甘肃敦煌藏经洞的发现使世界为之震惊。这里不仅珍藏着书籍、织锦、画像等文物,还有五万余件佛教经卷。从此,敦煌藏经洞和敦煌壁画、雕塑一起,名扬中外,蜚声世界。修炼的人都知道,敦煌千佛洞之所以流芳千古,除了它具有的珍贵的历史、考古、艺术价值外,最主要的是它记录了历史上佛、道、神的修炼故事。

在藏经洞发现近一百年后,法轮大法穿透了千百年历史的封尘迷雾,照亮了甘肃善良人的心。人们“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修者日众,不计其数。他们中有引车卖浆的普通民众,有身居要职的政府官员,有目不识丁的农村老妪,也有博学多才的教授学者……随着法轮大法的日渐深入人心,千百万修炼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炼中获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归正,甘肃,这个敦煌古地,社会民风也随之有了改观。

1999年江泽民在膨胀的权力私欲和小人妒嫉心的驱使下,完全违背人民的意愿,于7月20日对法轮大法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开始了残酷的迫害。一时间全国上下报纸、电台、电视台对法轮大法的诽谤和诬蔑铺天盖地。从中央到地方,利用军、警、特务大肆非法抓捕和折磨法轮功学员,大批法轮功书籍被毁坏。整个国家都充满了恐怖……

* * * * * *

(续上文)

血债累累的甘肃平安台劳教所

甘肃第一劳教所坐落在平安台,因此又被称作甘肃平安台劳教所。在江氏犯罪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中,平安台劳教所充当了急先锋的角色。在这里非法关押了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该所相当一部份极其邪恶的狱卒,采取恶毒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身体摧残和精神折磨。

为了完成“上面”的“转化”任务(江氏恐怖集团号称的所谓“转化”,是通过惨无人道的肉体和精神折磨,试图逼迫法轮功学员背叛“真善忍”信仰),劳教所给管教们下达了承包指标:每人承包一名法轮功学员,如完不成任务就扣发工资或下岗。为了达到目的,管教们什么办法都用上了:威胁、诱骗、打骂、体罚、上刑、延期、判刑……无所不用其极。

对于坚定修炼不写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就被双手反铐,用绳子吊起来打,且一关禁闭就是十多天。凡从禁闭室出来的法轮功学员,人人脸上身上都留有被毒打的伤痕。一位姓李的法轮功学员放出来时胸前的肉都被打裂开了。除拷打折磨外,还捏造事实、编织罪名,非法予以加期。

对于和平抗议非法迫害而进行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则采用最恶毒的手段进行迫害,把人绑在床上,四肢绑死,全身不能动,禁止上厕所,一绑就是五、六天。如果法轮功学员要炼功,就会被戴手铐、毒打、关禁闭。

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该所规定由至少两名吸毒犯看管一人,24小时监视,睡觉、上厕所、吃饭、在地里干活都不离人;连站队、走路、左右前后都是吸毒人员监视,不让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否则打骂相加。管教暗地指使吸毒人员无故殴打、体罚法轮功学员,若吸毒人员不想打或打得不重不狠,管教就训斥体罚他们。

法轮功学员被强逼看“洗脑”材料,被逼保持单腿蹲姿,周围环绕着十几名专门挑选出来的心狠手毒的吸毒犯监督。恶徒们看谁姿势稍不顺眼,即被拉到厕所墙下或打或铐,一夜不准睡觉,第二天照常干活。早上大法弟子被强制高强度操练,操练完还得做30~50个俯卧撑,不满意就打就罚。

劳教所逼迫法轮功学员干比其他劳教人员高出50%的重活。背草帘(温室上盖的大草帘,湿的重达百斤)要背大的,而且来回都得跑;翻地时,其他人翻一份,法轮功学员得翻一份半;出工收工,法轮功学员被逼用架子车拉着吸毒犯。

在生活上饭吃不饱──中午只给一个馍(二、三两),下午只给二、三两稀汤面;一年四季没菜,喝不到水──夏季劳动回来连凉水都喝不上,更谈不上喝开水;监房20多平米却30多人住,两人睡一张床;早晨起来地上站不下,要轮流洗脸;连上厕所都是两人一个坑。

明慧网有多篇报导指出,平安劳教所使用非常残酷的刑罚虐待法轮功学员。目前已证实,至少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武威市凉州区28岁的法轮功学员宋彦昭于2001年5月被狱警酷刑致死,遗体伤痕累累,肋骨被打断;兰州法轮功学员欧阳伟于2002年10月26日被迫害致死,他于死前揭露,狱警指使犯人暴打他的头部;金昌市西坡村中学优秀特级老师侯有芳于2002年11月29日被迫害致死,死时体内大量出血,肋骨、盆腔严重骨折,内脏严重损伤。

* 年轻医师被打断五根肋骨含冤而逝

宋彦昭,男,31岁,甘肃武威市凉州区医师。2000年9月底他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一中队。一天,在高强度训练(实为折磨)时,宋彦昭打报告要小便,狱警王生民呵斥不准。为抗议非法关押虐待,宋彦昭开始绝食。前几天仍强行训练、劳动,第四日被戴铐灌食,继续进行高强度训练、劳动。

2001年2月,犯人郭军诬宋彦昭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说话,对宋彦昭殴打并撕破了衣服。宋彦昭找队长反映,不但不管,反遭无理搜身和更严厉的监控。

