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实修之路是在邪恶迫害最严重时开始的


【明慧网2004年1月20日】我修炼大法的时间虽然较短,仅两年有余,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在身心等诸多方面都有颇多受益。我的实修之路是在大陆邪恶猖獗迫害严重时开始的。其实,我在99年的春夏之交也就得了法,在看书听法中便坚定了修炼大法的决心。由于当时为下岗奔波生计,晚上又扎进了电视里,加之对法理解的不深,在炼功动作还没学的情况下,大法便遭江氏迫害,自己也就不悟……

后来看到真象资料,特别是自焚造假诬陷被揭穿后,自己才逐渐象明白了什么。至此又先后接触到了几个修炼大法的熟人,几经探讨我终于开了窍,才真正懂得了自己的真正人生价值和意义所在。于是2001年秋末我毅然回到了大法修炼。这时,我重新请出珍藏的《转法轮》和师父讲法、炼功带,很快跟同修学会了五套炼功动作。同时又先后反复学习了师父几年来在国内外的讲法等一些大法书籍。实修时间不长,一天晚上梦中看到海滩上有一群人在目送一艘徐徐启航的大船,三、四层楼高的船尾左侧上边顺下一条长绳子,我用力抓住绳子,脚蹬船板一步一步很吃力地攀爬上了船,胳膊觉得很累。醒后明白是上了“法船”,师父没有放弃我,这样我又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修炼信心和勇气。

因自己的实修之路是随着正法开始的,所以也同时出现一些消业和名、利、情等诸多心性方面的考验。这时自己每天坚持学法听法、讲清真象、按时发正念,以法为师,向内修自己。尽管这样,还是仍有很多执著心没除尽,在提高心性中有时好冲动,对有的考验过不去关,很痛心,师父一直在给我及时的启悟点化。同时我在自身方面的变化也是很明显的,几十年养成的不良生活习惯、嗜好改掉了;多年的高血压不用药正常了;因受伤留下的较严重的后遗症不见了……并节省了大量的药费等项开销。

实修的开始,也是我讲清真象的起点,边学边讲边做正法的事。虽然我的肉身没被恶人迫害,但是由于江XX对大法的破坏、迫害,阻隔了我的正念,耽误了我两年半的修炼时间,这种精神方面的迫害则是更加残酷的。为此,我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自己延误的修炼时间,跟上正法的进程。在讲清真象过程中也几次听过不悦耳的语言,遇到过不愿接受的人,有时冲动甚至有常人心跟人家争吵辩论过。一次路遇几个熟悉的退休干部,与之讲真象中,一名年纪最老的退休干部不但不信不愿听,反倒火气很大的说一些强硬的不中听的话,因他伤害了大法,我心里很不是滋味。随着不断学法向内找,自己也注重了用慈悲心、用智慧讲真象,效果好转了。

在做大法的工作中,也常有险事出现。今年五、六月份的一天傍晚,为一项大法工作,我骑车去见一同修。在半路上车链子就掉了(以前从不掉),在他人的帮助下费了好大劲才安上链子。当时我有点预感,一边骑车一边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等我去到目的地,便看到同修的家人上了一辆伪装停在门口的警车,身后还跟了两个便衣(其实同修在白天就被恶警抓去,后来被劳教了)。我明白这是师父在保护我。在正法路上与同修比,自己做得虽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师父却是对我呵护有加,每遇不安全时刻都是有惊无险、化险为夷。

在修炼中出现的消业等方面的正常状态,自己均能较好把握,几次反复也能顺利过去。可是在情的方面干扰大一些,实际生活中还能把握好,梦中却出现几次考验没过去,心里很难受。师父及时点化:梦中在二十年前的工作环境,与一工友在一间二张床的宿舍里,过道上方拉的晾衣绳上挂着三把大小不等、光闪雪亮、锯齿清晰的白钢刀锯,锯齿朝下、由小到大排到我眼前。我醒后悟到——师父让我象锯木一样斩钉截铁、一丝不留地铲除自己在常人中形成的变异了的坏思想。后来又认识到这从小到大的三把锯是用来破我的“名、利、情”三关的。

目前,在正法的最后、最关键时刻,我要向同修学习,走好每一步,重点做好“三件事”,在法上精进提高、升华自己。敬请同修批评指正。

借此机会向尊敬的师父问好!祝师父新春快乐!
同时将自己写的“大法赞”献给同修:

大法赞

末法大穹善恶杂,师父度人传正法;
亿民共修“真善忍”,道法回升放光华。

恶魔江罗无王法,谎言欺世大造假;
残害信仰罪滔天,全球公审天道伐!

弟子坚信法为师,正念实修精进大;
正法路上救世人,千项褒奖誉天下。

法正人间佛光照,未来众生福份佳;
人人敬仰《转法轮》,世界美景如诗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