2001年2月某日晚,劳教所组织看诽谤诬陷法轮功的录像,几名法轮功学员站出来抵制,宋彦昭是其中的一位,他们被狱警康世成指使犯人堵住嘴毒打。

同年3月某日,宋彦昭再一次绝食抵制迫害,被狱警王文昌指使犯人强逼着在菜园路上猛跑约2000米,后送到医院野蛮灌食摧残、折磨、毒打。

从4月开始,在一中队最坏的几名犯人的监视下,宋彦昭等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每晚“洗脑”二个小时。宋不肯背诵“洗脑”迫害的“五化”条款,几乎天天被毒打、吊铐致浑身青紫、遍体鳞伤。宋彦昭多次打报告要求去医院检查,劳教所内无一人理会。他还是被逼着背约百斤重的草帘子,来回都得跑。

一次,宋彦昭当面向带工队长包平打报告,要求检查伤情,恶警包平则招来同伙,逼宋脱光上衣,一狱警说:“我给你治,这是按摩疗法。”说着,六名狱警同时用力捶打、抠掐伤处,使宋彦昭疼痛万分。宋彦昭说要写申诉材料,被包平吊在温棚铁丝上,脚尖离地,头前还得顶一细尖竹竿,若竹竿落地,就被毒打,折磨宋彦昭近二小时。包平曾经多次吊打宋彦昭。

4月27日晚,又安排看“洗脑”录像,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狱警康世成、王文昌疯狂大叫:“往死里打!”遂指使犯人毒打这位老年人直至昏迷。宋彦昭回头看了一下,即被安排监视的犯人照脸上打了一拳,宋即起身抵制邪恶迫害,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被一顿毒打,并戴手铐折磨一夜。他被打得脸部变形、眼眶青紫,肋骨断裂。要求去医院检查,被拒绝。28日,宋彦昭又被铐起来吊在铁丝上,被逼迫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遭拒绝。他又被折磨了近一个通宵。

5月2日上午10时许,宋彦昭含冤而死。死后,遗体仍遭到一顿暴打。

宋彦昭的肋骨被打断了五根,法轮功学员多人都摸到了断骨。

* 不到10天害死年轻的欧阳伟

欧阳伟,男,32岁,甘肃兰州人。2002年10月16日,甘肃兰州市安宁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的三名人员谎称是欧阳伟的同事,将门骗开,三人称将欧阳伟带出去问几句话。中午国安大队三人连同省建五公司保卫科长魏英其(音)与欧阳伟一同来到家,对家属称取几件衣服出去“学习”几天,之后便将欧阳伟带走。

10月17日,家属不放心,到公安分局问人在哪里“学习”,国安队告知家属去问魏英其。魏不耐烦的告诉家属:人已在10月16日中午送到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并称炼法轮功的一个月之后才让探视。

10月24日晚6点30分,魏英其将极其虚弱的欧阳伟送至家中,并告诉家属:欧阳伟只是身体不好,没什么病,在家先养着,养好了再送回平安台。10月26日凌晨约6点30分,欧阳伟停止了呼吸。

死前,欧阳伟断断续续地揭露说,平安台狱警指使犯人暴打他的头部。据目击者观察,欧阳伟两手手腕均有针眼,不知所打何针。家属到公安分局和保卫科询问:“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被你们带走不到10天就突然死亡?送去劳教所为什么没有任何手续?抓人为什么不让家人看其有效证件?”但公安分局及有关部门却说:你们再继续追究死因,十六大期间,我们就以法轮功闹事为名,坚决镇压打击,绝不手软。魏英其还无耻地说欧阳伟家属“围攻”他,害死人后没有半点羞愧之心,反而诬陷受害者家属。

一个32岁的年轻生命就这样在不到10天中被摧残致死了。

* 优秀特级教师惨遭杀害

侯有芳,女,48岁,甘肃省金昌市法轮功学员。来自甘肃的消息说,侯有芳于2001年8月中旬被送往兰州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于2002年11月29日在平安台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死时体内大量出血,肋骨、盆腔严重骨折,内脏严重损伤。遗体直接被平安台劳教所送往华林山火化场。据悉,平安台劳教所为防止此事泄露,立即将参与虐杀的部份警察调离。

消息透露,侯有芳是甘肃省金昌市西坡村中学物理老师,曾连年被评为先进教师和优秀特级教师。在1999年7月20日江氏罪恶集团对法轮功迫害公开化后,侯有芳仍坚持修炼法轮功。她曾赴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结果遭单位开除,她还曾被非法勒索9000多元人民币。在沉重的精神压力下,侯有芳的丈夫与她离了婚。

金昌市西坡村中学的一名男职员对记者证实了侯有芳的死讯。华林山火化场的一职员也证实,该场当时存放的一位女性法轮功学员的遗体是兰州平安台劳教所送去的。

平安台劳教所电话:0931-6271102;通信地址:兰州市红古区平安台劳教所 邮编:730086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马武、康世成、王文昌、王生民、包平、王育民等。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劳教人员:国云锋、王世忠、马友三、方少波、鲜小龙、马永祥、李春光、黄杰等。

据2001年10月底透露的官方内部统计,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已经高达1600人,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

善良的甘肃人民,这就是今天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故事,也是被发动和推行这场迫害的元凶和同伙们竭力掩盖的事实。这些故事的主人公,都是和你我一样本本分分的普通人,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修炼于心于身、于国于民都大有益处的法轮功而遭受了如此残暴的迫害,甚至无辜失去生命。无数的家庭在这场迫害中失去了儿女、父母、兄弟、姐妹,无数的家庭在承受着生离死别的痛苦。善良的人们,让我们共同想一想,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究竟是什么?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